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文忠祥]土族民间信仰中的洁净观念初探
  作者:文忠祥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0-07-22 | 点击数:8178
 


 [摘 要]长期以来,土族民间信仰中存在“不洁”和“洁净”观念。本文在田野调查资料的基础上,论述了洁净观念中人与恶灵的关系、“不洁”和“洁净”的二元对立及相互转化仪式,并对其心理根源和社会功能作了探讨。

[关键词]土族;民间信仰;洁净观念;恶灵


 
E. Durkheim在宗教研究中将“洁净”与“不洁净”当作力量的两个对立变体,认为洁净是有益的,可以维护物质和精神的秩序,施与人类以生命、健康以及他们所敬重的所有品格;不洁净是邪恶与不洁的力量,它们制造了混乱,引起了死亡和疾病,成为亵渎神灵的蛊惑者。同时,二者之间可以互相转化。[1]据调查,在土族民众的信仰观念中,始终存在一种“不洁”的观念,这种观念影响着他们的行动和对于疾病、灾难等缘由的判断。与“不洁”相对应,土族民间形成独特的“洁净”观念。我们把土族民众关于“不洁”和“洁净”的信仰观念以及相关仪式、禁忌等统称为洁净观念,并进行探讨,以期抛砖引玉。
 
一、土族洁净观念中人与恶灵的关系
 
土族民间一般把导致不洁的因素称为“不干净的东西”(民和土族叫“毛亚麻”),被染上“毛亚麻”的人叫“阿容博尔桑光”(“被污染”之意)。本文用“恶灵”概称导致不洁的各种因素。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事象被认为是导致不洁的原因。死人灵魂尤其是非正常死亡者的灵魂,及由此演变而来的鬼灵,一些人家伺奉的“猫鬼神”[2],都被认为是恶灵,“死葬囊房”(丧家、产房)、坟地等空间,也能引起不洁。大致而言,“不洁”是沾染上“不干净”东西的结果,亦即沾染恶灵导致被污染。
土族民间认为,与神灵相关的空间、物品乃至于人物等都是洁净的,而与恶灵相关的空间、物品乃至于人物等都是不洁的,正常人一旦与之发生接触,会被污染而导致暂时“不洁”。恶灵进入洁净空间,粘附洁净物品,也会引起神圣空间、物品被污染,并导致相关人员的不顺、不适。因此,“洁净”与“不洁”的区别,实际上就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神圣、洁净的环境是否被恶灵污染,人与恶灵是否存在联系。
土族民众对于恶灵的态度,大都是敬而远之,尽可能地避让。可是,一旦被恶灵沾染,民间往往用一套独特的方法进行禳除。在土族人的观念中,对部分恶灵出言不逊会造成对它的冒犯,它会跟踪、粘附于人并导致不适; 经过一些恶灵长期逗留的地方(如坟地、发生非正常死亡的地点)时,会被恶灵粘附上身,引起人的不适,甚至“传说”(“传说”是人被恶灵粘附以后,在被沾染者浑然不觉的情况下,按照某恶灵的口气说一些胡话,诸如它是如何粘附上身、如何来的、想干什么等。有时候,被沾染者的声音、语调等都会发生改变,与恶灵的特质相符。在经过民间的“医治”让恶灵脱离被沾染者后,被沾染者恢复正常,而他对刚才“传说”的经过、内容一概不知)。有些恶灵不仅会引起被沾染者身体不适,生活不顺,还会使家宅不安,牲畜不正常死亡等。
对恶灵的冒犯、接触,导致恶灵对冒犯者、接触者的污染。这里,存在一种暗含的逻辑判断———恶灵对于人的污染,表现为使人病疼、经受磨难,恶灵在民间表现出一种“威严”和“灵验”。当被污染时,必须由被恶灵感染者经过诚心的祈求或者驱除,才能消除污染。经过长期的历史积淀和演变,这些过程逐渐从一种生活上的障碍演变为民间对恶灵的深深信仰。人们体验到恶灵的“魔力”以后,对它更进一步地信服、信仰,完成更高层次上的认知而“礼待”它,明确人与恶灵之间的关系,重建人与恶灵关系。在这里,恶灵虽然是虚构的,而人的行动则是实际发生的,是为周围人们所看到、感知的。当人们被恶灵沾染而产生紧张或恐慌的心理状态后,为了消除这种心理,探索出各种禳除方式。
 
二、土族洁净观念中的二元对立及相互转化
 
在土族洁净观念中,不洁和洁净作为矛盾的两面,对立统一地共存。土族对有形的生活空间的洁净与不洁的区分,从内向外依次延伸。土族家庭中,上房的中堂被认为是最神圣的空间,是供奉神佛的地方,也是最洁净的空间。而厕所等为相对不洁的空间,产房、丧家也被认为不洁。庄廓聚居构成土族村落的主要居住格局。庄廓的聚居区域是相对洁净的一个大空间,而外围的耕地、山野相对而言洁净程度要差一些。一个村落中,都有本村人明确的不洁地域(如经常火化死者的地方、坟滩等)。现在,对经常发生车祸等意外致人死亡的地段,也被认为是不洁的地方。如果在不长的时间内,同一个地点前后有两个以上的人意外死亡,那么,后死的人被认为是“死人拉伴”的结果。对于物品、人员是否洁净,也有明确的划分,如破鞋、内衣裤等认为是不洁的,去过产房、参加过丧事的人是不洁的,要进行一定的净化仪式,否则,禁止参与神圣的信仰仪式。土族认为,洁净的是安全、健康、有益于人的,不洁是危险、致病、有害于人的。因此,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消除不洁。在一定层次上看,不洁其实反衬或者暗示人的生活环境必须是洁净的、安全的。为了维持洁净、安全的生活环境,民间想出了一系列的办法。其中一种很有成效的办法,就是借助神灵的威力、超自然力量或者巫术形式。各种禁忌就是警告民众不要破坏洁净状态,如:不准向水中撒尿,否则会引起母亲乳房生疮;不准在水源处洗涤,否则会引起眼睛肿疼甚至失明;忌在道路旁大小便,否则眼睛会长疮,等等。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 民俗学博客-杏雨飞扬——文忠祥的个人空间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李建宗]民俗事象的嬗变与产业的开发
下一条: ·[王守恩]社会史视野中的民间信仰与传统乡村社会
   相关链接
·[朱家钰]一幅“孔圣人”外销画背后的信仰观念·[张梅]论民间信仰与闽台社会
·[张金金]“无份”与“有份”·[徐永安]“坐床”仪式:民间信仰与宗教中的“神灵转移”观
·[文忠祥]乡村振兴中民俗文化介入的可能性·[王新艳]传统海洋民俗促进渔村振兴的内在逻辑
·[王华]民间信仰的传播及其当代形貌·[贾国立]红河彝族尼苏人叫魂仪式
·[萧放]文化遗产视野下的民间信仰重建·[刘惠萍]民间信仰的正典化与现代化
·陈春声:《信仰与秩序:明清粤东与台湾民间神明崇拜研究》·[张志刚]中国民间信仰研究的几个关键问题
·[华智亚]热闹与乡村庙会传统的生命力·[周雪香]民间信仰与移民社会:以台湾的闽粤客家移民为例
·[刘目斌]社会组织、仪式实践与象征权威·[李翠玲]从结构制约到志愿参与:民间信仰公共性的现代转化
·[李俊领]近代中国民间信仰研究的理论反思·[李翠玲]从结构制约到志愿参与:民间信仰公共性的现代转化
·[杨丽 夏循祥]团山村俐侎人的信仰与变迁·中国土族“梆梆会”遗俗祈祷平安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