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会员之声

首页动态·资讯会员之声

田兆元:中国神话有系统
  作者:田兆元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7-03-25 | 点击数:8783
 


  说起中国神话,不少人就摇头,说:中国神话没搞头,都是些残丛小语,零乱而又没有体系,跟希腊罗马神话相差太远了。对于这样一种结论,我们先不说它对不对,只要看一看他们立论的基础就清楚了。

  人们现在所见到的希腊神话,主要是一本名叫《希腊的神话和传说》的书,分上下册,计有五十余万字,这规模够大,而表达也十分明晰,前后矛盾的地方不是太多。可是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就会知道,这本书是德国人斯威布于19世纪编写的,后来译成了英文。中译本的“后记”有这样几句话:“这一版本的特点是取材范围广泛,从多种不同的希腊文献中将凌乱复杂,矛盾歧出的希腊神话和传说加以整理编排,重述一遍,使前后贯串,形成前后相关的一个比较完整的体系。”稍有常识的人都会明白:希腊神话并不系统,是19世纪的人们把它整理了一番,才有了今天所见的这个样子,它远不是希腊神话的原貌,拿这个本子来讨论希腊神话,是不是会有些离谱?

  像斯威布这样整理古神话,我们中国也不是没有的。袁坷先生整理有《中国神话传说》上下册,字数达六十万,比斯威布的《希腊的神话和传说》篇幅还要大;要论其系统性,袁坷先生所述恐怕比斯威布所述还要强一些;至于故事情节,只要稍微读一读,就知道中国古代神仙们的行事也是一波三折,妙趣横生的。可有些人就是看不见这样一些显著的事实,固执地坚持斯威布的希腊神话整理本是系统的,而袁坷先生的中国神话整理就不是系统性的,这或许是月亮还是外国的圆在神话视野里的变调。

  我们只能说希腊神话和中国神话各具特色。像《伊利亚特》和《奥德赛》这种长篇巨制的史诗,在我国上古神话里找不到,但长篇巨制是不是意味着比中国神话更丰富呢?这就难说了。《伊利亚特》数十万言,所述仅是一场战争,尽管淋漓尽致,可神们就打这一仗出名,似乎又太单调些了吧?与之相比,中国神话中的战争则有很多,但一战的叙述篇往往数百字,有的甚至数十字,这就是两种神话的差异:叙述上希腊繁复而中国简约,而从内容看,又可说希腊单纯而中国丰富。

  在远古时代,氏族是神话的天然滋生场所,离开了氏族集团,神话就无从谈起。而古希腊罗马土地狭小,人民有限,虽然可说城邦林立,可比之中国上古时期的氏族集团可谓小巫见大巫。希腊神话后来趋向统一的以宙斯为中心的奥林匹斯山神系几乎概括了希腊神话的核心内容,但中国的上古神话不可能用一个神来统纳,多中心的上古神系昭示着中国文化的多元性,也铸就了中国文化的博大情怀。在中国,我们至少可以找到以黄帝为中心的西部神话体系,以帝俊为中心的东部神话体系及以太一为中心的南部神话体系。每一系统都有自己独特的风范,各有其至上神,各有其日、月神,且形态各异。如太一系中的日神为东君,穿的是“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英俊潇洒且勇猛无比;而帝俊系统的太阳神则是一群幼小的娃娃,是帝俊的妻子常仪生的,每天当妈妈的还要抱着这些娃娃在甘渊里洗澡,太阳神仿佛是一群弱不禁风的小宝宝。中国神话后来作为一统的努力,但这不能禁绝原先神系的继续传扬,各路神话并行发展,不同的神话交织在一起,其杂乱自是不可避免,而其浩博也无以复加。

  又,希腊罗马神话后来遭到了基督教的浩劫。当基督教传入罗马后,它立刻视原希腊罗马的神话为异端,古老神话的传扬遭到了神学领域自身势力的遏制,神话的发展近于停顿。漫长的中世纪,希腊罗马神话几乎淹没无闻。所以希腊神话只是在古代发出了一阵灿烂的光辉,不像中国神话绵绵不绝。中国社会虽有儒、道、佛诸教主宰文化,但它们都没有绝对的一神主张,相反,它们总是在不断收编民间神话扩充自己的阵营,尤其是道教,几乎把民间所传扬的种种神灵都纳入了麾下,而佛教也不甘示弱,把道教营垒里的神帅拉来作了护法,如关公就是一个典型例证。这样,正统的宗教不是跟民间宗教完全对垒,以教理禁绝俗神滋生;相反,它们是神话新的策源地,神们往往从庄严的宗教神坛走出来,重新沦为俗神。民众将正统的神系接过来加以改造,注入自己的价值观,成为一种新的造神途径。宋元以来许多看似跟佛教有关的民间宗教群体实际上是真正的宗教异端,他们创造的神话实际上是民众真正的精神食粮。这种不绝的神话传统正是中国神话不同于希腊的地方,中国神话时间上长跨度运作使它的阵营日益强大,不像希腊神话的生长期较为短促。

  我们这样说中国神话并无贬低希腊神话而故意拔高中国神话的意图,只是为了说明:中国神话有自身发展的逻辑,故而也就有自己独特的体系,说中国神话无体系,恐怕跟没有很好地研究有关系。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国古典文化论坛 2006-12-15 15:39:29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田兆元:中国人过年迎接财神 古今有变化
下一条: ·田兆元:临近的土洋双节不妨“两全其美”
   相关链接
·第五届中国神话学与西王母文化研究学术讨论会1号通知·[张多]重估中国神话“零散”之问
·[张多]抖音里的神话:移动短视频对中国神话传统的重构·[祝鹏程]“碎陶镶嵌的古瓶”:袁珂的中国神话普及写作
·[黄悦]论当代网络文学对中国神话的创造性转化·[王亚南]中国神话古史与“国家”传统
·[张多]新兴自媒体对中国神话资源的传播与转化·[刘雪瑽]再论程憬的中国神话研究
·[黄悦]当代网络文学对中国神话的创造性转化:回顾与反思·[白宪波]非遗项目分类保护若干问题探讨
·[钟宗宪]死生相系的司命之神·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神话资源的创造性转化与当代神话学的体系建构”开题论证会暨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
·[谭佳]反思与革新:中国神话学的前沿发展·[白宪波]“标准化时代”基层非遗保护若干问题探讨
·[杨利慧]世界的毁灭与重生:中国神话中的自然灾害·[刘雪瑽]百田弥荣子的中国神话研究
·[张志娟]马伯乐论中国神话·[杨利慧]世界的毁灭与重生:中国神话中的自然灾害
·[刘文峰]对传统戏剧传承保护若干问题的思考·[姚新勇 周欣瑞]“南方”的发现,双重二元对立话语逻辑,百年中国神话学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