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荣耀中国节 | 中国民俗学会携手王者荣耀共同探索传统节日创新传承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陶立璠]《陕西省志·民俗志》序言
  作者:陶立璠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08-09-12 | 点击数:5634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盛世修志”的传统,中国的地方史、风物掌故正是借方志的编修被保存下来;方志的编修又是一项极其庄严的事业,历来受到各级政府的精心策划和关心,它是正史的补充,具有极高的文献价值。

  中国历代的志书,都是官修的,内容十分庞杂。其中有地理上的沿革、疆域、面积和分野;有政治上的建制、制官、兵备、大事记;有经济上的户口、田赋、物产、关税;有社会的风俗、方言、寺观、祥异;还有文献的人物、艺文、金石、古迹等等。从中可以看出官修的方志主要是政治和经济志,属于民间文化生活的记录是很少的。尽管如此,中国历代的方志著作中,民俗文化还是受到一定的重视,它常被作为地方“风俗”(风物)加以记载。虽然内容比较单薄,但还是体现了修志者的卓见。民俗文化被列为方志内容加以叙述,足见其在方志编纂中的地位。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中国地方志编纂,一改以往的惯例,在对待民俗文化的态度上,编纂者们在实践中终于取得了共识,即将《民俗志》作为专书编修,这是亘古所无的事情。现在许多省市地方志的《民俗志》相继出版,而且都是洋洋百万言的巨著,这一举措,无论对中国民众生活史的记录,还是对中国民俗学学科的建设,不能不说是一件十分重要和愉悦人心的事。

  中国是一个民俗文化大国,也是历史文献大国,浩如烟海的典籍,记载着中国文明发展的历史。稍具文献学知识的人都知道,中国修志的传统是十分悠久的,留下了大量有关民俗文化的记录。这对我们了解历代民众生活史、思想史是弥足珍贵的资料。

  方志产生于何时,目前还是学者们探讨的问题。有人认为,汉代袁康的《越绝书》,晋代常璩的《华阳国志》是方志的鼻祖;历代的图经,更可以说是方志的前身。方志学史告诉我们,  中国地方志的编纂大约始于明代,有清一代,方志的编纂最为昌盛。但是中国地方志著作究竟有多少,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据朱士嘉统计,清代编成的地方志有4655种,康熙间完成1284种,乾隆间又有1024种,直隶最多,有403种,四川、江西、山东、河南、陕西、浙江皆各有300种以上。他在1930年统计我国方志便有4912种,1935年统计总数为5832种,93237卷。1938年又查知730种,1958年再查知700中种,这样总数就达到7262种。”(何光谟《中国方志导言》,台湾成文出版社,1967年)这只是50年代的统计数字,如果将谱牒、家史、村史、行业志、帮会志、民族志等计算在内,其卷帙的浩繁,是正史无法比拟的。

  大约从“志书”诞生的时候起,民俗文化就已引起修志者的注意。因为它不仅是地方文化史的一部分,而且是中国文化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这样重要的文化现象,列为专章或专书编修,是很自然的事情。历代也有关于民俗文化的专门著作问世,如梁·宗懔的《荆楚岁时记》、宋·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宋·陈元靓的《岁时广记》、明·吕坤的《四礼翼》、清·陈庆年的《西石城风俗志》、顾禄的《清嘉录》、索宁安的《满洲四礼集》、曹廷栋的《婚礼通考》等,记载着地区的或民族的民俗文化,有些著作还是研究古代都市民俗的重要资料。特别是明、清两代,这类民俗志的著作更是不胜枚举。

  《民俗志》的编纂,是新时期地方志编写中的一件盛事。和以往修志不同的是,参与现代民俗志修志的,大都是各地的民俗学者。这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他们精通中国民俗和民俗学发展的历史,精通民俗学理论和田野作业方法,这些对编纂民俗志是至关重要的。《陕西省志·民俗志》的编纂就是很好例证。

