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0年年会征文启事——危机与抉择:疫情下的民俗与民俗学   ·中国民俗学会唁函:深切缅怀李子贤教授   ·“风俗画的20世纪”2020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在嘉兴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研究论文

首页民俗学文库研究论文

[李瑜]云南普洱镇沅民间搭桥习俗的仪式与功能
  作者:李瑜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07-08 | 点击数:660
 

   摘要:桥是一种跨越地面河流、沟壑等空间阻隔的人工通道,哀牢山间的云南普洱镇沅遍布大大小小的桥。民间搭桥是普遍盛行于镇沅地区的一种地方习俗,搭桥有断桥关、记撞名、三六九岁关、四方桥、运气桥、阴功桥、婚姻桥、收魂桥等8种类型,仪式繁复,富有丰富独特的文化内涵,对当地人的社会生活与精神世界发挥着相关社会功能。对于地方社会而言,搭桥习俗兼具物理与道德层面的整合,与仪式上的分化两重性,这恰恰是哀牢山镇沅个体、家户、村寨独立散居与群聚交流的地方社会特征的反映,也是当地搭桥习俗得以世代传承的深层原因。全面观察、理解与研究此类民俗文化,一定要将其与地方社会的独特性结合起来进行整体考察。

  关键词:搭桥习俗;仪式过程;社会功能

 
  一、相关研究综述
 
  桥梁是“人类克服自然障碍的一种文化创造,也是衡量人类文明的标志物”,沟通人类不可逾越的两岸、两端是其最初的实用功能。伴随桥种类、数量与各民族相关桥俗活动的增多,桥不断被赋予新的社会文化内涵,而其中讨论较多的是其作为意象及其象征意义。海德格尔(1996)认为:“桥以其方式将天、地、神和人聚集于自身……只要是一座真正的桥,那么桥就绝非首先是单纯的桥,尔后是一个象征。”在阐述桥的象征意义时,学者们更多地是将其视作一种沟通两种状态的媒介或过渡。周星(1998)通过描述各民族的桥及其搭桥、敬桥、过桥仪式等桥俗文化,认为桥具有象征意义并涉及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从生老病死到婚丧嫁娶,从起居行旅到互通有无,从爱情到事业,从理想到信仰。举凡涉及人生的重要方面,大都可以通过桥来象征”,桥象征了人的整个生命历程,兼具过渡之意。郭全芝(2005)则直接将桥作为一种民俗文化象征,认为架桥、走桥、敬桥、桥梁节等民俗活动,其象征目的大都与生育求子、男女求爱有关。李霞(2001)认为,“在天与地、圣与俗、社区的内与外等境界间甚至是男女之间的联系中,桥是最常见的代表沟通链接的象征”,尤其是在从出生到死亡,从阳界到阴界的生命历程中所举行的各种仪式和民俗活动中,桥或一些象征性的桥都是推动这些重要的不同状态和角色发生转换的主要力量。石明圆(2007)认为,桥“连接着少年与成年、健康与幸福、隔膜与和谐、男与女、生与死、此岸与彼岸等不同甚至相反的两极。”而废名(2003)则认为“桥者过渡之意,凡由这边渡到那边都叫做桥,不在乎形式。”从相关学者的观点中,作为连接两种状态的媒介,是桥最为普遍的象征意义,无论从此岸到彼岸,从这端到那端,还是从阴到阳,从凡俗到神圣,甚至从旧世界到新世界,跨越阻隔,桥都同时实现了其物质和文化功能。云南普洱镇沅地区普遍盛行搭桥习俗,源于当地的民间信仰,是当地民众社会生活与精神世界的组成部分。出于不同的需求与缘由,镇沅民间搭桥有多种类型,其背后所附载的丰富而独特的文化内涵,发挥着相关社会功能。
 
