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民俗影像

首页民俗学文库民俗影像

[庄孔韶]我为什么要用影像记录“金翼之家”
  作者:庄孔韶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5-10 | 点击数:4676
 

  人类学研究:既要讲传承,也要讲梯队

  我们的教科书上说,人类学家在一个调查点的调查,一个周期的时间不要太短。费孝通先生的江村研究点和林先生的古田研究点,都不少于80年。让·鲁什(法国人类学家,民族志电影的重要先驱者)的弟子说,他们在北非马里的研究也超过80年。就是从让·鲁什开始,一辈辈地研究。让更多的新人参加到有名的研究点上进行田野调查,一辈一辈出新的思想。

  费先生在《江村经济》里使用了功能主义的表达,林先生比费先生晚回国几年,他把哈佛大学功能主义的一个新的理论延伸——平衡论带回来了。《金翼》这本书就是用平衡论写的。研究他们二位的作品可以发现,一个时代的理论会影响当时的研究生们,我也找到了林先生所在研究生班同学的作品,有的同学做爱尔兰乡镇的研究,还有做工业社会的研究,可以看到,同一个理论在不同的领域呈现了新的研究转换。

  他们是一代成功的学者,而再往下延续的作品,并不是说回过头来挑先驱者的错,反而因为先驱者已经提供了一个蓝本,后来者会方便很多。后来者再做同一地点的研究时,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只能是想,在先驱者的肩膀上,能够做出什么样新的贡献。《银翅》的英文版也是想进一步解说和发展原来的研究,比如说老师们经常给学生讲的社会记忆、集体记忆。那我想,如果社会记忆、集体记忆的研究理念,转换到中国这个汉人社会的场景里,家族主义的记忆应该是最抢眼的学术点。我们的英文版因排版的原因,改动的空间很小,但在解释何以金翼之家能在数十年间再度异军突起,还是补充了一项来自中国本土理念的需卦和革卦的转换性解释。

  人类学纪录片:新技术所产生的新意是不可预料的

  在影视人类学的探讨和文字作品上,1839年照片发明之后,插图成为了文本创作的辅助。电影出现以后,一直到今天,国际学界对于影视作品,还没有像论文那么重视。可是这世界变化太大了,特别是数字技术之后。现在看来,文字系统和图像系统是不可替代的,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文字和图像互补。

  多年来,我们倡导老师和学生团队在做人类调研时最好能顺手拍摄。当年《努尔人---对尼罗河畔一个人群的生活方式和政治制度的描述》(英国社会文化人类学家埃文思·普里查德所著)这么重要的一本书,在欧美的教学里就是找不到相关人类学电影。书里有描述,但是lineage system(宗族制度)到底是什么样的?后来,终于找到一个非人类学的新闻记录,直观而明了,总算对努尔人社会有个背景性视屏配合教学,促进了文化的理解。这就是电影的好处。

  当今中国和欧美的人类学教学,就更离不开电影了。比如《人类学概论》和《人类学通论》两本教材,我们分别添加了电影教材部分,共有十几个人类学纪录片入选教材。这样一来,广大师生很容易在教室里观摩世界上多样性的文化。比如讲《金翼》,后面有一个相配合的电影《端午节》看,这样就很容易接受了。

  去年,我请来了让·鲁什的弟子。在16mm数字摄像机面世之后,让·鲁什鼓励他的学生应用新技术。因为新的技术有时会促进对文化的理解。着手新技术的实践,对原来的研究会有一个推动,所产生的新意是不可预料的。

  让·鲁什先生的两个弟子,一个是70多岁的范华教授(Fava Patrice,法国影视人类学家),他喜欢使用传统的手法,把道教的仪式的程序仔细地记录下来;而另外一个弟子瓦努努(Nadine Wanono,法国影视人类学家)教授,她喜欢用新手法,所以当让·鲁什提出使用新技术后,她就率先用起了16mm的机器。瓦努努教授在当代法国主持一个数字电影节。这个数字人类学电影展映强调纪录片的新技术新手法,他们总爱说没有新意、新技术就别来(参加),以此鼓励创新。

