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刘晓峰]东亚视域下的琉球石敢当文化
  作者:刘晓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04-13 | 点击数:1764
 

  那么,今天琉球群岛有多少石敢当呢?小玉正任在《日本的石敢当》一书中有一个说法比较可靠,现引用如下:

  冲绳有多少尊石敢当呢?很遗憾没有数据能表明对全部市町村的调查情况。但是限定地区的数据是存在的。举二、三个例子,截止到平成10年3月,在石垣市的新川、大川两个村子,分别有82座、43座(根据内原节子的调查)。这个数字除以各自村子的世代数的话,在新川是每25.1世代有一座,在大川是每35.3世代有一座。在宫古岛平良市,截止到平成10年7月,有486座(根据砂边利正的调查),比例是每25.4世代有一座。在冲绳本岛南部的知念村,截止到平成10年7月,知念有46座,知名有81座(根据大城秀子的调查),分别以每5.4世代一座、2.8世代一座的高密度体现了石敢当存在的事实。在冲绳本岛西北的岛屿伊平屋村,截止到平成10年9月,全村有98座(根据西江正清的调查),这个数字体现了每5.2世代一座的比例。根据以前的数据,在冲绳本岛北部的今归仁村,截止到昭和55年9月,在19个村子确认了75座石敢当(《今归仁的文物》1981年3月)。也就是每36.4世代有一座。另外,在毗邻那霸市东北的西原町,截止到昭和62年3月,15个村子共计有267座石敢当(《西原町史》)。也就是每20.7世代一座。现在数量更多。

  虽说不能见一斑而卜全豹,但有时由一件事也可以推测一切。同时,地区不同,石敢当的建造密度自然有稀有疏,这是很显然的。但是硬要推算的话,据说截止到平成10年5月末,冲绳县的全部世代数有44万4940,所以假设石敢当以每40世代一座的比例存在的话,那全县不就超过一万座了吗?[注]

  这样多的石敢当,当然会引起民众的注意,在琉球群岛,存在着许多关于石敢当的民间传说。今从山里纯一论文《石敢当备忘录》中选出两段译出。其一是琉球本岛北部的名护市教育委员会编『羽地の民话』中收入的一段传说:

  从前,在和中国还有交流的时候,在中国曾经有过一个叫做石敢当的非常强的武士。据说不论什么样的妖魔鬼怪都胜不过这个人。所以在冲绳,在路冲和风水(土地的吉凶)不好的地方,立下写有石敢当字样的石头,就可以辟邪。因为立下这名武士的名字,邪性的东西就过不去了。这就是现在的石敢当。[注]

  还有一段民间传说是采录自冲绳本岛读谷村的,收入读谷村教育委员会、历史民俗资料馆编的《瀬名波の民話》中:

  从前,在唐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唐国有一个女人,长得不那么美,还不如说生的很丑。

  从前的人,井和池塘就在身边,经常用。那个(长得不好看)的女人一去井边打水,年轻人们就挤兑她说:“什么人会和你结婚哪?”后来甚至有一个女人说:“你呀,和这口井的神一起过日子吧,也不错的。”

  这个女人被大家嘲笑个够的夜晚,正要睡觉的时候,突然浑身发冷,不知为什么就去了水井那里。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很久。后来她怀孕生了一个男孩。

  “谁的孩子啊?”

  被人这样问,她也只是回答说:“谁的孩子我也不知道。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就会身子发冷,去水井那里。谁的孩子也不是,我不知道。”

  有人对孩子说,“如果是井神的孩子,就起个名字叫石敢当吧”,于是这孩子就得了个名字叫石敢当。

  听说这个石敢当后来成了非常了不起的人。可究竟怎么了不起,我可就说不上来了。

  那以后,因为石敢当特别有灵力,又有力气,所以在路冲处会写上石敢当,这些石敢当今天在冲绳到处都立着呢![注]

  如这两则文本展示的那样,第一则传说与中国的石敢当文化相关,第二则正像在文化传播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的那样,已经可以看出鲜明的本地化特征。

