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学会简介
   学会章程
   学会机构
理事会
秘书处
中国民俗学网编委会
中国民俗学会志愿者团队
   学会大事记
   学会会议
会议动态
联办会议
   学会出版物
学会通讯
学会年刊
中国民俗学年鉴
   学会活动
中国民俗学会与非遗保护
学会成立3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
我与中国民俗学会:纪念中国民俗学会成立30周年
中华春节全景纪实摄影行动
生肖卡通设计有奖征集
感受春节:马鸣湖杯学生征文
春节文化网上谈
   知识中的伙伴
民间文化青年论坛
北京民俗博物馆
学苑出版社
妙峰山研究会
   对外学术交流
中美非物质文化遗产论坛
   本网公告
   联系我们

海峡两岸学术论坛

首页中国民俗学会学会会议专题研讨会海峡两岸学术论坛

叶涛:民间信仰的当代价值刍议
——第二届海峡两岸民间文化论坛:会议发言
  作者:叶涛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9-22 | 点击数:5324
 

叶涛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

民间信仰的当代价值刍议

 

  这两年和王秋桂先生,在王先生的提携、鞭策下,在山东鲁西南我们做了连续两年的、跨了三个年头的,应该说也是民间信仰的调研。王教授一直在提倡多学科、跨学科、综合来研究这个一个、或者一个区域的这种文化现象。我们在鲁西南的调研,基本上就这样的。我们调研的着重在应该是,在以丧葬习俗为主的这个仪式性的调研,在这里面最早的入口恰恰是民间音乐。王先生当时从中国艺术研究院向阳先生的一个学生的硕士论文发现了这儿的民间信仰这么一个基地,因为他是做响器班子,唢呐班子的。而在鲁西南,在菏泽这个地区,唢呐班子是非常非常盛行,它的盛行的原因有一个社会的需求。它的丧葬仪式,现在是从,就是刚去逝,那叫热丧,到后来做三年、做五年、做十年,甚至做几十年,最多的据说做了五十九年,所以,它这就是社会需求使各种民间音乐的东西起来了,礼仪性的东西起来了,相关的一系列都起来了。所以我们这个调研呢,王先生利用他的这个号召力,把仪式专家,把这个民间音乐的专家,包括我们搞民俗的等等都集合起来一起调研。我们连着去了三次了吧,跨了两三年,那么,这是对我个人是非常有启发的,对于信仰的整体的了解那就和过去不一样了。比如说我们有耳朵了,有老师肯定听着特高兴,因为我们有向阳先生,向阳先生他就能给我们及时地讲,什么礼仪奏什么曲,那是大不一样的。我们光知道听着听热闹,什么哥哥妹妹都上来了,那是什么时候,并不是所有的时候都是吹那个曲子的,到了一定的时候是很讲究的。这一下子我们是,我们过去是听而不闻,现在是起码这一块是都很受启发,所以这一个事就给了我一个启发,就我要讲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我们现在对民间信仰的一个研究,实际上是割裂的现象非常严重,尤其是“非遗”出现之后,我们把一个整体的民间信仰的事项把它割裂开来,为了使它找到生存空间。上午,魁立老师也谈到了,比如说一个舞蹈,实际上,如果脱离了它的那个信仰环境,和那个具体语境,这个舞蹈的价值要大大打折扣的,但是我们现在为了使它成为一个合法的项目,所以就把它当作了民间舞蹈。这里东西非常多。所以我们现在在整个的民间信仰的研究中,可能对这个整体性的要求还是非常重要的。这种割裂可能会带来,不光今天上午说的那个舞蹈的,还有民间工艺的,比如说很多工艺品它是贡品,但现在当成了很漂亮的,好像是工艺品来看待。在鲁西南也有,它的花供,花供那是供养火神的,火神摆大花供,非常漂亮,但是现在把它当成一个面花来看待,那就把它整个剥离开来了,当然它是一种工艺品,但是离开了那个祭火神的仪式,这种对它的认识,对它的理解,把它的整个文化内涵都给它非常浅薄化了。对这一块呢,我们在研究当中,对民间信仰这个整体性的问题确实是要充分考虑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现在在做一个对于华北地区民间组织的调研。因为我们过去说民间信仰,我们往往说,不光说民间信仰,说中国老百姓是一盘散沙。那么对于民间信仰,我们如果要用这样的观念去看它的话,当然如果我们用像现代社会学那样对于社会组织的认识,或者用西方的宗教组织那种认识来看中国的民间信仰,那确实是,好像是散沙一盘。但这种散沙,为什么它能延续这么长的生命力,它自身有它的一种组织性,有它的规律。所以我,从个人研究想探讨一下中国民间信仰它自己到底是有一个什么样的这种组织的这种发展规律,这种组织性和比如说社区的我们那种组织和我们的家族的组织等等,甚至和我们的一些区域性的经济组织到底都有些什么关系。现在我,这两年主要是做这个事情。在泰山乡社上已经做了一些研究,现在还想做一些,通过调研做一些比较性的。

