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龙晓添]当代民间礼俗秩序与日常生活——以湖南湘乡丧礼为例
  作者:龙晓添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11-27 | 点击数:3143
 

  1.“慎终追远”的孝道信仰

  在中国传统文化的伦理道德体系中,“孝”是最基本、最重要的道德。“慎终追远”也是要通过践行仪式,倡导“孝”的道德观念,实现“孝”的道德教化。先秦时期,孝道就是中国人价值观念的核心所在,孔子界定的所谓孝道为“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礼”是中国文化秩序之核心,是整个规范性社会政治秩序的粘合剂,是行为规范,“包括仪式、庆典、仪态、或一般行为举止。这些行为在家庭之内、人类社会之内、以至超乎自然的神圣领域之内,形成人神互动角色的网络,将人类与神灵连结起来。”在儒家理论中,礼是安排国家秩序和创造稳定阶层社会的手段,表现贵贱、亲疏、性别、长幼之别,也借由动作进行有关孝道的教化,透过动作来教导信仰。

  例如,从丧礼的文辞使用以及动作可见。

  在湘乡丧礼中,常见“孝”的称呼。服饰被称为“孝服”、“孝帽”、“孝棍”,主办丧礼的主家称为“孝家”,祭文、仪式上称呼“孝男”、“孝媳”、“孝孙”、“孝服人等”,讣闻中称呼“不孝男”等。对于亡者使用最尊敬最隆重的称呼,“显考妣”、“老大人”、“老孺人”;称呼年龄用“享寿”、“享年”;祭文、喊礼中“呜呼”、“噩耗”、“惊闻”等词表达哀恸。讣闻、挽联、祭文都要用尊敬、缅怀的词藻,展现亡者孝顺父母,友爱兄妹,慈爱子女,与人为善等优良的品格和高尚的道德。用“春光”、“杨柳”、“馨香”等景物衬托“肝肠寸断”、“阴阳永隔”、“溘然捐尘”的悲痛。这些文字的使用抒发生者悲伤之情,表达尊敬,彰显丧礼之慎重。

  而就仪式动作而言,虽然丧礼上有儒道的不同仪节,但这些仪节对于参加者而言最终可分解为跪、拜、绕行。一般民众在丧礼中并不能清楚地区分跪、拜、绕行的动作,也不知道何时该进行这些动作,皆要在礼生、道士的引导、指挥下进行。

  跪是丧礼中最常见的动作,无论是弔者、孝家,还是道士,在灵堂中“跪”是一个常态的动作。跪进一步则是俯伏,在礼生念祭文,道士念经时,孝服人等需要俯伏聆听。“拜”是由一系列程度有别的动作组成。丧礼中居丧答拜宾客时行稽首礼,要先拜,然后两手拱至地,头至手,不触及地,表示极度的悲痛和感谢。顿首即磕头,头叩地即举不停留。湘乡家谱等记载丧礼中拜的动作按照程度由轻及重,分为叩首、顿首、稽首、稽颡。现在讣告中不分亲疏,一律写“泣血稽颡”,但在祭奠礼中拜的动作皆依古制有所区分。绕行的动作有小圈、大圈、殓棺科仪绕棺;破狱拜桥科仪绕道场;请水科仪绕到水边;报庙科仪绕到土地庙;破血湖科仪先在道场绕,然后出门绕到水边;发引则要绕境,在整个村子或者县城绕一大圈。殓棺科仪、破狱拜桥科仪和破血湖科仪,绕行中还夹杂着跪拜的动作。

  跪、拜、绕行的参加者、程度、位置、顺序都依亲疏有所区别。这些动作,一方面表达对亡者的崇敬;另一方面以差序而区分、强调亲疏格局。这些动作在传统的礼俗生活中并不罕见,虽程度有不同,但都属于一般的礼节的基本构成。但当代这些动作完全异于民众的日常生活,可以说仅仅通过这些动作就能形成“阈限”。民众在完成这些动作的过程中,获得更强烈的仪式感,从而促使民众更快速地进入丧礼的情境中,更投入地体验“过渡礼仪”。如此仪式本身也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帮助宣泄情感,进行“孝”的教化,巩固亲属圈。

