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中国实践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族群文化传承

首页民俗与文化族群文化传承

[单辉]从禁忌看少数民族的生态理念
  作者:单辉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5-01-28 | 点击数:10283
 
二是神树禁忌。怒族、彝族有敬“神树”的习惯,神树严禁砍伐。布朗族、哈尼族、傣族认为生长在村落附近的高大树木是他们的氏族祖先,保佑着本氏族成员平安顺利,不受他族侵扰,因此,禁止砍伐神树。“布依族禁止任何人触摸和砍伐村寨的山神树和大罗汉树,德昂族禁止任何人走近、砍伐视为神树的‘蛇树’。”[1]
新疆维吾尔族以植物为神圣,特别是对老树木,不许砍伐。在树枝、树干上晒衣服,在树下倒污水,被认为是罪孽。哈萨克人敬畏孤树,认为那里有鬼神,人们不敢在树下活动,也不敢砍伐树木的枝条,这对于植被稀少、长年干旱的西部地区的自然生态保护来说,无疑十分有价值。
三是树图腾禁忌。一些民族把某种特定的植物作为本氏族的图腾,禁止人们破坏他。如彝族各支系把青松树、竹、葫芦、马樱花等作为图腾进行崇拜而禁止砍伐。佤族认为榕树可以抵挡灾害,压制病魔,作为其植物图腾禁止砍伐。不论是对植物的神化还是认为植物有灵性而设立的禁忌,都使当地的植物免于被砍伐、被损毁的命运,从而有效地保护了生物多样性。西双版纳“龙山林”中保留着150多种珍稀濒危植物,100多种药用植物,形成了天然的植物种子库。遍布民族地区的神林,体现了少数民族对生存方式与自然生态关系的认知和理解,客观上起到了保护植被的作用。
(三)动物禁忌
少数民族对动物的禁忌源于人们对动物看法和认识。通常,对动物的禁忌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况。
一是把动物作为祖先。普米族把虎作为祖先崇拜,因而禁止打虎,并以虎作为村寨、山脉、河流的命名。鄂伦春族将虎、狼、熊视为祖先,不得直呼其名,并禁止猎杀它们,如不得已打死虎熊,须举行风葬仪式。满族把狗视为祖先,因而忌食狗肉。鄂温克族崇拜熊、灰鼠、水鸭、小雀等动物,每个氏族都有自己的图腾动物,禁止捕杀或伤害。
二是对动物的感恩。如拉枯族、彝族、景颇族忌食狗肉,他们认为是狗带来了粮食种子,大家才有粮食吃的;普米族认为狗对人有恩德,因为狗把自己的寿龄添给了人,因而禁止射杀。“藏族禁忌捕杀黑老鹊和秃鹜,原因在于黑老鹊和秃鹜作为高原上天然的‘清洁工’,对保持藏区的洁净发挥了独特的作用,因而受到藏民的保护。”[2]
三是对食用及其他动物的禁忌。饮食禁忌是少数民族中广泛存在的动物禁忌内容之一。广西金秀瑶族禁忌规定,开春以后必须过了清明才能吃泥鳅和黄鳝,否则眼睛会瞎,在客观上保证了鱼类资源的持续性。苗族人忌打癫蛤蟆,忌打青蛙,忌射杀燕子,忌深潭打鱼超过三网。锡伯族打猎时忌猎狐狸。瑶族过去普遍禁食狗肉和乌龟肉,部分支系也禁食母猪肉和老鹰肉。满族人忌打喜鹊、乌鸦。信仰佛教的藏族由于受到素食的影响,忌讳在寺院附近钓鱼、捕鱼、打猎杀生等,忌讳宰杀各种牲畜,对于野生动物不加伤害。
 
二、生产生活禁忌
 
生产生活禁忌主要涉及生产生活中某些特殊场合的禁忌,有些则直接来自对生产生活经验的总结。以狩猎或渔猎作为主要获取食物方式的民族,都有一定的规则和禁忌,他们对狩猎的种类、时间都有一定限制和禁忌。
狩猎是在野外特殊的自然环境中进行的,山地、森林、草原是狩猎的自然场所,由于狩猎对自然和动物资源的依赖性很强,危险性较大,因而,人们对出猎怀着敬畏而恐惧的心理,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各种狩猎禁忌习俗。鄂伦春人在狩猎中有这样的禁忌:出猎前不准透露打猎的地点和准备捕猎的对象,不准射杀正在交配的野兽,不许直呼熊、虎、狼的名字,因为它们是鄂伦春人崇拜的图腾或保护神,尤其对熊还要以“祖父”、“祖母”、“舅父”等尊称呼。彝族、白族、傈僳族、壮族、佤族、傣族、蒙古族、布朗族、鄂温克族、鄂伦春族等民族在出猎前都要举行祭祀仪式,在狩猎时也都有具体的禁忌。如,忌打怀患、产患孵卵动物;对于正在交配的动物、正在哺乳的动物忌捕杀;忌在春天狩猎,对于危害庄稼、草场、牲口、林木、水源的动物多打。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孙九霞]旅游对目的地社区族群认同的影响
下一条: ·西藏召开《唐卡分类》地方标准讨论稿内审会
   相关链接
·[冯王玺]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学术二十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的实践路径·[韦成]桂西北民间禁忌文化的实践逻辑与乡村社会秩序建构研究
·[那仁毕力格 萨其拉]古代人禁忌习俗多样功能探源·[毛巧晖]多元喧嚣与20世纪80年代民间文学的转向
·[黄艺兰]晚清民国时期伐树遭报故事的“祛魅”与“复魅”·[张跃]春节在云南少数民族中的共享性意义
·[邱婧]20世纪50年代西南少数民族民间文学作品的改编与重构·[邵文苑]《奢香夫人》演变的启示
·[陈传志 米高峰]“一带一路”背景下新疆少数民族民间文学动漫化发展策略探析·[巴莫曲布嫫]走向新时代的中国少数民族民间文学
·[毛巧晖]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与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的发展·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少数民族事业发展协同创新中心举办“非物质文化遗产蕴含的中华文化基因”学术研讨会
·[杨李贝贝]副文本中的文艺边疆·[孙立青]新媒体语境下少数民族非遗传承人媒介呈现的问题与对策
·[普泽南]1950年代西南边疆民族地区电影放映述略·[段淑洁]云南少数民族孤儿娶妻故事的类型研究
·[毛巧晖]承续与超越: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中期神话研究·[任志强]危险的愉悦:作为“替罪羊”的狐与妓
·[罗婷]我国少数民族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保护现状及云传承机制研究·[高健]神话王国的探寻者 ——李子贤神话研究评述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