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历史记忆

首页民俗学专题跨学科话题历史记忆

[李铁晓]说唱版《清明上河图》:明代乐王陈铎和他的《滑稽余韵》
  作者:李铁晓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3-02-02 | 点击数:8383
 

  出身官宦世家

  却关注市井人物

  陈铎,字大声,号秋碧,别署七一居士,下邳(今江苏邳县)人,家居金陵,世袭指挥使。他工诗善画,尤精音律,时称“乐王”。作为明代中叶散曲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大家,他开拓了明散曲的一个新视野:关注市井人物及市井风俗。

  从自觉顺应时代潮流的角度来看,陈铎是一个洞察力较强、时代触角极灵敏的散曲作家。从宋元时期起,随着城市的进一步繁荣,市民阶层进一步扩大,重农抑商、贵劳心而贱劳力、热衷仕宦而鄙弃商贾的传统价值观,第一次受到了严重冲击,士大夫的行为方式和生活态度也开始表现出平民化倾向。到明代这种“崇俗”风气更为流行。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身为官宦世家的陈铎才可能放眼市井,以市井文人的视角写出前无古人的杰作。

  在陈铎的《滑稽余韵》中,第一次用散曲形式全方位地将手工业者、工商业者、市民阶层等众多底层人物形象展现于世人面前。“它突破了昔人写俗情限于青楼韵事的狭小范围,而扩展到市井细民谋生营利之事;所写市井人物也不限于妓女、鸨儿、弹唱者流,而广泛涉及市肆商场中诸种角色,尤以工匠商人居多,这是一轴真实展现明代中叶经济初兴时期纷繁斑驳的市井风俗长卷,一排生动展示当时市井众生面貌的系列群雕。”

  百余首小令

  实录当时底层生活

  说起来,陈铎一生著作很多,还包括《秋碧乐府》、《梨云寄傲》、《月香亭稿》、《可雪斋稿》等,但这些基本都是写男女风情和闺怨相思的,缠绵幽怨的居多,甚至带有些色情成分,语言是“流丽清圆,丰藻绵密”,内容则无甚可取。而成就最高、影响最大、赖以传世之作则是他的《滑稽余韵》。

  《滑稽余韵》中的141首作品,同陈铎其他小曲风格截然不同,广泛而真实地反映了明朝中叶以来逐渐繁荣的城市生活面貌。陈铎长期生活在南京,对南京市井生活状况很熟悉,他把形形色色的商肆店铺、三教九流,都写入散曲中,而且表述口语化,夹叙夹议,或褒或贬,态度鲜明。

  在陈铎笔下,最有时代气息的莫过于那些小手工业者也是最早无产阶级的群像。明中叶,在富庶的江南地区已出现了资本主义关系萌芽,大批农民涌入城市谋生,成为被雇佣的对象,被认为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无产阶级。陈铎没有因为他们从事“鄙事”、“贱业”而对他们不屑一顾,他赞扬他们的手艺,也同情他们的辛苦劳碌。

  如在《机匠》一曲中,陈铎用明白通俗而又不失幽默风趣的语言描绘出了机匠们的困窘:“双臀坐不安,两脚登不辨。半身入地牢,间口啖荤饭。逢节暂松闲,折耗要赔还。络纬常通夜,抛梭直到晚。糨一样花板,出一阵馊酸汗;熬一盏油干,闭一回瞌睡眼”。

  同样辛苦的还有铁匠们,他们是“锋芒在手高,锻炼由心妙。衠钢煨的软,生铁抟的燥。彻夜与通宵,今日又明朝。两手何曾住,三伏不定交。到处里锤敲,无一个嫌聒噪;八九个炉烧,看见的热晕了”。

  在《滑稽余韵》中,还可以看到很多这样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生存状态。如《烧窑》中,烧窑人“能印烙土泥手艺,惯陶甄砖瓦功勋,黄河水难洗遍身黑。则除是换个脸,则除是蜕层皮,又怕性和心医不得”。《挑担》篇中,挑担人同样只能“麻绳是知己,扁担是相识。一年三百六十回,不曾闲一日。担头上讨了些儿利,酒房中买了一场醉”,而且尽管“肩头上去了几层皮”,还是会面临“常少柴没米”的困窘。

  从这字里行间可以看出,陈铎对靠自己辛勤劳作谋生的普通民众所经历的艰难苦痛充满同情和肯定。这一点对于传统的士大夫阶层来讲,是尤为难能可贵的。

  更难得的是,陈铎看到了在底层人民群众终日劳累却食不果腹、衣难蔽体,挣扎于水深火热的同时,却有些人倚身公门,仗着官府淫威,飞扬跋扈,鱼肉乡民。《门子》是“描眉掠鬓精神,铺床叠被殷勤,献宠希恩事因。虚名承认,看门那里看门”;《牢子》是“当官侍立公堂,归家欺侮街坊,仗势浑如虎狼。军牢名项,一生那到监房”;还有《巡栏》人,“通识各色牙行,能缉漏税钱粮,常吃无名酒浆。诸般阻挡,瞒官却放猪羊”。

  这些画面与杜甫所感叹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殊途同归,都是封建社会黑暗现实的缩影,杜诗被誉为“诗史”,那么陈铎这些实录当时社会百态的散曲作品就可以称为“曲史”了。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新网-南京日报 2013年02月01日 15:32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王明珂]历史事实、历史记忆与历史心性
下一条: ·[陈金文]民间文学中的历史记忆
   相关链接
·张曦:《民族走廊与地域社会:羌族社会·文化的人类学思考》·[赵世瑜]历史民俗学
·通告║ “历史民俗学与社会史:理论与方法”跨学科国际论坛·[彭伟文]社会的民俗、历史民俗学与社会史
·“人神比邻:北平城的神性空间”的北大博雅讲坛在北京举行·一篇农谚 让你读懂二十四节气
·[许辉]历史民俗学视野下的汉唐风土记·[吴钩]宋:一个站在近代门槛上的王朝
·[徐美洁]拿什么来填地域差别的“坑”·[萧放]腊日与“报信儿的腊八粥”
·京津冀文化协同应从何处入手·[龙晓添]“历史”研究路径探讨
·董晓萍:北京作为学术之都所具备的条件·萧放:胜芳现象值得关注
·堕民切口:挖掘尘封在历史的记忆·第四届海峡两岸民间文化论坛暨中国地域民俗文化研究中心成立大会在牡丹江召开
·中国地域民俗文化研究中心在牡丹江市成立·中国地域民俗文化研究中心在牡丹江市成立
·张勃:《唐代节日研究》·台湾大学公开课:中国传统生命礼俗 (网易公开课)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