  “孝”之践行不仅要表现亡者的哀悼与尊敬,更重要是将亡者视为即将进入祖先集团的家族成员。丧礼的前提在于对祖先的崇敬,并且相信祖先与后人之间有效沟通的可能。在宗族、家族体系之内,死亡是一种过渡,是由生者集团进入祖先集团的过程。丧礼中借由焚香、敬酒、敬茶、供奉供品和筵席、祭文等,沟通亡者与生者。丧礼完满结束之后,亡者则晋身祖先集团,获得接受祭礼的资格。

  2.“他界”信仰

  与祖先崇拜相关联的是灵魂的观念,关于“他界”的信仰。儒家礼仪侧重人伦,一般会绕开魂鬼之说。儒礼往往不能充分满足普通民众的信仰需求,而佛道恰能填补。因而,民间实践的丧礼往往是复合型的,既有儒礼的框架支撑,又充实以佛道之超验仪式。

  湘乡丧礼“他界”的信仰可以说长久以来都是由佛道共同满足的,十多年前是佛兴盛,而现在以道为主。尽管佛道在丧礼中的兴衰自有其复杂的逻辑,但传承人和仪式文本的保存应该是两个最重要的因素。

  现在丧礼所有的道教科仪皆是为亡者洗清今生的“罪孽”,偿还所欠“债务”,保障其通往“他界”畅通无阻,并有足够的“财物”在“路途”中和达到“他界”后“享用”。开坛、具文申奏、荡秽,设立一个洁净的场地,禀告各路神仙仪式即将开始;开辟五方、朝参十殿是具体禀告五方之王、十殿阎王,亡者即将前往;请光为亡者照亮通往冥界之途;解结、破血湖、受生计库为亡者赎罪,减灭罪孽、债务,使亡者在“他界”少受磨难;洗清罪孽之后,破狱拜桥为亡者开通一条通往极乐的坦途;化屋焚笼为亡者寄送冥资、财物。因此科仪文本中常常出现:表述时间的“今生今世”、“来世”之类;表述地点的“地狱”、“阎王殿”、“幽冥”、“冥京”、“地府”、“丰都”、“道岸”之类;表述动作的“往生”、“度”、“开辟”、“通往”、“忏悔”、“洗涤”、“升登”、“超登”之类。

  其实儒家礼仪也常常会提到“他界”,《家礼》慰父母亡疏就有“罔极奈何”之辞,现在礼生也常常在祭文中使用“拜赴瑶池”、“早登极乐”。为了邀请亡者享用供奉,祭文还常用“灵其有知,来格来歆”,即灵魂的观念,相信祖先与生者能够沟通。然而仅此而已,不会再对“他界”深入阐释,更不会用轮回、赎罪的观点去进行教化与规范。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孙亮】

上一条: ·[张兴宇]从梅花拳“拜师礼”看近现代华北村落中的礼俗互动
下一条: ·[覃琮]从“非遗类型”到“研究视角”:对“文化空间”理论的梳理与再认识
   相关链接
·[张青仁]民族民粹主义与民俗学的浮沉·[张梅]论民间信仰与闽台社会
·[王均霞]神话叙事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指向的手工艺品及其制作:文献梳理与研究构想·[谭一帆]走出符号化,走向生活
·[李华伟]发现日常生活中的宗教图景及其动力学·[朱以青]基于民众日常生活需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
·[刘晓春]探究日常生活的“民俗性”——后传承时代民俗学“日常生活”转向的一种路径·[李向振]日常生活的隐喻:作为公共领域的村落集体仪式
·[韩顺法 刘倩]另一种生活技术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日常生活逻辑·[张贯磊]磕头拜年、集体仪式与社会整合
·[周星]“污秽/洁净”观念的变迁与“厕所革命·单霁翔:让优秀传统文化走入寻常百姓家
·[李向振]重回叙事传统:当代民俗研究的生活实践转向·[侯仰军 林继富]彰显独特魅力 关注日常生活
·[张翠霞]现代技术、日常生活及民俗学研究思考·[李俞霏 梁惠娥]明代中后期山东婚丧礼俗管窥
·[刘德龙 张兴宇 袁大伟]非遗的生产性保护与民众的日常生活需求·陈平原:研究老百姓被忽视的日常生活,画报是个很好的入口
·[王杰文]新媒介环境下的日常生活·[赵李娜]学术转向与历史借镜:近年“技术与民俗”诸议题实质蠡析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