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申遗与保护

首页民俗与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申遗与保护

刘德龙:坚守传统与改革创新并行不悖
  作者:记者 苏锐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9-17 | 点击数:4790
 
 
产品生产与艺术品制作
 
刘德龙表示,时至今日,人们日常生活需要的产品生产,基本上全部采用了机器化生产,而不少并非社会发展和所有民众日常生活必需的艺术品,其生产方式,则保留了几十年、几百年来使用的原材物料和纯手工艺加工制作的传统。机器化生产的产品单一、趋同,缺乏个性,缺少文化内涵和艺术特色,主要是满足人们的日常生活必需,而很难达到提升生活品质的目的。手工技艺所生产的艺术品则更多地蕴含着人的自然性、社会性、地域性与历史性,文化内涵丰富,艺术品位高,更注重满足人们高雅生活情趣的需求。
在人们满足基本物质生活需求之后,总是对艺术品的需求不断增大,而且对艺术品的制作技艺也越来越关注,最终使传统手工技艺在当今社会生产中占有了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这也是非遗保护的目标之一。
他表示,生产性保护是对传统技艺的传承与保护,并不是要求艺术品的制作过程要“纯手工”,极力排斥其他工具,而是强调要守住手工技艺的核心技艺,就是最能体现劳动者创造力、智慧、能力,以及它的文化历史积淀的那一部分技艺。
“在艺术品制作的过程中,为减轻制作者体力消耗,同时也不影响作品品质的生产环节,当然可以借助工具生产,这样能大大提高生产效率与产量。但是在一些跟人的情感密切结合,在造成其差异性的部分,在人的智慧可以有所伸展的部分,应该高度保持其手工性,唯有如此,才能保证人的智慧与手工技艺的优点得以完美体现。”刘德龙说,艺术品制作过程与日常生活产品生产过程中的最大不同,在于核心技艺均由人工完成,这是手工劳动最重要的价值所在,也是非遗的生产性保护的重心所在。对此,有的放矢地进行保护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传统工艺与现代工艺
 
刘德龙指出,改进传统工艺,充分挖掘传统工艺品的实用性与艺术性的潜力,使之与现代社会的需求相一致,并最终成为领导潮流消费的新坐标,是生产性保护亟须解决的问题。
传统工艺与现代工艺虽各有优劣,不过传统工艺在与现代工艺的市场竞争中劣势明显,传统工艺耗时多、产量小、价格贵的缺点掩盖了其艺术水平高、文化内涵丰富等诸多优点,如果不能及时改进,得不到社会的接受和消费,那么传统手工艺者自然就不能再满怀热情投入到创作当中,传统工艺将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如何在当代社会为传统工艺找到发展的契合点显得特别重要:一是走精品化路线。国家级非遗名录东昌葫芦雕刻艺术享誉国内外,代表性传承人对作品品质要求很高,每年创作的作品数量并不多,但件件都是精品,每件均以几万元的价格被收藏家买走,高昂的价格是对其艺术品质的肯定,同时也是对传统手工技艺的肯定。二是走大众化路线。传统工艺源于民众生活实践,泥塑、面塑、剪纸等传统手工艺深受普通民众的欢迎,在民间有深厚的群众基础,随着传统工艺知名度的不断提高,更多民众会对其产生更加浓厚的兴趣。三是走市场化路线。肥城桃木雕刻在首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上两天就接到了四五百万元的订单,通过本次博览会彻底打开了在国内的市场,为肥城桃木雕刻的传承与发展提供了良好机遇。其实年画、石雕等传统工艺都有旺盛的市场需求,走市场化路线,才使其文化内涵和技艺价值得到更多消费者的认可。
“传统工艺与现代工艺相比,各有优劣。不过目前来讲,尽管传统工艺劣势明显,随着生产性保护的不断深入,传统工艺的知名度会不断得到提升,相信也会迎来发展的春天。”刘德龙说。
“文化的生产与传承从来就不能急功近利,更不能单纯追求经济效益。它需要的是坚守、耐心,甚至是对文化的一种执着。”刘德龙指出,在非遗保护过程中,必须注重其文化底蕴,充分把握生产性保护中的人文内涵。生产性必须服从保护传承的需要,开发决不能改变非遗的内涵,不能一味求大、求全、求新,而是要尊重历史和传统,尊重已经形成的生产方式与销售渠道,坚持传统工艺流程的整体性与核心技艺的本真性,绝不可随意改变非遗的传统生产方式。传统工艺的产业化并非绝不可取,但必须坚持传统工艺的本真性与完整性,切不可将“生产性保护”误读为只讲“生产”,而置“保护”于不顾。
(原文载于《中国文化报》2012年9月14日)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乌丙安:非遗保护切忌急功近利
下一条: ·[马知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田野思考
   相关链接
·[李世武]视觉文本与史诗口头文本的互文性·刘先福:《个人叙事与地方传统:努尔哈赤传说的文本研究》
·[赵晓涛]“越人好事因成俗”:广州蒲涧节(郑仙诞)传统民俗活动源流述论·[王丹]生活歌唱与仪式表征:清江流域土家族人生仪礼歌研究
·[张云林]建国70年来传统苏绣发展路径回顾·[张岩松]非遗保护背景下红原藏区民族传统体育活动的传承与发展
·[张兴宇]乡村公共信仰礼俗中的分合传统与自治实践·[张淇源]主体互动视角下的民间传统新诠与习得
·[张娜]后工业时代手工艺文化重构逻辑条件及其路径研究·[张君]隐性知识视角下黎族传统手工艺传承反思
·[张隽波]传统节日及其符号在手机海报中的视觉传达·[张建芳]贵州仡佬族传统村落沈家坝调查报告
·[谢芳]地方文化传统的再建构·[萧放 何斯琴]礼俗互动中的人生礼仪传统研究
·[仵军智]传统技艺类“非遗”的生产性保护与市场开拓研究·[吴昉]变与不变:传统手工艺的媒材转化与融合
·[王新艳]传统海洋民俗促进渔村振兴的内在逻辑·[王宪昭]论神话的民俗学阐释功能
·[王喜根]“空心村”呼唤“文化商人”·[王娜]浅析手工技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