  二、镇沅民间搭桥习俗的仪式与内涵
 
  (一)搭桥的缘由
  普洱镇沅民间将搭桥称为“做桥”,即根据具体需要,进山砍伐一定数量的木头,用斧凿等加工成供人行走的木桥,单位为匹。然后找水流通畅且人来人往频繁的沟溪等位置,将木料横搭、固定其上,以供人往来行走。人们只要行走在当地山区路上,很容易见到大小不一、用乔木搭起来的简易桥梁。
  普洱镇沅,地处哀牢山区,山高谷深,沟壑纵横,由此造成山川阻隔,交通不便,因此需要搭桥架通大小沟壑、河流与溪箐。当地森林资源丰富,乔木种类、数量繁多,便于当地人就地取材,伐木就势搭桥。当地人搭桥,不是一个简单的交通行为,要测算择日,举行仪式,是一种独特的地方民俗。搭桥人诉求不同,所搭之桥的种类也不同。总体而言,搭桥都是出于家庭遭遇灾病等不顺,所以找先生占卜,通过搭桥“改交造化”,即改变命运、祛灾解难、收魂归体,以保身体健康、平安顺遂。作为一种具有禳解性质的仪式习俗,搭桥对搭桥人具有心理干预、暗示的作用,同时搭桥对于直接改善当地交通状况起到积极作用。
  (二)搭桥的类型
  搭桥的种类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专门为小孩搭的桥,另一类是大人小孩都通用的桥。专门为小孩搭的桥,一般在小孩出生时请先生测算生辰八字时所带的关煞桥和周岁桥。所谓关煞,就是先生在为刚出生的小孩测算生辰八字,民间称作“定时辰”时,小孩先天带有需要仪式破除的障碍,这些写在时辰帖上交给父母的障碍即为孩子关煞,需要通过搭桥来禳解。一般分为断桥关桥、三六九岁关桥、记撞名桥、四方桥等四类生辰八字所带的关煞桥和周岁桥。
  断桥关。“有些孩子命带断桥关,需要搭桥的,就是说他在前世踩断了桥没搭还,这一世出生就带了断桥关,要在这一世搭来还。本来是说现在这一世我们去哪里踩断了、踩响了桥都要搭上。要是那种远路人,就是基本上才会过一次路的人要是踩断了桥,没有搭桥的工具,就要在桥边扯上一根线来代替”,这就是断桥关的由来。寓意搭了断桥关后,孩子就不再欠上世的债,好养活,其背后是父母对孩子健康成长的一种希冀。
  三六九岁关。指有些小孩在三岁、六岁、九岁时比较难带,认为走到了“节坑”,在孩子三六九岁生日那天搭一座桥,意为助其渡过难关,改变难养的状况。当地民间俗语说“男怕三六九,女怕二四八”,男孩一般在三、六、九岁挫折较多,而女孩在二、四、八岁时遇坎坷,因此即使时辰帖上没带关煞,有些人家也会在这几个年岁小孩生日那天给孩子搭桥,渡过难关,使孩子顺利成长。
  记撞名。“撞”,指巧遇、撞见。如果孩子命带撞名关煞,就要在先生指定的时空找一个流水的地方搭一匹桥,搭好后等在那里,请第一个路过的人帮孩子取名。那天一定得赶早,等候第一个路过之人给名,但是有些人不愿给名,因为要让第一个撞到的人帮孩子带走三灾八难,这就意味着灾难会部分转嫁到被撞之人身上。但作为搭桥这家,无论愿不愿意,都认定了被撞之人,视其为孩子干爹或干妈。
  四方桥。是在孩子满一周岁时帮孩子搭的桥。就是到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自找到一个流水的地方,无论箐沟、河流,搭上桥。四方桥不在生辰八字帖范围之内,但是大多数人家都很重视,在孩子周岁生日当天给孩子搭桥,替孩子打通四方道路,祈愿孩子将来能够四方通达。
  大人小孩都适用的搭桥,出于某人身体或生活出现不顺甚至厄运连连,患病后经治疗不见好转,找先生占卜测算,需要进行搭桥造化。这一类搭桥有运气桥、阴功桥、婚姻桥和收魂桥四种。
