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献寻踪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献寻踪

[朱万曙]董永故事的汉、彝说唱文本
  作者:朱万曙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02-22 | 点击数:2322
 

二、彝族唱本对汉族母本的丰富

  彝族唱本虽然源自宣统本,但对母本却有不少的丰富。
一是情节的丰富。最大的丰富是董永和七仙女的槐荫相遇。在宣统本中,七仙女奉玉帝之命下凡后用了一段说白叙述她和董永相遇的过程:

  话说七仙女来至槐荫树下,只见董永卧在地下,昏迷不醒,即用手扶起。董永苏醒过来,见有一位女娘站在面前,问道:“大姐到此何事?”仙姑说道:“我是你的妻子,姓张,名为大姑。从前你的父母曾与我的父母有秦晋之约,至今爹娘亡故了,无所依靠,特来会你的。”董永回言:“男女成婚,须要三媒六证,岂可乱为得的!倘若外人查出,反为不美。”仙姑说道:“荒野之处,有谁得见?”董永说道:“如此我二人情投意合,就将槐荫树为媒妁,当天一拜,结为夫妻。”正是:良缘由夙缔,佳偶自天成。

  这段说白之后,则是二人结拜夫妻的七言唱词。宣统本对董永和七仙女的相遇过程显然写得过于简单,董永本来拒绝七仙女,忽然又提出以槐荫树为媒和七仙女结拜夫妻,态度转变非常突兀,明代的《织锦记》都比这写得丰富有趣。
彝族本对这段情节却有很大的丰富。七仙女来到槐荫树下,看到董永沉睡,作品先有一段唱词,描写她内心活动:

  北斗七仙女,感觉难为情。如是不叫醒,董永醒不来。如是叫醒他,又觉好害羞。北斗七仙女,思前又想后。奉了父王命,下凡人世间。若是不叫醒,有违父王命。

  董永被七仙女叫醒后,生气地叫她离开自己。还骂她“不知羞和耻,随便喊路人”。唱本又这样写七仙女:

  北斗七仙女,脸面红绯绯。羞得低下头,回答董永说:董永董郎哥,好人和坏人,你都分不清。你还年纪小,还是小孩子。睡在地面上,地气侵体内,疾病会染身。我非不懂理,更非不知羞。不是那种人,不要这样骂。

  接着,董永说“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道”,七仙女就问他到哪里去,由此开始了互表身世。七仙女提出和董永做夫妻,自然遭到董永的拒绝,说道:“我是读书人,读书要讲理,学文要从规。你说这些话,不合理和规。让人心惊跳,亏你说出口!见面做夫妻,我是不敢想。”唱本又这样写七仙女道:

  仙女接着说:理规明朗朗,不是我不懂。父母死得早,哥哥和嫂嫂,让我去挑水,从早挑到晚。要我纺麻线,从夜到天明。如此欺负我,让我不停歇。闲言和恶语,随意乱辱骂。日子难煎熬,只好逃出来。董永董郎哥,有幸遇上你。本想寻短见,现在改主意。不顾羞和耻,实话讲给你。

  这段相遇的过程,彝族本先写七仙女不得不含羞叫醒董永的心理活动,接着写七仙女以“睡在地面上,地气侵体内,疾病会染身”的理由回答董永对她“不知羞和耻”的指责。特别是请求和董永做夫妻的理由编得太有智慧,她诉说自己遭到哥嫂欺负她的情形,将她帮助董永的目的转换为自己身世可怜、甚至打算“寻短见”、非常需要董永救助她的情势。在这种情势之下,董永不好推脱,但害怕她跟着自己受苦,只好以“世间没有媒,不能做夫妻”的理由推脱。七仙女便说“两棵柏和杉,它们来做媒”。唱本写道:

  仙女想好计,又对董永说:你若不相信,我们试试看。树若开了口,我们做夫妻。没等话音落,北斗七仙女,一人变两人,一人站树上,一人站他旁。北斗七仙女,对着大树说:柏树和杉树,你们做个媒。我和董永哥,要做夫和妻。仙女说完话,柏树和杉树,开口说了话。仙女接着说:是否做媒人?两棵柏杉树,照着仙女意,答应做媒人。

