【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关于征集乌丙安先生题字、照片、讲学等活动资料的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族群文化传承

首页民俗与文化族群文化传承

[孙金菊]回族民俗医疗体系研究刍议
——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的田野调查
  作者:孙金菊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03-07 | 点击数:3648
 

二、疾病类型

  回族民俗医疗体系所治疗的疾病,与汉族所言的“邪病”在根本上有相通之处。“邪病是由于仙家(多指还未修炼成仙的动物)、鬼甚至是神的纠缠、干扰所造成的身心状态的不正常和不舒适。”根据调研资料,笔者将“易卜劣厮”引起的身心状态不正常和不舒适归纳为如下三种类型:

  其一,心理恐惧

  心理恐惧被回族视为“易卜劣厮”侵扰而造成的不正常或不舒服的一种疾病类型。对于成年人而言,一个人突然间、莫名地恐慌、心急与害怕,却找不出具体原因时,便会断定自己被“易卜劣厮”跟上了。此时他们会与一些容易被“易卜劣厮”跟上的特殊经历相联系,如起夜如厕、深夜外出行夜路、在偏僻的山间田埂出没等。一位调查对象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自己和丈夫在镇上做些小生意,有一天很晚了才回家,第二天醒来,觉得心里慌慌的、怕怕的,大概是被‘易卜劣厮’跟上了。”对于孩童而言,主要是指由于惊吓而造成的心理恐惧,表现为爱哭、不睡觉、眼神呆滞或给人病怏怏的感觉等异常现象。外在缘起是亲邻友朋来访,跟随而来的“易卜劣厮”与孩童有了接触,致使孩童害怕、恐惧。笔者在调研期间,与当地调查对象同行时,走到别人家门口或者自家门口时,特别是家中有婴幼儿的,她们多会要求笔者与她们一块在门口稍作停顿,以防“易卜劣厮”跟随进入家门,侵扰家人。

  其二,突然间、游走式、难以治愈的疼痛

  突然间、游走式、难以治愈的疼痛是“易卜劣厮”侵扰而造成的不正常或不舒服的另一种疾病类型。这一类型比较特殊,因为疼痛是医学疾病的最主要症状体现。回族对此也有深刻的认知,于是形成了一定的标准用于区分医学疾病和“易卜劣厮”引起的疼痛。医学疾病的疼痛有明确的医学诊断,并且经过治疗可以治愈。“易卜劣厮”引起的疼痛,主要是身体部位突然间、游走式、久治不愈的疼痛。其中,“突然间”的特性与人们的思维直接关联,之前从未疼痛,突然间疼痛一定是因为不寻常的因素所引起。“游走式”特性与回族关于“易卜劣厮”的认知有着密切联系,回族认为“易卜劣厮”躲藏在人的血管之内,它可以随着血液的流动,在人体内的不同部位停留。例如一位老年回族妇女认为自己被“易卜劣厮”跟上了,说道“我有时左胳膊疼、有时右胳膊疼,有时又膝盖疼,这个疼好像长了腿一样,会跑,很奇怪。”“久治不愈”的特性则是与医学的局限性相关,现代医学的种种局限性使很多确诊的疾病特别是慢性疾病难以康复。另外患者受自身家庭经济条件的限制,往往也无力进行彻底治疗。在现代医学疗效甚微时,回族会怀疑疾病的性质判断和归属,认为是“易卜劣厮”侵扰导致的疼痛。此三大特性既可以并存,也可以单独存在。

  其三,“不松凡”

  “不松凡”是西北方言,有“不容易”、“不舒服”的意思。“不松凡”有诸多的指代,在本文,则专指被“易卜劣厮”侵扰而导致的疾病。“不松凡”较前两种疾病,更为严重。神志不清是该疾病最根本的症状表现:或表情木讷、呆坐无语;或痛哭不已;或暴躁无常,出现语言暴力、肢体暴力。缺乏自我控制的能力,并且多已丧失理智。此症状表现多有间歇性特点,给人时好时坏的感觉。他们处于一种脱离其正常生活的临时或紧急状态,往往喜好扮演他人角色。“例如一位青年回族妇女‘不松凡’后,有次她告诉父亲自己是家族中的某位长者。哭闹打骂一阵后,她睡了一觉,清醒后又恢复了平常状态。只是仍会反复发作。”除神志不清外,该疾病也会伴有前两大疾病的症状体现,例如心急、心慌、恐惧及身体部位的疼痛等。但“神志不清”是判定“不松凡”的根本症状。在传统人类学经典著作中也有类似的疾病,例如“如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有拉塔病(Latah)、行凶狂(Amok)和缩阳病(koro);加拿大森林地区的冰神附体(wililge);澳大利亚北部的灵魂附体(Molgri);日本冲绳岛的矮奴(EMU);蒙古的比伦奇等。”这些均是源于特定的文化环境而产生的。

  阿瑟·克雷曼在中国开展了精神疾病的跨文化研究,发现“在中国特定的文化和政治条件下,神经衰弱被医学专业人员和普通人普遍接受。它承担了抑郁症所不能承担的、将社会问题医学化的社会功能……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成为社会矛盾和冲突的缓和机制。”在此研究基础上阿瑟·克雷曼提出了“文化特定症”概念即“在特定的文化环境里产生的特殊病症,其症状和治疗方法都不可混同于普通疾病。”心理恐惧和突然间、游走式、难以治愈的疼痛及“不松凡”都是在回族文化环境中产生的特定病症,需要特定的治疗者采用特定的治疗仪式和过程予以治疗。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孙九霞]小地方与大世界:一个边缘藏族社区的本土现代性
下一条: ·[郑宇 胡梦蝶]云南苗族山岳文化变迁与生计方式演变
   相关链接
·[冯智明]身体认知与疾病:红瑶民俗医疗观念及其实践·[韦鑫]民俗医疗观念与疾病的文化隐喻
·[戴望云]民俗医疗、医疗民俗与疾痛叙事研究述评·[梁莉莉 胡泽凡]“非遗”如何被实践:回族民间社会的传承与保护
·梁莉莉:《传承行为与保护实践:回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研究》·[杨志新]非遗语境下的回族口头传统保护
·[张超]制造日常生活恐慌:女性灵媒的危险感知、民俗医疗与赋权文化体系·[纳倩]纳家营回族圣纪节的功能研究
·[郝苏民]“一带一路”视野里的回望与自我担当的心声·[汪丹]分担与参与:白马藏族民俗医疗实践的文化逻辑
·[海峰]李福清与中亚回族语言文化的情缘·[李华]从西海固文学透视其民俗文化
·[刘礼宾]馓姆馓的追缘及特殊功效·[刘伟]苏非拱北及回族尔麦里文化现象研究
·[陶立璠]《回族民间文学导论》序言·[哈正利]试论回族文化的地域特色
·[冯增烈]回族研究再认识的几则浅议·[洪伟]东部城市回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现状与建议
·[李淑环 洪伟]中国回族对端午文化的吸收与丰富·[张佐]云南回族穆斯林跨境东南亚探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