  运气桥。搭运气桥有本命年搭桥、为老人搭桥与临时搭桥三种。本命年搭桥,不需请教先生,只需在本命属相那天搭桥,若能兼顾本命属相的年月日,搭桥的效果被认为是最好的。帮年迈的老人搭运气桥,旨在祈愿老人长命百岁。在日常生活中如遇诸事不顺,运气不佳,便在请教先生后搭桥。搭运气桥无固定方位,遵循“男搭东女搭西”的原则。搭运气桥,意在将自己的霉运转移在桥上,使多人踩踏后将霉运带走,使被搭桥之人从此转运。
  阴功桥。如遇生大病、灾祸、变故等灾难,请先生占卜测算,一般被认为上辈子做了坏事,出于因果报应,今生要行阴功还债。“有一种传说,一个人要是在上一辈子做过什么暴虐、恶劣的事情,今生来到世上就劫数大,所以要让他在这一世行阴功,改交造化(改变命运)。”搭桥行阴功,就是行善积德,搭桥改善交通,方便人行走,就能善有善报。
  婚姻桥。搭婚姻桥的一般是男子。这样的男子感情路不顺,难以缔结婚姻,就要搭婚姻桥。婚姻桥在形制上,与其他桥不同。婚姻桥是一种需打栓子的桥,即将两匹桥用栓子固定在一起,两匹代表一双,意为男女佳偶天成,搭桥之后感情之路便会顺利,说明当地男性成婚不易,是对美好姻缘的一种向往。
  收魂桥。人有三魂七魄,因惊吓等原因导致魂不附体而离散时,人就会生病,做噩梦,精神不正。先生认为“山隔、水隔、桥隔、路隔、阴阳相隔。山隔就是你到山的另一边被吓到,水隔就是被水吓到,桥隔、路隔就是在过路过桥时被吓到,或者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阴阳相隔就是祖坟上隔着,也叫阴土压着。隔,就是魂被阻隔下了,没跟着身体回来,要搭桥叫魂。”搭完收魂桥后要叫魂。叫魂,就是将离散的魂魄唤回病者身体,由村里的“朵西”举行仪式。叫魂时带上病人的名字,说明病痛的情况,喊动三魂七魄回家。叫魂词为“某某人,山隔你绕路来,水隔叫你绕桥来…我大喊你三声,给你三魂七魄归身附体,你回家来,回家穿衣吃饭,回家归儿归女…。”搭收魂桥反映了当地人灵肉一体的传统人观。
  (三)搭桥的仪式
  仪式前。无论搭哪种类型的桥,香纸、茶酒、斋饭都是一定要准备的,具体需要六柱香,六份纸,茶酒各一杯,斋饭各一碗。如果搭四方桥就按照4倍的数量准备,献祭桥神路神。新采青松毛一份,撒铺在桥面上。搭撞名的桥,一定要准备一只啼鸣的红公鸡,寓意红红火火,大鸣响亮。为了避免砍来的木料长短不合,砍前要先到搭桥的地方量好尺寸。桥料一般选松树,当地人认为松树是一种清洁的树。
  仪式中。当所有用具准备好之后,便可在指定地点举行搭桥仪式。如有旧桥,需先将中间的地方清理出来,将桥头(树梢),对准家的方向搭好,用土石将两端固定即可。新搭的桥一定要在最中间,这样才能保证被踩到,诸般不顺才能被带走。桥搭起来后献祭,搭桥仪式不用先生在场,由家里男主人主持,在桥两端插上香,烧上纸,两边各三份,在桥头献茶酒斋饭,告知桥神路神,今日来搭桥祈愿。记撞名要现场杀鸡,用鸡血生祭桥神路神。在搭收魂桥时,则需请一位“朵西”主持仪式。献祭完毕,由仪式主持人将茶酒滴到桥头,叫做奠,对桥行三次叩拜便结束仪式。搭收魂桥,叩拜后,点一炷香,叫着魂往家走,回到家把香插到灶台。记撞名搭桥,要在仪式结束后,择吉日拜访帮孩子取名的人。
  仪式中的禁忌。一是桥不能短,不能断。二是一定不能用红毛树做桥梁。做桥梁的首选是松树,实在没有松树选其他树种,但严禁用红毛树。红毛树在当地是一种能辟邪的神树,晚上归家或从很远的地方回家,尤其是有小孩的人家,可在路途中折一支红毛树叶随身带着,以免不干净的东西跟着进家作祟。红毛树本为辟邪神树,做桥会冲撞到病人魂魄、桥神、路神。三是新桥一定要搭在最中间。目的是要让更多的人踩踏,带走霉运、灾难。四是桥头一定要朝家的方向。桥头(树梢)一定要朝家的方向,若搭反,好运、魂魄、福禄回不到家。五是在仪式结束前不能踩到桥面。刚搭好的桥要守着不能让人踩,直到仪式结束。有叫魂的,要等叫魂的人回到家中。
 