  彝族本的这段情节,或许有其他来源。但即便如此,彝族本也将七仙女和董永相遇的情节写得极为生动、合理。七仙女的心理活动被叙写得深入细致,其作为一个少女的羞涩之态也被描写得栩栩如生。特别是她让董永和他结为夫妻的理由,较之其他故事,更显得十分合理,也更容易打动董永的情感。不仅如此,在宣统本中,七仙女和董永结拜夫妻后,还告诉董永自己就是玉帝的七女,“父是玉皇张大帝,母是皇后李夫人。所生我们七姐妹,奴是排行第七人。因你卖身葬父母,孝心感动到天庭。由是父王降敕旨,差奴与你做妻身。教我同你来还账,三年还满上天庭。”这就提前告诉了董永的实情,使得后面两人的分别缺少感情的爆发点。彝族本没有这段交代,因此就有充分的空间叙述七仙女返回天庭之前为董永做的各种安排,尤其是通过教傅赛金手工,和她交流感情,告诉她将来会成为董永的妻子,并且在临行之前还给傅员外写信,告知他们自己真实身分,要他们将傅赛金许配董永,这为后来她将儿子托付给傅赛金打下了感情基础。
       除了槐荫相遇的情节之外,还有一些情节在彝族本中得到丰富。例如七仙女到了傅家,傅大都垂涎她的美貌,先是劝董永将七仙女让给他做妻子,被七仙女开的礼单打消了想法。后来,傅大和傅二设计,请七仙女喝酒,借机调戏她。七仙女招来火神,将他们烧伤,狠狠地教训了他们。这个情节,在宣统本中只有简单的叙述,彝族本却展开了非常细致的铺排,从而强化了七仙女下凡后所遭遇的困难,也突出了她是非分明、忠于对董永感情的性格。又如,在宣统本中,七仙女所织的锦缎,只是由傅员外收存。他得知董永被赵阁老招赘,“心中大怒,就央请昔日傅家监察御史表奏朝廷”,这个“监察御史”前文没有任何交代,出现得很突兀。在彝族本中,傅员外来到京城,找到董永,知晓董永入赘,并未责怪,而是让他将锦缎上呈给皇帝,也得到皇帝的嘉奖,“俸禄让你享,你的两个儿,慢慢来提拔”。这个情节的处理,显然也更加合理。因为赵阁老招赘在前,傅员外此时无力抗争,将锦缎献给皇帝,赢得了皇帝对他的认可,这样才有可能承认自己的女儿傅赛金是董永正妻的资格。应该说,彝族本对这些情节的丰富,在叙事水平上其实超过了汉族母本。
       二是细节和描写的丰富。这方面的情形非常多,难以枚举。这里只举几个例子以见一斑:

     七仙女和董永槐荫树下分别的情形,宣统本和彝族都有大段的铺叙。但彝族本多了一个细节:董永拉住七仙女的手不放松。七仙女无奈,只好略施小计,让董永拉住她的围腰,告诉他双双同拜天地,请求永做夫妻。“听了仙女话,董永乐滋滋。放开仙女手,拉住围腰带。董永和仙女,双膝跪地上,叩拜天和地。北斗七仙女,假装在磕头,速将围腰解,采来一朵云,骑在白云上,返回天宫去。”这一细节既深化了董永对七仙女的感情,也表现了七仙女的聪慧。


       董永考中状元后,被赵阁老招赘,在宣统本和彝族本中都有叙写。宣统本有一段说白:

  单表朝中一位大臣,姓赵名京善,官居宰相之职,看见新科状元少年美貌,心中大喜,就请至相府。饮酒之间,说道:“老夫有一小女,名曰金定,情愿许配状元为妻。”董永回答:“学生已有原配,恐朝廷降罪。”阁老说道:“老夫官居一品也不低。如今乃黄道吉日,就此良辰成亲。”正是:彩笔喜题红叶句,华堂欣颂《采苹》章。

  这段叙写过于简单,赵阁老觉得自己官居一品,董永即便有原配,在地位上也无法和自己相比;同时完全不管董永的感受,不尊重董永的人格,霸道地要他当天就成亲。彝族本则对此过程有丰富的细化。在听了赵阁老要招赘的话之后,董永“左右难为情”,回答赵阁老说:“出来赶考前,已把婚约订。员外家姑娘,答应嫁给我。因为赶考忙,圆房来不及。大房还未娶,二房先进房。不合常理规。世人唾骂我,我会得罪孽。”赵阁老则说道:“做官当大臣,大妻娶三人,小妾纳四个,合情又合理,怎么有罪孽?傅华你丈人,一个小员外,不能与我争。我是赵阁老,一品大官人。姑娘嫁给你,是在提拔你。你若不答应,就是得罪我。欺君骗大臣,同样是罪过。自己看着办,罪责你自找。若你不答应,明早上早朝,我在皇帝前,随便奏一本,免你小官职,到了那时候,后悔来不及。”董永没有退路,只好答应;但是毕竟被迫成亲,“越想越伤心,越想越难过”。这些细节上的丰富,将人物的思想感情和性格都更加充分地表现了出来。
       至于景物、物品的描写,彝族本比宣统本的丰富性超出更多。例如,七仙女和其他仙女们为傅员外夫妇做的鞋子,宣统本的描写只有两句:“男鞋九龙来戏水,女鞋鸳鸯对莲花。”彝族本则分别对男鞋和女鞋铺开了细致的描写:

  那双男鞋上,绣上五龙图。五龙昂着首,青龙摆着尾,红龙喷火焰,白龙和黑龙,龙鳞亮闪闪。五龙活生生,呈现在鞋上。绣上神凤凰,绣上神狮子,绣上长鼻象,绣上鹿和熊,绣上麂和獐,绣上虎和豹,绣上牛和马,绵羊和山羊,全部绣其中。百兽活生生,万物显生机。
那双女鞋上,绣上鹤和雁,绣上鸳鸯鸟,绣上绿孔雀,绣上鹌鹑鸟,红鸟和绿雀,蝴蝶和知了,样样绣上面。虫鸟活生生,如同要飞翔。绣完这一些,又绣百花图。牡丹芍药花,李子梅子花,还有石榴花,红白马缨花,林中芙蓉花,林里山茶花,林边桑楠花,样样绣鞋上。百花齐绽放,朵朵鲜又艳。

  这些细致的描写,不免有所夸张,但无疑让所描写的对象更为生动形象,也使得唱本更具有文学性。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张敏】

上一条: ·[专题]百年前的中国音声之美:走近劳弗录音档案
下一条: ·[陶阳]英雄史诗《玛纳斯》工作回忆录
   相关链接
·[吴玉萍]文化遗产关键词:牌位·[吴玉萍]祖先信仰与牌位演变研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