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时评杂谈

首页动态·资讯时评杂谈

[郭文斌]把孝变成一种时尚
  作者:郭文斌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12-12 | 点击数:3175
 

  中国人讲究四世同堂五世同堂,从四世五世同堂中追求天伦之乐。中国人的逻辑顺序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先齐家,然后治国,再平天下,是这么一个顺序。它讲共体。所以儒家的那个“仁”字是“两个人”,什么意思?在我看来,就是干任何事的时候都先想到别人,如果儿子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能想到父母这就是仁,父母做任何事情的时候能想到儿女,还是仁。最后,不但想到父母,还想到非血缘关系的人,就是真正的仁了。

  在古代,哪个县要是发现一个逆子,县长要把城墙砍去一角。为什么?他没有教育好这一方人民,以此忏悔,以此警示。一个社会把孝如此公约,如此维护,哪一个儿女敢不孝敬父母?

  现在,孝之所以式微,一如诗经所云,“式微式微,胡不归?”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们把孝狭隘化,肤浅化。大孝是什么?建功立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让父母觉得脸上有光、开心。而现在软硬件都出问题了。硬件方面,没有祠堂了。祠堂是什么?是家族资质。一个人,如果他不好好做人,作奸犯科,被双规,将来就没有资格进入祠堂。没有资格进入祠堂是什么概念?意味着他的亲族系统在这儿断代,意味着他的后代将来没有脸面进入祠堂。想想看,一个人在祠堂找不到祖父、父亲的牌位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所以仅仅凭着祠堂这个天然的教育场所,好多人都不敢做坏事了。为什么过去有家谱?家谱是什么东西?它有什么功用?它是天然的教科书。祖上的光荣被一路记录下来,一路传诵下来,对后人当然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激励,它是一个天然的传承。

  所以在过去,孝是一个道德总部。我们常说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而一杯水中包含着多少滴水?我们每天又要使用多少水?如果以滴计量,那真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些以天文数字才能计算的水的恩情,我们一辈子都报答不完。

  父母是养育。如果我们把养育我们的一切视为我们的父母,那么这个父母可以说是整个宇宙。因此,培养一个孩子的孝心,其实是培养他对整个宇宙,整个大自然的一份感恩和敬畏。就拿普通的一天来说,我们要活下来,需要粮食、水、空气、电、温度、空间、时间,等等。

  因此古人从孝着手进行道德建设,真是太聪明了。过去讲举孝廉,其实孝和廉是统一的,如果一个人真有孝心他就会有廉心。他知道粮食来之不易,知道粮食是养活我们的,所以不敢浪费。反之,如果一个人不廉,那么他就不是一个孝子。不尽孝就是一种浪费,贪污就是一种浪费。

  最大的节约是道德的节约。如何重建孝的体系,我觉得至少应该从三个方面做起,第一,社会主体或者说政府要有一个倡导,选用干部、公务员、评选文明城市,应该把孝作为第一指标。一个孝顺的孩子他不会学坏,不会杀人越货,不会去犯罪。一个孝的孩子他不会浪费光阴,他一定会好好学习。一个孝的孩子他不会给父母丢脸,当然会做一个好的公务员。就拿评选文明城市来说,如果把孝的风气作为第一指标,如果一个城市出现了一个不孝顺的孩子,评委会则一票否决,那会对政府和社会一个怎样的督促?第二,孝的教育要跟上去,特别是学校教育要跟上去。现在的学校唯分数论,唯高考论,老师平常给孩子只讲考高分,很少有老师给孩子讲孝道。孝应该进学校,把它作为一个评价学生文明程度的指标。因此,在孝道大断层的背景下,要想恢复孝,制度应先于引导。第三,整个社会要行动起来,化民成俗,把孝变成一种风尚。以孝敬为美,以孝敬为乐,以孝敬为荣,以孝敬为风尚,要追就追孝敬星。当孝成为一个民族的美德和高度,你想那个民族怎么会不其乐融融?小家是大家的一个缩影,是大家的一个细胞,当一个小家其乐融融,那么无数个其乐融融最后会变成一个大的其乐融融,那就是和谐社会。

 

  

  文章来源:中新网

上一条: ·百年老宅拆迁 继承引发后人纠纷
下一条: ·董树人:北京方言像胡同一样消失很快
   相关链接
·[庄孔韶]金翼山谷冬至的传说、戏剧与电影的合璧生成研究·[邓伟民]清新赣腔 时尚赣调
·[段永升]龙头棺罩葬具的文化渊源与文化心理探析·[何彬]隐居民俗与孝道
·[孙英芳]论中国民间宝卷中的道德规劝·[张润平]祖神信仰与孝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体系
·[吴保和]花木兰,一个中国文化符号的演进与传播·[萧放]孝文化的历史传统与当代意义
·百名学者齐聚湖北探讨孝道文化·重阳与亚洲孝道文化国际论坛暨国际亚细亚民俗学会第十五次学术大会:会议议程
·人民日报:法律要为年俗留下空间·[岳永逸]孝道的吊诡:老无所乐──忧郁的民俗学札记之十三
·坚守传统触摸时尚 海外春节走出华人圈显“国际范”·人民日报:警惕文化的“过度商业化”
·中秋节打上时尚印记 年轻人赋予传统节日新魅力·广州七夕文化节 乞巧作品欲跟时尚学定制
·彝族服饰大赛“风尚盛典”晚会侧记·[任大猛]两千年前长沙清明时尚风
·变还是不变 元宵节在传统和时尚之间变迁·中国传统民族服饰:国际时尚“激活”古老传统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