  第三个问题就是关于民间信仰的概念的问题,这个,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很重要的,就是名实的问题。当然,我觉得这个名实问题,在当前我们这种社会环境,这种还有一定的意识形态的这种影响这种背景下,我们不能完全只考虑学理上的问题,因为民间信仰我们说作为一种大众文化,作为一种老百姓为主的这种文化现象,在当前我们还不能只是把它作为一个学理来看待,还要考虑到带有一种策略性的思考。比如说,我们,我个人反正就是一直都喜欢用民间信仰。这个呢,金所长在很多年前就写过《中国民间信仰》这本书,但他是把民间信仰定义为宗教了,他认为是原始宗教的一个继承者,那么,现代宗教是原始宗教的一个改革者,民间信仰这个历史更悠久,我很同意他的观点。那么,作为一个继承者,发展到今天,那么它自然是一个有着悠久的文化传统的一种活态现象。这种活态现象,我们在对它的认识的时候,可能就得考虑到一些很重要的因素。比如说,我们把哪一些放进来,哪一些我们不要。这个呢,有很多学者都做过一系列的,从各自角度做过一些界定。我想呢,大概几个方面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我们考虑它的历史,历史上的,比如说,我们有一些进入国家正祀的,有一些是淫祀。那么,正祀的,进入国家礼制的,那当然的在历史上那不是民间信仰的,大量的淫祀的东西,应该都是民间信仰的东西。我说咱们中国的民间信仰,和佛、道的关系是分不开的,是亦佛亦道、非佛非道,民间信仰大概这么个状况,但是我们毕竟道教、佛教作为一种本土化非常浓的,它们已经都是国家非常认可的正统宗教了,那么所以它也收编了大量的民间宗教的东西。那么我们在研究当中,在民间信仰的研究当中,确实在和这两个宗教的关系上是很难区别的。但是有一些甚至出现了一些民间信仰向西方宗教靠拢的状态,比如说,归依佛教到基督教里面去,它们在民间信仰里都有大量的事实,因为它们很难,因为它自己来生存它是不合法的,那么佛、道收编了一大批,现在有一些就依附到了这个基督教。那么这个,都在我们对它的界定当中,关于民间信仰和正统宗教这个关系必须要予以考虑。当然,还有一个,就是在当前我们也不能不重视的,就是民间信仰和秘密教门和邪教的关系。邪教是历来都有的,邪教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标准,这个绝对不能把它只当作法轮功之后的东西,我觉得民间信仰和它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以是否危害社会为一个标准吧。那么这个危害社会的标准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这种,甚至整个国家、社会背景都会有,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尺度。那么我们呢在当代做民间信仰的时候你就不能离开当代这个语境,尤其比如说在大陆这个语境。

 

  文章来源:新浪读书 2009年09月21日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曹幸穗:农业民俗与文化产业开发
下一条: ·陈进国:全球视野下的民间儒教刍议
   相关链接
·第二届东亚民俗文化与民间文学论坛在首尔举办·《民间文化论坛》:2019年第3期目录
·《民间文化论坛》:2019年第2期目录·《民间文化论坛》:2019年第1期目录
·第二届中华创世神话上海论坛暨中华创世神话现代传承与联盟构建学术研讨会综述·第二届中华创世神话上海论坛暨中华创世神话现代传承与联盟构建学术研讨会召开
·《民间文化论坛》:2018年第6期目录·第二届中华创世神话上海论坛暨中华创世神话的现代传承与联盟构建学术研讨会
·第二届创世神话上海论坛暨中华创世神话联盟构建与现代传承学术研讨会会议通知·“跨境、跨文化与新时代民族文学”第二届民族文学研究博士后论坛在京举行
·《民间文化论坛》:2018年第5期目录·“海峡两岸学科信息化建设”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
·《民间文化论坛》:2018年第4期目录·“跨境、跨文化与新时代民族文学”:第二届民族文学研究博士后论坛征文启事
·第二届钟山民俗学青年论坛暨第十二届江苏(南农)民间文艺青年论坛学术研讨会在南京农业大学召开·《民间文化论坛》:2018年第3期目录
·《民间文化论坛》与俄罗斯《传统文化》杂志合作座谈会在京举行·《民间文化论坛》与俄罗斯《传统文化》杂志合作座谈会在京举行
·通告║ 第二届钟山民俗学青年论坛·《民间文化论坛》:2018年第2期目录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