  三、镇沅民间搭桥习俗的社会功能
 
  普洱镇沅民间搭桥习俗传承至今依然盛行,作为当地人跨越空间障碍的文化与技术之外,有其丰富而独特的文化内涵,自古在当地社会生活中发挥着相关社会功能。
  搭桥铺路,改善交通。云南普洱镇沅位于莽莽哀牢山中,这里地域广袤,山高箐深,高山溪流纵横,同时村寨散居,人们之间的交流相对有限。正是如此独特的自然地貌与居住格局,使人们平日的出行交通极为不便,搭建简易木桥便在于满足人们的出行需求,而山里搭桥所需木材极为丰富,遍地可见密密麻麻的云南松、思茅松等松木。抛开神秘的民间信仰,以一种理性的思维来审视镇沅地区民间搭桥习俗,其首先具有搭桥铺路、改善交通的功能。搭桥是一种个体的技术行为,而铺平地面,通达四方,不仅方便了搭桥人自己进山耕作放牧等出行,更是促进了地方社会集体的沟通与交流,可将其视为是个体出于认同地方、归属地方的一种深层社会诉求及其自我满足。无数的个体的搭桥,随着时间的积淀,演变成集体性的一种行为,最后发展成世代传承的共同生活模式,因其内在的习俗惯势而带上一种社会导引作用。久而久之,镇沅山区距离上相隔而居的人们,因为大大小小简易木桥的搭建,实现了地方社会交流互动的集体性需求,技术性有效消除了平日各自独立开展生产、生活自然阻隔带来的不利影响,因此,通过个体家庭进行的民间搭桥是镇沅地区整体社会生活的一种反映。
  行善积德,改变运势。镇沅民间搭桥除了作为物理层面的一种地方性交通技术外,还是一种在精神层面颇具地方特性的民间信仰习俗。当地人认为,一个人的命运、际遇是先天的,这是一种带有宗教情结的宿命论,为了改变先天不利的命运与际遇,通过后天积极的善举与德行,可以影响并改变命运与际遇,这体现了面对宿命当地人的一种主动性与能动性。进而,当地人笃信修路搭桥以供他人之便,一方面是在行善积德,积累福报,可以改变自己的时运,另一方面在招受意外灾祸、患病时,通过搭桥这一交通媒介将依附在自己身上的厄运、祸祟与灾病带走。“逻辑性的仪式建立形成在一种信仰之上,这种信仰是人们经过对传统生活的细致观察,确信人类可以影响自然的进程,控制命运”。搭桥习俗的仪式效力,并不仅仅囿于仪式举行的当时,而是贯穿了作为仪式效力接受者的被搭桥人的一生,包括其关联的前世今生,要以今生施行并积累善与德,消除前世犯下的恶与带来的债,以虔诚的搭桥实践,使被搭桥人的运势得到转折与改变。从镇沅地区普遍盛行民间搭桥习俗来看,它俨然已成一种涉及信仰的习俗惯制,影响着当地人的人生观与价值观,反过来又有利于地方社会道德共同体的构建与维系。
  祈吉禳灾,慰藉心理。镇沅民间搭桥习俗源于当地人有关转世的灵魂观与因果相报的道德观,这些观念作为一种精神层面的意识形态,不仅依靠搭桥行为、技术等物理层面来实体化,更以搭桥相关仪式实践来实现具体化,这些仪式明显带有接触巫术的色彩。首先搭桥消除了地面阻隔,使桥两头彼此畅通,从而自内向外祈吉,具体而言就是通过让更多的人来过(踩)桥,转移并带来时运与良缘,从方向上来看这是由外向内的一种试运转变祈愿。其次,还有一类搭桥仪式属于由内向外的驱赶、阻隔厄运与灾祸,表面上也是通过搭桥方便更多的人过桥,带(踩)走厄运与灾祸,虽然也属于接触巫术,但却是以搭桥畅通与沟通的技术施行的一种仪式化阻隔与摒弃。“所有不幸,所有凶兆,所有能够带来悲伤和恐惧感的事物,都使禳解成为必要,因此才称之为禳解。所以用这个词来指称那些在不安或者悲伤状态下所举行的仪式是非常贴切的。”镇沅地区的搭桥习俗作为一种禳解仪式,它能够消除灾祸,带走厄运与不幸。总体而言,搭桥仪式涉及桥两端的方向,祈吉向内,禳灾向外,前者是沟通,后者属阻隔。对时运的量变而言,前者是加法,后者为减法,而时运的增减直接关联被搭桥人时运的改变。从这个意义上说,民间搭桥作为一套改变个人时运的仪式实践,最终是一种分化社会的文化解构术。
 
