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献寻踪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献寻踪

[大滨彻也]档案能再现我们社会的记忆吗?
  作者:[日] 大滨彻也   译者:赵丛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9-03 | 点击数:31366
 

  1

  每当我想起“档案”---这个被描述成“记忆的殿堂”的词时,我就想起在我小时侯母亲经常讲给我的一个儿童故事“尼尔斯骑鹅旅行记”(1906-1907)。据说写这个故事是为了保证瑞典人民回忆起在20世纪初叶,瑞典面临俄国统治威胁,从一个农业国家向工业国家发展的时期已经丢失的记忆。同时据说写这个故事是为了提醒这片土地的瑞典人民,他们生活过的地方和对其土地的记忆。应瑞典政府的要求,作者SelmaLagerlof(1858-1940)创作了“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一个描述了瑞典历史、地理和文化的各个方面的故事,它面向这个国家的所有民众,不论其阶层。淘气的孩子尼尔斯不喜欢去教堂和学校,喜欢虐待动物。作为惩罚,一个小精灵对其下了咒语,把他变成一个拇指大小的小矮人,然后他跟着一群迁徙的野鹅周游了瑞典的各个角落。随着他年龄长大并且从旅行中学到大量精神上的东西,咒语解除了,他回到了人间。

  尼尔斯的奇遇带领瑞典人民重新找回瑞典人民的的记忆,人们看到他了解到国家各个地区的人民的生活并且长大成人。尽管尼尔斯的故事向瑞典人民描述的世界没有什么,只是一个20世纪的神话,他提出,当一个国家的人民分享同样的记忆时,国家可以再次活灵活现地展现出来。这个过程是相似的,如同古老的倭国变成日本和大和民族王室管理机构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这些思想在《古事记》(古代大事记录)和《风土记》(地方日志)中都有记载。

  这里提到的一个事实是为了使一个国家成为一个国家,他的人民能否分享同样的记忆,这是一个问题。这就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当社会的记忆通过国家的方式表现出来,它就被看作社会的精神财富,由这一代传给下一代,国家的故事也就被创作出来了。档案馆确切地是文件的仓库,可以唤醒和培养国家的记忆;同时档案馆作为知识的宝库和文件的保管地,可以用来回忆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今天,档案馆存在的理由是一个被考虑的问题,档案馆现在处在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2

  在古代,档案馆是国王或者寺院权利的象征,并且是保障他们权利的文件宝库。国王和教士通过垄断保存在档案馆的知识遗产来维持他们的统治。

  民众革命向普通人民开放了由国王、教士和官僚主义者垄断的知识,从而为国家开阔了新的眼界。档案馆被看作文件的储藏所,保障人民的权利并且使民众能够分享作为一名国家公民的记忆,因为他们记录了国家或者社会的活动并且由这一带传给下一代。鉴于这个原因,档案馆同时也是每一个公民坚定其爱国精神的地方。

  可以这么说,档案馆是衡量一个国家政治和文化生活成熟程度的标准。一个国家怎样保护和保管它过去的记录确切地是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尺码。

  档案馆,知识的宝库,往往会转变成由新型的教士阶层---“知识分子”或者“学者”们逐渐垄断知识的地方,尽管可以相信他们可以大大地向公众开放。随着时间的推移,垄断知识的这种趋势已经遭到严厉的批评,因为它与档案馆应该向所有公众开放的原则背道而驰。这种严厉的评论已经开始对提高档案馆的开放速度产生影响,因为利用人员在利用档案,提供其姓名时,他们自称他们是公民。

  不管怎样,信息革命正在困扰着当今的社会,受Internet和IC技术发展的鞭策,我们有能力拥有巨量的信息,档案馆允许每一个人利用他们拥有的档案和记录的原则使隐藏他们姓名的匿名利用者也可以使用他们。当今,泄露各种类型的个人信息甚至威胁着文明社会的存在。鉴于这个原因,尽管档案馆通过保障每个人对他们拥有档案和记录的权利来继续生存,但是他们现在不得不陷入这样一种处境,作为由国家和社会创造和培育的传递知识的档案保存地,他们无法帮助,只能作为记忆的宫殿,拒绝提供利用。

  为了生存,档案馆应该怎样为未来开辟道路,这种情况实际上已经作为一个问题被提出来了,并且政府把他们的预算已经被砍掉。档案馆怎样才能为他们自己建立一个新的环境,在这里国家的每一位公民可以证实他或者她的身份,回忆并且分享国家的记忆。

  3

  档案馆应该对国家或者公民、支持他们生存的用户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他们才不会把其目光转向新的教士阶层?为回答这个问题,档案馆不得不去确认哪些责任属于他们,并且作为保管档案的保管地,他们应该如何行使职责来保护人民的权利。档案馆必须防止权利失控,权利滥用,致力成为民主的堡垒,这样人民就可以建立一个开放的社会。

  信息开发能够形成一个开放的社会,只有当它与责任相结合时才是有意义的。为了履行档案馆的责任,它不得不准确地回答提出的问题。档案馆作为记录的储藏所,的确是一个能够培养对未来有洞察目光的地方,它保证证实政府的活动并且为未来政府提供看法。因此,就要求档案工作者---档案馆的保护者,不要把他们的目光只对准干枯的带有模式的历史文件和记录,而是培养他们把目光投向开辟历史新的篇章。

  今天,如果档案馆认为历史研究者只对研究过去感兴趣,并把半吊子历史学家作为他们最初的客户,可以说他们将迈出降级的第一步。鉴于这样的利害关系,有一个问题是:档案馆怎样看待明天的历史并且脱离过去,帮助政府提高在政策领域较高的行政效率和帮助企业、学校和其他科研机构针对各自的问题发展战略。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档案网 2008-10-13

上一条: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吉昌契约文书汇编》
下一条: ·锦屏文书:穿越五百年
   相关链接
·[黄龙光]祖先的鼓舞:彝族花鼓舞的身体叙事与历史记忆·[张成福]历史记忆、文化资本与国家级非遗
·[苏永前]作为对话场域的“神话/历史”:两种人类学的“神话/历史”之辨·[李丽楠]地景传递社会记忆的机制研究
·[邢莉]当代乡土社会神圣空间历史记忆的重构与族群关系的再生产·[黄彩文 于霄]地方节日的历史记忆与仪式表征
·[刘薇]怒族神歌中的历史记忆与文化传承·[毕艳君]青海多民族民间文学中的历史记忆
·[蒋帅]地名叙事的去污名化实践·[周阳]社会记忆视域下的“非遗”文化资本再生产
·[毛晓帅]作为日常交流实践方式的个人叙事·[杜琳宸]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
·[林继富]通向历史记忆的中国民间文学·[黄景春]黄道婆传说的当代建构及社会记忆转型
·[赵宗福]族群历史记忆与多元文化互动·[张成福 杜昭熺]历史记忆与地方性建构
·[梁爽]锡伯族的图像叙事与历史记忆·[宋鸿秀 高忠严]英雄人物的历史记忆建构与文化传承
·[毛巧晖 白蓉]地域秩序与社会记忆的表达·[陈金文]盘瓠神话:选择性历史记忆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