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田野报告

首页民俗学文库田野报告

[刘兴东]走进雷州:店前十村的“穿令”仪式
  作者:刘兴东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7-01-03 | 点击数:11061
 


  雷州,位于祖国大陆的最南端,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它地处北回归线以南的低纬地区,属热带和亚热带季风气候,终年受海洋气候影响,常有春旱,夏秋季节雷雨频繁,且有台风登陆的现象。冬天在雷州的表现并不明显,所以,雷州常常被称为没有冬天的地方。

  雷州的自然地貌和气候条件,使得雷州的雷神信仰历史悠久,源远流长。雷州人勤劳勇敢,民风纯朴,历来敬重忠良,崇尚贤能。在雷州的民间神灵里除了佛、道的神灵外,还有许多的历史名人神、普通民间神、现实人“成神”(如,穿令仪式中的“神僮”)等。因此,雷州成了神灵会聚的圣地,成了民间信仰表现突出的地方。

  店前,是雷州市杨家镇的一个普通管区,由前塘、北渡、赤步、何宅、井尾南、山尾、店前、南边、北界洋等十个村落组成。店前所吸引我们的不仅是在于它名字的特别而又让人匪夷所思(用普通话的语汇去理解),而且它的引人之处更在于,这个特别的管区里潜藏着独特而又神秘的“穿令”仪式。带着神秘、带着期待,我们走进了店前十村。

  店前,是一个供奉有勇武重威之神的乡村。神秘的“穿令”仪式就是发生并贯穿于村里进行串村巡游的“游神”活动中。“穿令”仪式都在每年正月十六早上的8点左右举行,穿令完毕之后,人们就抬着穿令的“神僮”在游神的队伍中走村串户,彰显其威力,盛赞其威风,接受村民们的顶礼膜拜。

  店前十村的“穿令”仪式异常的讲究,必须在一个叫做“穿令坡”的地方进行,那是一个通向三个不同村落的三角地带,也是三个不同方向的必经之所。“穿令坡”其实并不是一个实际意义的高坡,因为在它的地势之上是供奉着当地所敬奉神灵的高山庙。穿令坡的地理位置,很具有我们中国传统风水的讲究。它被枕着高山庙,正好有神灵的庇佑;面向着正东方,象征着无限光明。所以,在这里进行“穿令”也许就在冥冥之中暗藏着某种玄机吧?

  在驱车前往“穿令坡”的路上,看到的是不同村落的游龙队和舞狮队,还有举着民间八宝的游神队伍。一路上就可以听到了敲锣打鼓的喧闹声响和八仙、唢呐的混合之音。有一点倒反是出了我们的预料之外,在店前游神的队伍中,多了由小学生组成的现代仪仗队。确实可称为一个传统与现代的巧妙结合,在这一结合上,鼓励了更多的小孩子参与传统的民俗文化活动,这在民俗文化的传承上倒有不少可取之处。

  早上8点刚过不久,游神活动就开始了。这时我们注意到了,在穿令坡的最高处,停放着三顶装有神灵的轿子。在轿子后有一个可供人站立的平台。在舞狮、游龙闹过之后,村民们抬着他们的神灵、偶像等准备开始巡游了。就在准备起轿之时,每顶轿子旁,立即有一位据说是本神化身之“童(僮)”(此“童”并非“儿童”,而是雷州人对该神化身的称呼,都是成年男子才能成就“神童”这一位置。)“嘟-嘟-嘟-”地连呼几声之后,随即跃身于神轿后边的平台,说时迟那时快,此人“刷”的一声将置于轿后的“令”(也叫做“令杆”,此杆为纯银所制)拉直,猛地将令杆插入脸颊中,然后朝着另一边的脸颊剌去。几尺长的"令杆"从一侧颊部穿过口腔,从另一侧颊部透出,然后在自己的颈部缠绕数圈。其实不同的身份的“神僮”有不同的穿令方法。就在今天的“穿令坡”上,这三个“神僮”(见图片3)的各自穿法也稍有不同。左边的第一个“神僮”,名叫何家成,大约70来岁,来自何宅村,他是从脖子前方的喉突部位皮下穿过。中间一个“神僮”,名叫蔡马庆,年纪50岁左右,来自山尾村,他是从左侧脸颊穿入,经过口腔,再由右侧的脸颊穿出。而右边一个“神僮”,名叫李仕机,约莫65岁,来自前塘村,它在“穿令”时还偶有插曲,第一次它穿的时候,没穿过去,然后第二次再穿,还是未果。然后,轿下的人们呐喊欢呼之后,在旁边的人递上水酒之后,他喝下,在喷洒一些酒向大地,这样反复再穿,这次就一穿而过了。穿令而过的他们,这时已经不是现实中作为农民的普通民众了,而是成为了神灵的化身。用店前老百姓的话来说:“他们现在是神,是保佑我们的神灵。他们有威风,有威力,我们崇拜!”

  “穿令”动作的结束并不代表整个穿令仪式的结束,它只是游神活动的一项基本程序的完成。在神轿之上,“神僮”还要接受狮子和游龙的跪拜。然后在村民们的欢呼声中耸立于神轿之上,让村民们将他同神像一起抬着,走村串户,接受不同村落民众的顶礼膜拜。直至完成整个游神过程,才会将“令杆”拔出。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中山大学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 2006-11-14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刘晓春]山歌与春节
下一条: ·[揭英丽]都市里的草根:广州市越秀客家山歌墟考察
   相关链接
·[黄彩文 于霄]地方节日的历史记忆与仪式表征·[向柏松]自然生人神话演化传承研究
·[孙正国 熊浚 刘梦]长阳土家族白虎文化的融合传承论·[石峰]祭品的“经权”逻辑 :一个仪式解释的本土观点及其扩展讨论
·[李瑜]云南普洱镇沅民间搭桥习俗的仪式与功能·[王惠]同乡异地的“祖先”
·[朱林]地方性与互动性:当代仪式研究的两条路径·[李向振]民间礼俗仪式中的人情再生产
·[周小昱文 余建华]仪式治疗的国外研究述评 ·[张举文]民俗中没有母题而有象征
·[胡媛]跳岭头与吃岭头:社会变迁中的民俗演绎 ·[德格洛珀] 鹿港的宗教和仪式
·[何庆华]傣族祭寨神仪式空间的排他性 ·[张多]一个仪式的两次节庆:哈尼族“阿倮欧滨”祭祀的节庆再造
·[王庆]土家族舍巴日仪式的田野民俗志——以古丈田家洞为中心·[施旭升]仪式·节日·狂欢——戏剧艺术的精神原型
·[龙晓添 萧放]“热闹”的白喜事: 复合的仪式过渡与身体表述·[覃延佳]仪式传统之赓续与整合:广西上林县壮族师公丧葬法事分析
·[海力波]从《庐江民》看唐代志怪中的祆教仪式·[孙九霞]小地方与大世界:一个边缘藏族社区的本土现代性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