  二、东亚民俗地图中的琉球石敢当

  石敢当是产生于古代中国的一种以石辟邪的特殊习俗。“石敢当”三字最早出现于汉代。西汉黄门令史游撰《急就篇》,其文载:“师猛虎,石敢当,所不侵,龙未央。”但《急就篇》为蒙学之书,以让幼童尽快掌握文字知识为目的,所谓“急就奇觚与众异,罗列诸物名姓字。分别部居不杂厕,用日约少诚快意”是也。所以这一段文字以介绍为主,前姓后事。姓与事之间并非有绝对联系。比如开篇“郑子方,卫益寿,史步昌,周千秋,赵孺聊,爰展世,高辟兵”,正如我们不可能在“宋”与“延年”、“卫”与“益寿”之间强行建立联系一样,我们也不能在此于“石”与“敢当”之间建立直接联系,认为这就是后来的石敢当。[注]但我以为做为蒙学之书,《急就篇》对于石敢当习俗的形成应当是有相当影响的,因为蒙学为千万幼童所习学,琅琅颂读之间,“石”与“敢当”三字之间连在一起已经成了习惯。高畑常信《徳島文理大学研究紀要》第87号引唐人颜师古注“石敢当”云:

  卫有石碏、石买、石恶,郑有石癸、石楚、石制,皆为石氏。周有石速,齐有石之纷如。其后亦以命族。敢当,言所当无敌也。据所说,则世之用此,亦欲以为保证之意。[注]

  从“据所说,则世之用此,亦欲以为保证”,可以推出当时社会已经有使用石敢当“以为保证”。今天发现的最早的石敢当即为唐人所制。宋人王象之《舆地纪胜》载:

  庆历四年,秘书丞张纬出宰蒲田,再新县中堂,其基太高,不与他室等,治之使平,得一石铭长五尺,阔亦如之。验之无刊镂痕,乃墨迹焉。其文曰:“石敢当,镇百鬼,压灾殃。官吏福,百姓康。风教盛,礼乐张。唐大历五年四月十日县令郑押字记。”并有石符二枚具存。

  由此记载可知埋石镇宅以辟邪之习俗,至唐代已经与“石敢当”联系,唯尚未与风水路冲相关也。

  明清两代是石敢当习俗流播的兴盛时期,石敢当与各地民间信仰相结合,传播区域也不断扩大,不仅在中国全域几乎均可找到,并且浸浸乎波及整个东亚地区。关于石敢当的起源与传播,叶涛《关于泰山石敢当研究的几个问题》一文曾概述为:第一,福建自然是最早、最有影响力的传播中心。发源于唐宋时期的福建地区的石敢当信仰习俗,逐渐传播到福建周边地区,并且进一步传播到南方及其华东等我国大陆的其他地区。第二,石敢当传入山东与泰山相遇,出现“泰山石敢当”五字碑,泰山所在的山东地区便成为石敢当传播的另一个中心区域。先华东地区、华北地区,此后则是东北地区,多受其影响。第三,石敢当的海外传播是以福建、广东民众为主进行的。随着上述区域的民众移民海外,如琉球、台湾、环南海地区等,在原居住地所流行的石敢当信仰习俗也一并跟随着移民而落户所在的国家和地区。[注]这一思路基本是正确的。以下我们结合现在掌握的材料,具体看一下石敢当在东亚各国传播的历程。

