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中国民俗学会2021年年会圆满闭幕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满全]蒙汉史传文学叙述模式之比较
  作者:满全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10-13 | 点击数:11547
 


  内容摘要:历史是一种集体记忆,对往事的一种叙述方式,也是精神的资源和思想的源泉。文学不仅担当者关注现实的责任,还有承担着思考历史、叙述历史的重任。本文从叙述策略、叙述程式方面,对蒙古族史传文学与汉族史传文学叙述模式,进行了比较研究。

  关键词:蒙古族史传文学 汉族史传文学 叙述模式

 

  历史是一种集体记忆,对往事的一种叙述,也是精神的资源和思想的源泉。文学不仅担当关注现实的责任,还有承担着思考历史、叙述历史的重任。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历史情感为一切文艺的永恒主题,是文艺的原料库。所谓史传文学就以文学的形式书写、传播历史的一种文学样式。

  蒙古族史传文学文本主要有两类,即:一是记录帝王贵族的史传文学文本,二是记录高僧活佛的史传文学文本。蒙古语中有诸多“tobqiyan”(脱卜察安)、“tobqi”(脱卜赤)、“togvji”(脱果吉)、“toli”(桃丽)、“erige”(额日格)、“teuhe”(脱赫)、“domog”(道木格)、“chsdir”(释斯忒力)、“chdig”(察达克)、“namdar”(纳木忒力)等术语均与史传文学有关。历史撰写的文学化和文学创作的历史化,这是每个民族的历史叙述和文学创作中常出现的普遍现象。所以,蒙古族史传文学与汉族史传文学中存在着可比性。

  一、叙述策略

  史传文学的叙述策略来自于叙述对象。叙述者的态度取决于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因为,人类历史就是帝王、贵族和君主的历史。意大利社会学家维尔弗雷多·帕累托在其《普通社会学纲要》一书中系统地阐述了精英阶级理论。所谓“精英”,就指社会上最为杰出的人才,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精英是指那些在各种活动部门中得到最高指数的全部人员,如君主、律师、大盗等等。狭义的精英是指处于特殊地位的统治者,如部长、参议员、众议员、上诉法院院长、将军等等。精英阶级的构成及其地位不是恒定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中个人的升迁或沦落都可能发生,而社会的平衡状态则会在这种变动中得以维持稳定。这是帕累托提出的“精英阶级的循环理论”。精英阶级的循环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精英被非精英所取代,即下层阶级产生的优秀分子会聚集起来,通过暴力或其他方式去取代上层阶级或其中的某些低劣分子。另一种是一个精英被另一个精英所取代。在帕累托看来,人类的历史是埋葬贵族的坟墓,是少数精英轮回更替的舞台。

  (一)神圣化和合法化相结合的叙述原则

  蒙古历史是帝王的历史、黄金家族的历史,这是蒙古族史学家们对民族历史的一种解读方式。蒙古族文人当中早已确立并流传了“黄金家族为主线”的历史叙述思想和写作范式。

  帝王、贤人、君主、圣人、勇士是蒙古族史传文学文本中的核心人物,民族的经验、命运、遭遇与他们的个人经历息息相关。文人们叙述帝王、贤人、君主、圣人、勇士的丰功伟绩时,常常运用神圣化或合法化叙述来证明,或炫耀、彰显他们的非凡之处。这也许是祖先崇拜和英雄崇拜的另一种表现方式吧。

  太祖法天启运圣武皇帝,讳铁木真,姓奇渥温氏,蒙古部人。太祖其十世祖孛端义儿,母曰阿兰果火,嫁脱奔咩哩犍,生二子,长曰博寒葛答黑,次曰博合睹撒里直。即而夫亡,阿兰寡居,夜寝帐中,梦白光自天窗中入,化为金色神人,来趋卧榻。阿兰惊觉,遂有娠,产一子,即孛端义儿也。

  这是广泛流传的阿阑豁阿(阿兰果火)神话。《蒙古秘史》、《黄金史》、《蒙古源流》等诸多史书中均有记载。勃端察儿(孛端义儿),天神的儿子就是成吉思汗的始祖。很显然,把成吉思汗的世系与天神相联系,就炫耀显赫世系。

  老子者,名重耳,字伯阳,楚国苦县曲仁里人也。其母感大流星而有娠。虽受气天然,见于李家,犹以李为姓。或云,老子先天地生。或云,天之精魄,盖神灵之属。

  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也,姓刘氏。母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暝,父太公往视,则见交龙于上。已而有娠,遂产高祖。

  上述论断是史传文学中常出现的叙述方式。诸多史书作者,将要叙述祖先或帝王的出生状况,或叙述世系由来时一般都选择特殊的叙述路径,采用与龙、金色神人、天、战神、佛陀,超自然力量相关的神话传说,炫耀其非凡身世和显赫世系。这是史传文学作者对处理历史素材的一种策略,也是一种叙述方式,其目的是以祖先或帝王的神圣化叙述来给他们的身份、行为提供合法化依据。因为,先民的认知中天、神、佛均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元存在。

  汉族文化和蒙古族文化中把皇帝故称为天子,天是主宰万物的领袖,天是不可战胜的经验外的存在。几乎每个民族的古老传统文化中都有天崇拜的痕迹。《吕氏春秋》的《有始》中说:“天地有始,天微以成,地塞以形,天地合和,生之大经也。”这与汉族古老的一个创世神话是一致的。神话中说,天与地是一对紧紧交合在一起的夫妇。由于这种交合越来越多的孩子被生下来,这些孩子要走出房子,必须将父亲托得更高一些才行。这样,就将他们的父母分开了,腾出了一个空间以使他们可以生活。

  蒙古先民的神话传说中就有人从天降的原始认识。如:苍天以泥土创造人的神话,天以泥土创造了两个人,把一个扔掉了北方,与羊交合成为蒙古人,把另一个扔掉了南方,与鸡交合成为了汉人的神话,上天搅拌各种颜色泥土创造了胡美父亲的神话,根据天女的形象创造了人的神话等等,都表明着人从天降的原始概念。在佛教经文中也有水从雪来,人从天降的记载。

  天在先民们心中是至高无上的神,具有降临人世吉凶祸福、得失成败的权威。民间文化中具有天命的概念。所谓天命,就指尊贵无比的天主宰着一切生命体的命运与遭遇。“运从天降”的口头格言在民间中广泛流传。在蒙古文化中天、佛、神代表着尊贵无比、至高无上、不可冒犯的权威话语。

  在蒙古族史传文学中常常彰显皇金家族与长生天、皇金家族与佛祖、皇金家族与印度——西藏王统之关系。如蒙古祖先孛儿帖赤那为达赉苏宾阿拉坦散达里图王幼子,曼殊室利化身、天子,宝罗尔散达里图王三子,全能的释迦牟尼命令天神的化身——圣主成吉思汗降生人间,治理世界,拯救众生,他(指成吉思汗)从宇宙来到人间,从无过失的光辉的查干腾格里赠与他三十五种德行,统帅着各族百姓,等等。这是文人们们对皇金家族的神圣化、合法化、崇高化的叙述策略。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5 |

  文章来源:满全博客 2009-09-12 09:54:13

上一条: ·[刘魁立]欧洲民间文学研究中的流传学派
下一条: ·[田兆元 罗珍]论盟誓制度的伦理与孔子信义学说的形成
   相关链接
·[英加布]藏蒙汉地山神煨桑诵文及“世界公桑”仪式·[魏琳琳]蒙汉杂居区四胡演奏与族群认同研究
·[李文宁]《事物纪原》岁时风俗部叙述模式及其成因初探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1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