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关于征集乌丙安先生题字、照片、讲学等活动资料的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刘锡诚]参加十部民间文艺集成志书全部出版学术研讨会有感
  作者:刘锡诚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10-15 | 点击数:4039
 

  

  由文化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等主办的“十部(民间)文艺集成志书全部出版总结表彰大会”于10月11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我虽然也收到了邀请,但考虑到自己不在受表彰的工作人员之列,故而不便去出席那天的大会。会议的第二天,即10月12日,在铁道大厦三层第14会议室,我参加了“十部(民间)文艺集成志书全部出版学术研讨会”之“民间文学组”的会议,一方面想见见一些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方面也要按规定(发言不超过8分钟),在会上作一个简短的发言。我的发言不是宏大理论,而是几点“感想”:

  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全部出齐了,是全国十万文化人和学人、花费25年的时间和精力,共同完成的一项巨大的、史无前例的大型类书。听了坐在主席台上的一些领导人的发言讲话,特别是周巍峙老部长的语重心长的讲话,不禁为之动容,感慨万端!25年,在一个人的生命史上,大约是1/3的时间啊!在该书完成之际,对于我来说,既感到自豪,因为我参加了开创时期的部分工作;又不无遗憾,因为自1990年元月起,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我离开了民间文学的工作岗位。但多年来“集成”始终是我的一个挥这不去的心结!

  (一)在我们欢庆胜利的时候,作为当年主持民研会工作和制定集成文件的负责人,我有责任说出一些历史真相,除了那些载入扉页的名字外,不要忘了还有几位老前辈的功劳。他们是:(1)当年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临时领导小组组长、小说家延泽民,是在1983年4月17日他所主持的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的工作会议上,对酝酿已久的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的编纂计划作出了正式决定;(2)文化部原副部长丁乔,是他为我们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的官方文件(即文化部、国家民委、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808号文件)签了字,然后由文化部民族文化司这条线颁布下达,才使启动“集成”普查和编纂工作成为可能,才有今天的这样辉煌成果。古训有言:吃水不忘掘井人呀!他们都是三套集成的掘井者!(3)我们尊敬的周巍峙部长。由于民研会主席周扬于1983年卧病住院,必须设立常务副总主编主持其事。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书记处组建之始,提议并经法定程序通过,由周巍峙和钟敬文两位任常务副总主编;其顺序如是。周巍峙同志兼任民间文学集成编委会的第一副常务总主编,一是避免了民间文学领导圈子里的意见纷争,使工作得以顺利进行;二是使民间文学三套集成比较顺利地纳入由文化部和艺术科学规划办牵头的十部民族民间文艺集成的行列,而这是其他人谁也无法替代的。

  (二)有同志说,“三套集成”是“空前绝后”的。我也赞成这说法,但还稍有点保留。民间文学赖以存在和流传的社会条件发生了和发生着剧烈的变化。有些民间文学发生了变化,有些民间文学如今已经消失了。如在世界上见于记载最早的毛衣女故事,江西省联系两次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因为他们没有提供出现在流传的故事文本,故而在国家非遗专家组讨论审查时,两次都没有通过,尽管他们非常希望进入名录。我想,无非有两种可能:一是当地政府没有到民间去调查采录;二是民间已再没有这个著名故事的流传了。因为我自己没有调查,又没有看到申报者的调查报告,故难作决断。接着上面的话题,民间文学不可能再回到80年代的样相了。但这也不是绝对的。譬如自2006年启动的政府主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程”所进行的普查以来,又出版了许多新收集的作品,尤其是传说,这些新收集采录的活态的材料,大大地弥补了80年代“集成”普查时的不足或疏漏。据我所见,辽宁沈阳于洪区发现的锡伯族故事家何钧佑老人及已经搜集出版的《何钧佑锡伯族长篇故事》(60万字,辽宁人民出版社2009年8月)和贵州麻山地区紫云县发现的西部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演唱歌师黄老金),都是21世纪的新发现和新成果!何钧佑的长篇故事,记述了从鲜卑先民到拓跋珪时代的氏族发展历史,其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是以往发现和搜集到的锡伯族民间文学作品无法比拟的,在锡伯族文化史和文学史上带有开辟新纪元的意义。苗族三大方言区,过去发现的苗族叙事作品,大都属于东部和古歌,而今在西部苗族方言区发现和正在采录的《亚鲁王》,如果确认是苗族英雄史诗的话,那将是一件具有重要意义的发现,英雄史诗不仅在北方民族中流行,而且在南方的少数民族中也有,我们的文学史和文化史将不能不因此而进行改写!

  (三)2000年,我在江苏第五次民间文学理论讨论会上发表过一篇讲话:《对“后集成时代”民间文学的思考》,一度引起了民间文学界的关注,现在“集成”已全部出齐,历时1/4个世纪的巨大文化工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如今正式进入了“后集成时代”!现在我们要思考的,是如何面对“后集成时代”。把过去没有条件纳入的史诗集成做起来,继续完成集成的数字化,都是无可逃避的责任,更重要的,是如何加强对“集成”所提供的民间文学资料的研究和阐发。进入21世纪以来,新国学的声浪益高,阵势益大,新国学家们鼓吹中华民族精神(或中华民族文化精神)是“和合”,是“中庸之道”。“和合”是儒家提出的为人之道,而儒家的思想并没有深入到全体民众中去,下层民众,特别是少数民族的民众,并没有都受到儒家思想的熏染,更没有都接受,因此把儒家的思想观念说成是中华民族或中华文化的精神,是不能成立的。而真正的中华民族精神或中华民族文化精神则蕴藏在亿万老百姓的民间文学、民间文化之中,那就是:“生生不息”,“自强不息”!我们要加强研究和阐释、宣传,为民族、族群、平民百姓争取文化平等!“文化平等”,不仅是“五四”文化先锋和先贤们当年的文化啊和政治理想,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近年来大力倡导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精神核心之所在。我要说的是:我们这一代人,特别是在座的和不在座的年轻一代的文化人和民间文化学人们,任重而道远!

  2009年10月13日

 

  文章来源:刘锡诚民间文化论集 2009-10-14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马学良]满族文学宝库的一颗东珠
下一条: ·[刘厚琴]家族文化研究的新成果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