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邀请函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媒体报道

首页动态·资讯媒体报道

中国动漫游戏产业陷入股权融资僵局
  作者:记者 姜智鹏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9-07-21 | 点击数:3265
 


  动漫游戏产业陷入股权融资僵局

  中国的投资者和游戏、动漫产业自身,都还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

  《望东方周刊》记者 姜智鹏 | 上海报道

  “大部分还是对产品进行推广,寻找播出机构,至于公司股权交易,迄今为止一例都没有。
”对于“全国首家动漫产权交易中心”的现状,吕辰很不满意。

  吕辰供职的常州产权交易所动漫产权交易中心2007年成立,在这里挂牌交易的动漫企业有大概200家,当初设想的主要业务是“动漫、数字、动漫产权、产品交易,动漫、数字衍生产品的开发、产权转让”,并“为动漫产权交易活动的‘全程化、产业化、国际化’提供全方位的跟踪服务”。

  中心有关动漫产品衍生品开发的交易,也多是一次性的产品买断性交易。“按照这个玩偶形象制造一批玩偶,在网上挂牌,人家一次来买个几千个、上万个就完了,知识产权、文化价值都没有体现,这只能算是最原始的衍生品开发。”吕辰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2009年6月15日刚刚成立的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也有类似的担忧。在这个“中国首家综合性文化产权交易所”的300多个公开挂牌项目中,相关的公园、影院、电子商务、商业地产开发项目仍然是主力,也就是说,大部分还是实体经济项目。

  “网络文化及休闲娱乐、品牌时尚”板块28个项目里只有7个游戏项目、1个与动漫有关的文化品牌合作项目。“以游戏和动漫为代表的虚拟项目仍然严重缺位。”供职于上海产权交易所研究室的杨清说。目前,她还负责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挂牌项目的对外初步接洽。

  小游戏公司被“集体定制”

  在陈富明看来,游戏产业难以通过公开股权交易融资的直接原因是“外行资金的大批退出”,而最根本的原因,则是如今的游戏产业,特别是网络游戏产业,正在走入“集体定制”时代。

  陈富明是上海麦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该公司目前正在开发的游戏是《鬼吹灯online》。

  当年,盛大公司向麦石公司提供《鬼吹灯》文学作品的版权,以及近1000万元的投资,并约定游戏开发完成后在盛大的平台上运营,游戏盈利后双方分成。盛大还将在一定时期内,收购麦石最高20%的股权,陈富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如今,这已经是国内中小游戏开发团队融资的主要模式。

  时间退回2006年,游戏产业则要喧闹许多。

  “那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只要开发出一个好玩的游戏,就能一夜暴富。”陈富明那时还是盛大最早的一批开发人员,“哪个公司的谁谁谁,找了一个什么老板,拉到一笔钱,就拉几个兄弟自己创业的消息不绝于耳。”

  后来,陈富明也等到了这样的机会,“一个做传统行业的老板,拿了1000万出来打算做游戏,但没有团队”,陈富明在听到消息的当天就辞职加入了这个项目,但后来才发现,这个老板还是以传统行业的想法做游戏,“给你1000万,想过一年半载收回一个亿。”陈富明说。正是因为这些传统行业的投资者,是抱着游戏行业遍地黄金的心态来的,所以,他们的投资韧性也不长久,后来,陈富明退出了这个项目。

  相比之下,卢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2007年,卢京从一家大型网游公司辞职,用一个地产商的500万投资建立了自己的网游开发团队,“当时想得太乐观了,摊子铺得太大”,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地产商不再追加投资,骑虎难下的卢京一度想以股权投资的形式,取得新的资金。

  “当时觉得并不会难,因为游戏已经开发一半了。”但现实是,卢京从2008年下半年至今,都没有找到愿意接手的投资者,只能靠开发成本较低的网页游戏维持着团队。

  只是,模式已经完全变了。“先做一个DEMO(demonstration的缩写,指游戏的不完全版本,也被称为‘试玩版’),拿去给大的游戏公司,如果他们看中了,就给你50万~100万,约定你在半年或一年内完成开发,如果你能完成目标,大公司就会买下你的一部分股权,注入新的资金。”