  结语
 
  “所有的巫术和仪式等从根本上来说都是为了满足人们的基本需求”[[10]],巫术活动或仪式能否具有较大的穿透力并得以传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是否迎合或满足了人类现实生活中的某些需求,搭桥作为一种流传已久的民间仪式,深深扎根于普洱镇沅地区的民间生活之中,无论是在社会生活中还是在精神世界中都对当地人产生了重要影响。首先从桥的物理属性来讲,搭了桥,水的隔断,山的阻隔都得到了消除,这满足了哀牢山区山水散居的当地人进行社会交流的生活需求,使平日里相对独立的个体、家户与村寨,通过桥的媒介作用连接为一个更大范围的地方社会。其次,从桥的文化特征来看,它是沟通此岸和彼岸的纽带,有了桥,我与他,阴与阳,内与外,灵与肉,圣与俗,就关联起来了,搭桥也满足了当地人影响个人运势、缘分等精神层面的文化需求,因此在搭桥的仪式实践中特别讲究既定的程式与标准,严格遵守这些要求出于对仪式灵验与效力的预期。第三,借助个体的搭桥仪式实践,一方面旨在构建与维系地方社会道德共同体,最后有助于社会整合。另一方面,个体通过搭桥施行一种接触巫术,将厄运、灾祸等带(踩)走,实现一种文化阻隔与摒弃,从而导致某种分化社会的结果。对于地方社会而言,搭桥习俗兼具物理与道德层面的整合,与仪式上的分化两重性,这恰恰是哀牢山镇沅个体、家户、村寨独立散居与群聚交流的地方社会特征的反映,也是当地搭桥习俗得以世代传承的深层原因。因此,作为现实生活实际所需的物质媒介与祈吉禳灾的习俗惯制,我们很多时候不能简单以科学与迷信、先进与落后的是非标准来评判类似搭桥仪式的习俗,它以一种文化(仪式)的方式,同时将物理的合理性与社会的矛盾性统一起来。全面观察、理解与研究此类民俗文化,一定要将其与地方社会的独特性结合起来进行整体考察。
 
  (原文刊载于《普洱学院学报》2020年第1期,注释从略,详参原刊)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梁春婵】

上一条: ·[张小军]鬼与灵:西南少数民族族群的“鬼”观念与传统帝国政治
下一条: ·[日][芹泽知广]供品、馈赠与祭宴
   相关链接
·[袁丹]雎水春社踩桥会的社会功能探析·[吕树明 黄景春]山东财神会习俗研究
·[姬海南]乡土建构:村落生活中的信仰世界·[刘东旭]中间人——东莞彝族工头及其社会功能
·李永平:《禳灾与记忆:宝卷的社会功能研究》·[文忠祥]民和土族婚礼歌演唱模式及社会功能初探
·[沈昕 牛津 蔡海燕]徽州目连戏楹联的文化解读·[文忠祥]传统的现代面相:传统青苗会社会功能的现代转型讨论
·[古力加娜提·艾乃吐拉]维吾尔族传统手工艺文化的社会功能(仅提要)·[吴莹]现代背景下地方节日的调查与研究
·[陈连山]论神圣叙事的概念·[贾安林]“篝火之舞”与“连袂踏歌”
·[阿布力米提·买买提]维吾尔麦西莱甫的多重文化特征和社会功能·[阙岳]藏族丧葬习俗的文化人类学分析
·[龚茂莉 龚家铭]葫芦丝社会功能的变迁·[张劲松]中国蓝山县过山瑶度戒仪式过程的信仰意义及度戒之功能
·[郑娜娜 白莉]功能主义视野下的民间庙会·[钟梅燕]裕固族鄂博祭祀的当代变迁与社会功能
·[萧放]传统社会家训族规的历史形态与社会功能·[王新民 王婷]晚清旬邑县民间祈雨风俗考察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0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