  《陕西省志·民俗志》的编纂始于1982年,当时中国民俗学还处于复苏的阶段,没有多少理论上的借鉴,也没有系统全面的民俗志蓝本可依,一切都在探索之中。在这种情况下,陕西的民俗学同仁不仅承担了民俗志的编写任务,而且积极进取,找到了克服困难的途径。他们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投入民俗志的编写,首先是民俗资料的准备采取了“田野作业”的方式,制定详细的民俗调查提纲,编写成员分头下乡,到民间去,在全省范围内进行民俗普查,特别是对陕南、关中、陕北等地民俗文化的考察取得了丰硕成果,获取编写陕西民俗志的第一手资料,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也是区别与旧时方志编写的分水岭。其次是组织精干的编写队伍,认真学习民俗学基础知识,把握民俗文化的特点,在探索陕西民俗发展的规律中,草拟编写体例,为编写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陕西是中国古文化的发祥地之一,三秦大地孕育的民俗文化,曾经影响过整个中国文化,但“俗随时变”,现代民俗志的编修,应具有时代特色,它应记载现在还在传承的活生生的民俗事象,记载当代民众的生活史和思想史。陕西民俗志的编写很好地把握了这一特点。该志参照了现代民俗学的分类方法,将民俗文化分为经济民俗、社会民俗、信仰民俗、游艺民俗四大板块,条分缕析,比较全面地展现了陕西各地区的风俗面貌,这是一部活着的民众生活史志,是留给后人的宝贵的精神财富。

  这里我们不能不提及民俗志在保存民俗文化方面的特殊功能。志书的根本属性是它的真实性和可靠性。中国社会发展史,应不应该包括千百年来民众所创造的文化史和生活史,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中国的史学研究很少叙述历代民众的生活和思想史,一提起中国历史,学者们总是追溯史籍源流,然而他们忽视了一个基本事实,民众的生活和思想史也是中国历史的有机组成部分,同样不应该轻视。书目文献出版社曾经出版过10卷本的《中国地方志民俗资料汇编》,但那里记载的只是各地、各民族民俗的零星片断,而且充满了文人的附会之词,记录是很不准确的。今天编修的各省民俗志,它的容量非历史的方志和民俗志所能比拟。以《陕西民俗志》为例,举凡关系民众生活的生产、商贸、服饰、饮食、居住、行旅、医药、卫生、生育、婚嫁、寿诞、丧葬、岁时、节日、宗教、信仰、巫术、禁忌、家族、亲族、村落、乡社、社交、礼仪、民间社火、民间工艺、民间文学、戏剧曲艺、民间游艺等包罗万象,构成丰富多彩的风俗画卷。

  民族和国家的复兴,要靠历史文化来支撑,民族凝聚力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民俗文化养成的民族心理和民族性格决定的。全世界的华人自称是“炎黄子孙”;哪里有华人,包括春节在内的许多民俗文化都会传播开去,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海外赤子的最高精神境界是“落叶归根”,根在那里呢?就在养育他们的民俗文化之中。民俗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中国有几千年的文明史,“廿四史”等正史记载浩如烟海,在史籍的海洋中,唯独缺少民俗文化史,这只能以“遗憾”二字来感叹。今天我们正在完成着一种伟业,以文字的形式写定各地区、各民族的民俗文化,保存民众生活的历史。现在民俗学的地位,已不是以往人们认为的不能登“大雅之堂”的赘物,而是受到包括各种传媒关注的热门话题。在普查的基础上,动用各种现代化的手段(摄影、录音、录像等)保护民俗文化,已逐渐变为现实,而各地民俗志的出版,为这种保护举措提供了坚实可信的脚本。

  《陕西省志·民俗志》即将出版,主编杨景震先生嘱我作序,盛情难却,写了如上的话,算是一种感喟。

  文章来源:从田野到书斋——陶立璠空间

上一条: ·[陶立璠]《中华鼓魂》序 
下一条: ·[陶立璠]宋德胤《文艺民俗学·序》
   相关链接
·[王玉冰]裴丽珠与中国岁时节日研究·[王均霞]实践民俗志与女性民俗研究的一种可能性
·[王晓葵]灾害民俗志——灾害研究的民俗学视角与方法·[王庆]土家族舍巴日仪式的田野民俗志——以古丈田家洞为中心
·《青海村落民俗文化志丛书》正式启动·毛巧晖 等著:《北运河民俗志——基于文献与口述的考察》
·[刁统菊]我为什么选择了“横顶”?·[张士闪]进村,写好当代村落民俗志
·[张士闪]当代村落民俗志书写中学者与民众的视域融合·[张翠霞]现代技术、日常生活及民俗学研究思考
·[马丹丹 刘思汝]中产阶层“不可统计”的生活经验 ·《山西省志·民俗志》出版发行
·[刘铁梁]个人叙事与交流式民俗志:关于实践民俗学的一些思考·[万建中]民俗田野作业:让当地人说话
·[万建中]民俗书写的权力与权力实践·[陆薇薇]日本民俗志的立与破
·卫才华:《北京隆福寺商业民俗志》·[毛晓帅]中国民俗学转型发展与表演理论的对话关系
·[黄龙光]民俗艺术田野调查与艺术民俗志书写·“北运河流域民俗文化普查活动及民俗志编纂”项目工作简报(第一期)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