  陈富明说,在2006年到2008年游戏产业黄金期,大批大型游戏企业的研发人员自立门户,其中大部分人,引进的是外行的资金,金融危机不仅打碎了他们一夜暴富的梦想,也让游戏产业的发展模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如果你的游戏很好,那你去找大的游戏公司,他们会给你钱,给你运营平台,如果大的游戏公司看不上,那你也不要指望去交易所挂牌融资了,因为现在几乎所有的大游戏公司和专业投资商,都是这样的模式,他们要在游戏开发一开始,就控制游戏发展的方向。”卢京说,大批小型创作团队的存在,让投资资金几乎处于完全的买方市场。

  “对游戏开发来说,最大的成本其实就是人力成本,”卢京说,而现在的这种模式,等于是大批小型团队帮大公司承担了巨额的人力成本,“50 万~100万,就要让一个10多人的团队,维持游戏开发的整个流程,这在大公司内部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而这却进一步限制了小企业的资金周转能力,也加强了小企业对大公司和大资金的依附。

  在大部分小团队被少部分大公司和大资金所控制的时候,“小公司的股权交易就失去了实际意义,因为买家就那么几个,以前挂牌,还有外行资金看看,现在挂牌,也许就剩下一份撞大运的心态了。”路特投资公司总经理徐文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路特公司是由一些浙江商人出资设立的风险投资公司,目前已经投资了4个游戏项目。

  动漫公司变成“装修公司”

  动漫产业,则面临“装修公司化”的问题。

  “经常就有动漫公司的人,拉一个小团队,利用业余时间做一个DEMO就去找投资,找到了就自立门户,找不到就继续在原来的公司上班,”宋齐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虽然在一家大型游戏公司坐到了中上层的职位,但他也有过同样的经历。

  一开始的时候,这样的模式,催生了大批小企业的诞生,“但很多小企业拿到资金之后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过硬的渠道优势。很多人等自立门户了,才知道一分钟的节目成本是1万,但电视台一般只会付你20元,最多最多也不超过100块”,于是,从2008年开始,一度雄心勃勃杀入动漫行业的资金也开始撤退。

  于是,动漫产业的风险投资和股权投资,也几乎被一些专业的资金垄断了。

  “现在,甚至是中型的动漫公司,也不敢直接开发动漫,”徐文明说,现在中小动漫企业的运作,已经在很大程度上,从以前围着内容转,变成了围着资金转。

  但是,这些投资都是一次性的,“动漫人物的知识产权形象、公司的股份一概不要,只是直接买断,一口价或者按时间买下来,几乎没有长线投资了。”徐文明说。

  “动画按流程有建模、材质、动画和渲染等几个步骤来的,每个步骤都作为收费依据,一般一集有15分钟,收费在10万~15万左右,如果是私人团队,那价格就更低。”宋齐告诉本刊记者,这就是业内主流的,按成本核算出的动画片价格。

  知识产权和创新的价值巨大,但因为创意绝佳而卖个高价的例子是少之又少的,“现在的动漫公司,就像装修公司,买装修送设计,卖的还是体力。”

  在西方发达国家,动漫产业最早被称为“创意产业”,而创意产业真正的意义在于,将知识产权作为价值的核心,而绝非目前国内的“买产品送设计”。

  现在,动漫产业的股权融资也走入了这样的怪圈:“如果人家愿意买你的股权,那就说明你的片子拍得好,你的公司有名气、有市场,但这时候你是不缺钱的,至少不大愿意轻易出售股权;而愿意股权融资的企业,却都只有技术,苦于没有把技术变成好产品的资金,他们往往又得不到投资,因为现在动漫公司最主要的利润,就是拍片子赚钱。”宋齐说。

  很多小企业因此走上了傍大腕的“第三条路”,比如,“找个知名的导演,拍个动画电影,如果忽悠成功,依仗他的名气就容易拉来投资”,或者,“去游说气象局之类的单位,让他们投资个卡通版的气象预报专门给少儿看,如果谈成了,公司也就可以活下去了。”宋齐说。

  根据2008年中国动画学会年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08年底,中国动漫生产机构就从2005年底的500家左右,飙升到5473家,也就是在那次年会上,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副局长胡占凡提出“国产动画的创作思维方式要转变”。