  纪录片《金翼山谷的冬至》:数字电影辅助文字系统,实现前所未有的互动

  我们两辈人接续性地在这个点(金翼之家)研究,前后研究的关联性和不同的创新点,形成了这个点上的多向度研究。我从1970年代开始摄影,在1980年代,水口电站(《金翼》中的地点)改变水位,张芬洲(《金翼》小说中主人公黄东林的姐夫)家,这个风水最好的地方被淹了。他家的大房子现已失存,不过在水淹前,我们提前都拍摄好了。林先生住山谷边的台地,风水不如姐夫家,反而没被淹,还发家了。我拍了这个地方的最后一次端午节(纪录片《端午节》,入围1992年美国纽约玛格丽特·米德电影节)。如今电影里的谷口、水口镇已经沉在水下,却在我们的电影里永存。

  那些在《银翅》里推动银耳食用菌革命的主人公们,可以在我们的新电影《金翼山谷的冬至》里找到。现在古田县的银耳产量占全世界90%,香菇也做得非常好。当年书里的主人公克服了很多困难,遭遇了社会歧视,但他们团结起来,积极参与科学实验,扩大产量和行销,走在市场竞争的前列。书里讲了政治、经济和宗教等宏大的议题,也写到了普通农民的生活场景。而当他们在外在市场竞争,回到山谷的熟人社会,他们是如何参加平和的、周而复始的节令活动呢?

  我想要表达的是,论文和专著所能解答的问题,那些诠释的诠释,留在论文和专著里;而那些文字系统不好展示的,特别是情感的、内心的、直觉的东西,电影在这方面能够起到独特的作用,而数字技术则使影像表现大大超越16毫米摄影机时代。

  现在能够进到欧美教学系统的中国文化研究成果,尤为缺少。中国人类学家们几十年的传承和努力,一些非常好的作品不断涌现,如果有英文的话,就能够进入全世界的英语教学和学术圈,对全世界了解中国文化能起到更好的作用,这既是一个传播中国文化的机会,又是一个学术交流的渠道。比如,《银翅》英文书刚刚出版,熟悉的外国教授朋友已经开始使用我们围绕《金翼》的新书和新电影作品了。马上我会到参与过冬至拍摄和国际人类学网上教学的坎特伯雷大学(新西兰)讲座,相信今年有更多的大学开始选用上述论著和电影系列的作品了,当然,这一系列作品还在持续,现在卷入的多学科师生也越来越多。

  纪录片中新手法的应用和跨学科的尝试

  两年前,我想如果我再做一个电影的话,那我挑哪个题目呢?中国有很多节令,后来我发现冬至很适合,因为在当地有一个”猿母与孝子”的神话传说与之相关。但这就面临一个挑战,因为人类学的纪实电影没有办法拍神话传说,那怎么办?用动漫?还是用什么新的技术和办法?如果用动漫,穿插进纪录电影容易显得唐突。

  人类学家不会什么都懂,跨学科合作才是知识互补的好办法。我们跟地方剧团也有一些交集,能不能把这个传说拍成一个戏,来解决神话传说不能直接拍摄的困难。但面临的问题是,戏剧和电影如何衔接?这里面就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比如说用电影和乡村戏剧的黑色天幕,自然的黑幕跟电影的黑幕转换,可以使戏剧和电影无缝连接,呈现了不同学科之间互为创新的良好平台。

  瓦努努教授看了《金翼山谷的冬至》,看完她很激动,她发言说,现在欧洲还在讨论电影的“自我呈现”,而中国的同行已经在行动了。我们正是率先新媒体实验,旨在用新数字技术和新媒体的不同手法,使电影记录过程中的重要的学术点和知识点,能够凸显出来,前所未有地扩大了网上立体互动。所以新的技术时代,如何在传统研究方法与成果的基础上向前迈进,前景既是光明的,可期待的,也是难以预料的。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2018-5-9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大国工匠·遇见非遗——传统工艺美术景泰蓝
下一条: ·[林安宁 唐培旭]师公面具艺术拍摄与民俗影像数据库建设探索
   相关链接
·[庄孔韶]金翼山谷冬至的传说、戏剧与电影的合璧生成研究·[夏志远]仪式之网:论《金翼》中均衡化关系的可能
·【讲座预告】庄孔韶:《金翼》《银翅》及其后续研究(2019年4月16日,中国社科院)·[庄孔韶]流动的人类学诗学——金翼山谷的歌谣与诗作
·[杜靖]汉人社会研究:起与兴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