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在华中师范大学隆重举行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开幕词   ·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论文专区开通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刘晓峰]为“首鼠两端”补一解
  作者:刘晓峰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12-09 | 点击数:2318
 

  《文史知识》2020年第一期刊载孟琢、李聪撰写的《说文解“鼠”:洞穴中的小生灵》一文,从文字学入手写鼠,文章写得生动活泼,煞是好看。只是读到“首鼠两端”的解释,令笔者心有所感,觉得或可略作补充。现略陈浅见于下,以就教于方家君子。

  “首鼠两端”典出《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武安已罢朝,出止车门,召韩御史大夫载,怒曰:‘与长孺共一老秃翁,何为首鼠两端?’”盖不满韩安国的发言两面皆及,前后踌躇,不够明确。孟文认为,这里的“鼠”正是“尾”的意思。他称引章太炎《说文解字授课笔记》:“鼠尾长故,故古人称尾亦谓之鼠。”且陆宗达、王宁先生也认同“鼠”在这里应当“尾”讲。指出“这个词义是因老鼠的形体特征而引申的”(《说文解字授课笔记》,108—109页)。我赞同“首鼠两端”这个词是因老鼠的形体特征而引申的。问题在于单从释“鼠”为“尾”来给“两端”释义,是否尚有补充馀地?

  子为十二地支之首,在中国古代时间文化体系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数字。

  《汉书·律历志》云:“太极元气,函三为一。极,中也。元,始也。行于十二辰,始动于子。参之于丑,得三。又参之于寅,得九。又参之于卯,得二十七。”历十二辰,“得十七万七千一百四十七。此阴阳合德,气钟于子,化生万物者也。”(《汉书·律历志》)这里讲十二辰“始动于子”,“气钟于子”,子以“阴阳合德”而化生万物。按十二属相中子午相对,于一年为冬至,于一月为十一月冬至月,于一天为夜半十一点至一点。这个时间点非常特殊。放之于一年,它第一是“日南至,日短之至,日影长之至”(徐春甫《古今医统大全》)。用今天的话说这个时间点有三个重要的特征:第一,是阴气走到极至;第二,是阳气始至;第三,这是阴阳转换之点。放之于一日,子时是阴气走到极至,也是阳气始至,是一日阴阳转换之点(参图示)。

        

  一日气象图

  但是,子鼠何以具有“阴阳合德”的特性?换言之,古人何以将鼠放到十二属相起始点上呢?我以为这与鼠身体的一个非常特殊的部位有关,这就是鼠的前爪四趾,后爪五趾。古代人认为奇数为阳,偶数为阴。鼠前半为阴,后半为阳,因此其一身即为“阴阳之终始”。正因如此,有人解读鼠的这一形体特征,提出鼠前足四趾后足五趾,代表着“四时五行”。这一点明人郎瑛《七修类纂》所载最为清楚:“仁和郎汉云,地支肖属十二物……以地支在下,各取其足爪于阴阳上分之。如子虽属阳,上四刻乃昨夜之阴,下四刻今日之阳。鼠前足四爪象阴,后足五爪象阳故也。丑属阴,牛蹄分也;寅属阳,虎有五爪;卯属阴,兔缺唇且四爪也。辰属阳,乃龙五爪。巳属阴,蛇舌分也。午属阳,马蹄圆也。未属阴,羊蹄分也。申属阳,猴五爪。酉属阴,鸡四爪也。戌属阳,狗五爪也。亥属阴,猪蹄分也。”细看十二属相的排列,暗含着古人的逻辑秩序。尽管这一读法是明代的,但十二属相排在奇数的,爪数为奇数为阳,排在偶数的,则爪数为偶数为阴,这显然不是偶然的,而是古人建立在对世界细致观察的基础上,有意选择排列的。明乎此,十二属相之首的“鼠”,实为一身兼具阴阳两极属性。这个形体特征既可看作“阴阳合德”,又可看作前后不一致,这是否可以成为“首鼠两端”解释的一个补充呢?

  鼠与变化相关,在《礼记·月令》中亦有佐证。《月令》“清明”节气二候的“候应”为“季春之月,田鼠化为鴽”(夏纬瑛《夏小正经文校释》,农业出版社,1981,35—36页)。为什么是鼠鸟相化呢?这是非常不好理解的一条。《月令七十二候集注解》引鲍氏注称:“鼠阴类,鴽阳类。阳气盛,故化为鴽。盖阴为阳所化也。”谷雨二候称“田鼠化为鴽”注称:鴽音如,鹌鹑属,鼠阴类。阳气盛则鼠化为鴽,阴气盛则鴽复化为鼠。([元]吴澄《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清道光六安晁氏木活字排印学海类编本)和今天我们无情的科学世界不同,古代东亚的时间世界是有情的,在这个世界里,这种阴阳之气的变化引发鸟鼠之变被认为是成立的。而其之所以成立,一个中间逻辑链条就是鼠前足后足由阴至阳的物象变化。

  在形体特点上还有一种动物和鼠很接近,那就是龟。龟和鼠相反,前足五趾后足四趾。四象之中,北方之象确定最晚,先后有麒麟、蛇、龟、玄鹤、猪等被作为北方之象。到新莽以后固定为龟蛇。龟在古代被视为神圣,能够作为神圣的占卜仪式的材料,最终它能成为北方之象,或许与这一形体特点不无关联。

  (原文载于《文史知识》2020年第12期,注释从略,详参原刊)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何志强】

上一条: ·[刘守峰]虚拟社区中的民俗认同—— 以虎扑黑话为例
下一条: ·[漆凌云]立足本体:故事研究向叙事本位的回归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