  丢掉了原本应该最大的一块蛋糕

  这样的状况,让动漫产业丢掉了“原本应该最大的一块蛋糕”,那就是衍生品的开发。

  “拍一集动画片,利润是50%,但成功地开发衍生品,利润却是成倍计算的。”但是,在这样的发展模式下,从企业自身到投资者,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前面的50%利润上。宋齐说:“衍生品开发最大的难题,一是涉及行业太多,不容易控制成本;二是动漫企业自身从创意到制作、发行都不能做到国外那样的严格控制、精密把关,而这些,本该和其他行业一样,是可以靠外部的资金和先进管理模式进入后被改变的。”

  王庆岳是生肖吉祥物卡通形象设计有奖征集办公室主任,在刚刚挂牌的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里,他的十二生肖吉祥物卡通开发项目,是“重点推荐项目”。

  只是,王庆岳至今还没有想清楚,应该在登记信息中,写上公司需要哪种形式的合作方式,以及需要多少资金。

  由于项目受到了相关政府部门的重视,十二生肖项目也幸运地得到了“风险投资找上门”的优待,但问题是,这些风险投资也不清楚该怎么做。

  王庆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按照设想,这个十二生肖的卡通项目,将被打造成一个涉及电影、动画片、玩偶、图书等多个文化领域的“完整产业项目”,而在不同的产业领域,王庆岳打算采用不同的融资方式,“比如在衍生品玩偶、饰品上,就应该是授权经营”,但是,风险投资却还是原先的思维方式,“投资一部电影、或者买断动画片”。

  王庆岳的经历,被杨清称为“价值错位”。“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中国的投资者和游戏、动漫产业自身,都还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

  “这一方,觉得自己的动漫形象好,可以拍电影、拍动画片,以后还可以像迪士尼一样把服装、玩偶卖到国外去,但对另一方,大部分的投资公司来说,他们看到的,只是我出多少钱,可以买断几集动画片,转手卖给播出机构,可以赚多少钱。”杨清说,行业发展模式的局限性,使得资金和产业之间的价值估计落差很大,“你觉得你值1000万,可能我觉得只值10万”。

  另外,“同样一个项目,给不同的团队运营,能得到两个完全天壤之别的结果,”杨清说,这也是游戏和动漫投资与实体经济投资最大的不同,而现在,显然还缺乏能起到示范效应的成功案例,“虽然国外已经有了先例,但在中国,至今没有成功的案例,也让很多风险资金只敢在产业的最上端徘徊”。

  但无论如何,上海文广集团的《喜羊羊与灰太狼》,已经为这些企业树立了一种信心,“虽然大家都知道,是500多集动画片的积累,加上铺天盖地的宣传才成就了这个奇迹,现在也很难再找到一个资方,能既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又有独一无二的播出渠道资源,但毕竟说明,这个行业还是可以赚大钱的。”上海张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向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张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就是著名的张江动漫谷运营主体。但目前,动漫谷里的100多家中小企业,还只能靠担保贷款这一个途径解决融资问题。刘向阳说,为了解决企业融资问题,张江文化控股公司特意在动漫谷内设立了一个担保公司,“注册4000多万,现在已经担保了5000多万了,但说实在的,压力太大了,我们简直就是以风险投资的风险,做担保公司的活。”(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文章来源:搜狐 2009年07月20日16:00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温州女孩为男友绘鼠夺大奖
下一条: ·第5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点燃动漫之夏
   相关链接
·汉声:《大过猪年》·狗年说狗:生肖狗的二三事
·丁酉话鸡:十二生肖中唯一的禽类·[侯仰军]鸡每日打鸣,原来是为了他们…
·丁酉|吉(鸡)运亨通 事事顺遂·[周庆基]十二生肖说的起源和功用
·[沈慧玲]中国民间信仰在泰国的传承·[谷羽]外国诗人写中国生肖
·“生肖文化与农耕文明”:2016年中国·稷山第二届生肖文化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孙正国 田兆元]“猴年马月”终于到了!原来这竟是好运的日子?
·[刘锡诚]猿之德静以缓,猴之德躁以嚣·生肖“猴”海外“开枝散叶”
·年画中的猴文化·[杨利慧]猴生肖与猴文化
·[陶立璠]猴年话猴·[田波]“生肖”与“初灵”
·新春话民俗──专访中国民俗学会会长朝戈金·中国民俗学会中国生肖文化研究中心落户山西稷山
·中国生肖文化研究中心在稷山成立·年轻人都聊星座 中国生肖文化面临冲击?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