  石敢当早在15世纪已经传入越南。目前越南能找到的最早石敢当是位于越南北江省昌江古城以北的镇宅石敢当碑。昌江城是明军于1407年占领越南期间所建,是从中国广西到越南东关(即今河内)最重要的防卫城堡。口前在城东北处发现一座残破的护城石碑,现只存残“敢当”二字,可能是战乱所致。该碑刻字为楷体,字迹清楚。[注]日本最早的是鹿儿岛志布志市的一尊立于1616年的石敢当。依据小玉正任《日本的石敢当》中提供的考察数字,截止到2004年4月,“可以确认全国29个都道府县存在石敢当。冲绳县非常多(据推定有一万座以上),鹿儿岛县有1100多座,宫崎县有94座,秋田县有38座,德岛县有13座,大阪府有11座,佐贺县有9座,东京都有8座,神奈川县有6座,兵库县有5座,青森县有4座,长野县和宫城县各有3座,长崎县、广岛县、和歌山县、京都府、千叶县、埼玉县各有2座,大分县、爱媛县、山口县、冈山县、奈良县、滋贺县、静冈县、栃木县、山形县、北海道各有1座”[注]。另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泰国等东南亚地区,也都有发现有关石敢当的记载。对此,邢兆远刊文说:“在日本的石敢当雕刻遗存总共有600多块,内容有‘泰山石敢当’、‘石敢当’、‘山石敢当’等。在泰国首都曼谷,多处庭院刻有‘泰山石敢当’;在马六甲众多的店铺门,都有‘泰山石敢当神之位’的碑石;在马来西亚,‘泰山石敢当’矗立在槟城蛇庙外……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凡是受到华人文化影响的地方就有‘泰山石敢当’。”[注]谭家健曾讲到,在新加坡火城社公庙左角,即立有一通“泰山石敢当”石碑。[注]在东亚地区,目前只有朝鲜半岛至今未发现石敢当,但朝鲜的知识人是有石敢当相关知识的。如朝鲜文人李海应在其所著《蓟山纪程》卷之二“驿阳驿”条记在中国驿阳驿看到的石敢当云:“驿村民户繁富,市货委积,亦一都会也。村家门前,往往有石碑,刻曰‘泰山石敢当’。盖人家当路冲,则必立石以镇云。闾阳站数帿地有关庙,又南有三官庙。庙安三坐金像,庭有嘉靖中张尧辅所撰碑。西室有七圣祠,塑四壁一大像。”可见李海应不仅认识石敢当,而且知道其用途是来镇压路冲的。李朝实学派学者李圭景(1788-?)《营室制度辨证说》引周煌《琉球志略》时也提及石敢当。朝鲜学者创作的诗文中,也有诸如“试看铁柱淸坚甚,百折磨过石敢当”、“拳多石敢当,肩高堵可按”、“黄河淸有俟,泰山石敢当”等诗句,但在朝鲜半岛,至今尚未发现石敢当的实物。这其中的原因,还有待于将来的研究。

  在东亚民俗地图中,石敢当民俗的分布图非常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古代位于日本与中国中间的朝鲜半岛和琉球群岛,在石敢当习俗的流行上居然这样截然不同。这就为我们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如是什么因素导致朝鲜半岛拒绝石敢当习俗流入?又是什么因素导致琉球群岛石敢当如此流行?这都是今后需要认真研究讨论的问题。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何厚棚】

上一条: ·[曹海林]乡村社会变迁中的村落公共空间
下一条: ·[高忠严]社会变迁中的古村落信仰空间与村落文化传承
   相关链接
·[林海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动物使用”的伦理困境·[王丹]多民族文化交流中的“仙妻”形象研究
·[钱寅]时间`空间`命运·[蒋明超]对当下一些特殊“石敢当”的重新审视
·[海力波]金液与苏摩:唐代志怪中的印伊文明元素·[张明明]“海丝之路”背景下的中琉妈祖信仰书写及其文化交流意义
·走进“一带一路”非遗传承文化交流论坛举办·吴新峰:《多元文化交流视野下的新疆世居民族民间文学研究》
·[程鹏]民俗文化产业化的三条路径·[叶涛]关于泰山石敢当研究的几个问题
·[毛巧晖]文化交流与民族特性的凝铸:基于京族口头叙事的考察·“苗族蜡染”讲座在马耳他举办
·专题║ 《西北民族研究》:“一带一路”与文化交流·[谢中元]“一带一路”建设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问题探论
·维吾尔民歌架起文化交流的桥梁·[王天军]丝绸之路鹰猎习俗及其文化交流研究
·对话刘守华:为什么中国没有《格林童话》?·传播民族文化 共享世界文明
·江苏非遗亮相台湾·第二届中日香文化交流活动暨松声庵香室落成纪念香会在京举办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