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十届代表大会暨2022年年会开幕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献寻踪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献寻踪

湖南现失传古苗文 石刻文字用于苗民起义祭祀
  作者:黄莹 胡亚妮 邓万里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3-09 | 点击数:5022
 


从石块上拓下的古苗文。李庆福供图

  “这是一个改写历史的重大发现,改变了史学界一直以来认为苗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定论,能与女书相媲美!”

  记者黄莹 通讯员胡亚妮 邓万里

  “不用争论,这肯定是苗文。”昨日,正挨个对一批奇怪文字进行研究的中南民族大学教授、少数民族文字专家李庆福激动地对记者说,“这是一个改写历史的重大发现,改变了史学界一直以来认为苗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定论,能与女书相媲美!”

  5天前,李庆福受湖南省文物部门之邀,赶到城步苗族自治县,与当地专家一起进行文物考察。他面对的谜题是——一批藏在深山中,写满“天书”的大石块。文物部门怀疑,这些无法辨识的文字是失传已久的苗文。

  李庆福回忆,发现石刻群的城步县丹口镇陡冲头村,地势险要,12块刻满文字的大石块或立或倒分布在山坳中。“雨很大,但字都能看清,多的一块刻了上百个”。

  【揭秘】

  石刻古文为何认定是苗文?

  苗民起义祭祀所用

  专家组通过测定石块上生长的古树树龄推断,石刻产生年代在清朝。同时,石刻的位置正处于历次城步苗民起义核心地带,距起义军设在龙家溪的老营仅一山之隔,距绥宁黄桑坪苗王古国遗址十几公里。而清代乾隆年间,正是苗民起义最频繁的时候。专家由此断定,石刻上的文字与苗民起义有关。

  这些石刻均取材当地,字面朝东,背对观音山,应是苗人或苗民起义军向西面山进行宗教祭祀的遗存。由于石刻藏身于海拔较高、交通偏僻的南山山腰,故得以保存至今。

  根据清代《峒溪纤志》中的苗文记载,以及当地老木工记数用的简单苗文,专家得出初步结论:这些文字正是失传了两个半世纪的古苗文,为清代乾隆年间留下,内容应与苗民或起义军宗教祭祀有关。“作者肯定是苗族‘师公’(懂文字的知识分子)。”李庆福说。

   【谜团】 

  石刻苗文到底何意? 

  内容正在破译中

  据考证,这些文字与汉字、女书等均有所相似,且明显受到汉文化影响,如繁写的“乾”、“陈”等,苗汉几乎一样。但是,这些文字之间没有标点标注,还夹杂有怪异的图案或符号。

  李庆福告诉记者,他正根据清代文献研究苗文的创字规律,再以此对石块上的苗文进行翻译。“估计需要一段时间,但应该能破译”。

  据介绍,留存至今的摩崖石刻大多属于汉族,少数民族多只有岩画留世,这次发现的少数民族大型摩崖石刻群还是第一处。“一直以来,苗族有文字只是个传说;这次终于找到了实物印证,证实了苗文的存在。这是迄今为止,国内首次最大规模的苗族文字发现,对我国苗族文化研究有着重大意义。”他说。

  【背景】

  苗文为何失传?

  湮灭于清代战火

  据文献资料记载,古代苗族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历经数千年5次大迁徙。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城步爆发了长达3年之久的苗民大起义,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这次起义中,苗军运用苗文印制了大量的文告、手札、书信、印信和图章,这些苗文字“形似蝌蚪,似篆非篆,毫无句读可寻”,只有苗军能识。起义军被剿灭后,乾隆皇帝下旨全面销毁苗文,且禁止学习和使用。此后,城步苗文在湘桂黔边区逐渐消失,至今未有传承。

  【缘起】

  砍柴少年首先发现

  苦守20年终揭秘

  据了解,城步“天书”石刻,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即被人发现。首位发现者,是一位名叫黄周凡的当地中学生。一次,他放学后上山砍柴,累了就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当他拨开石头上的杂草,一些奇怪的刻痕露了出来。直到参加工作,他一直带着对石头的疑问四处求证,甚至写过一篇《城步惊现天书》的文章,但均未引起重视。去年5月,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中,他将这一情况告诉普查的工作人员,后经邵阳市文物局研究,初步推测是十分罕见的苗文。

 

  文章来源:中新网-长江日报 2012年03月09日 08:47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华林 谭莉莉]西南少数民族石刻历史档案保护技术研究
下一条: ·《布法词典》:湮没在岁月里的布依族文化百科全书
   相关链接
·[冉小芳 左红卫 王耀萱 龚光平]乡村振兴视阈下剑河苗族剪纸的传承发展研究·[刘海平 李琳]巴赫金狂欢诗学理论视域下的城步苗族庆鼓堂
·[赵燕]非物质文化遗产中传统节日在政府保护下的变迁·[张洁]乡村振兴背景下文化的再造
·[扎西卓玛]中国传统村落中的非遗探究·[苏明奎]文学与记忆:苗族口头文学《仰阿莎》的跨媒介书写
·[钱寅]论礼俗传统中祭祀与婚姻的关系·[徐仕佳]琉球王府的时间想象:以祭祀仪式择日为例
·[韦柳相]苗族“亚鲁王”史诗程式化分析·[史耀增]陕西省合阳县东雷村上锣鼓调查
·[严曼华]身份认同与情感共振:朝山进香群体的祭祀圈研究·[胡琳]灾害叙事与埋岩习俗的文化阐释
·[何佩雯]苗族民间叙事中的灾害母题表述研究·[何佩雯]苗族民间故事中的灾害伦理
·[郑宇 胡梦蝶]云南苗族山岳文化变迁与生计方式演变·[张多]一个仪式的两次节庆:哈尼族“阿倮欧滨”祭祀的节庆再造
·[柴慧霞]甘肃庆阳北石窟寺戏台考述·[张梅]论民间信仰与闽台社会
·[王蔓蔓]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重阳祭水大典田野调查报告·[石寿贵 石维刚]浅谈苗族的赶秋节文化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