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间文化传统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间文化传统

[冯智明]身体认知与疾病:红瑶民俗医疗观念及其实践
  作者:冯智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20-03-07 | 点击数:1641
 

摘要:不同文化中的人群对身体和疾病有不同的理解,导致求医行为和治疗方式的多样性。基于身体认知和“自然”、“非自然”论病因观的文化逻辑,红瑶人形成了系统而严密的“神药两解”民俗医疗知识体系与实践,嵌入红瑶的自然环境、社会结构、分类体系和宗教信仰中。

关键词:身体认知;疾病;神药两解;民俗医疗


  “身体是人首要的与最自然的工具”,莫斯称人们了解使用身体的有效的传统行为为身体技术,随人的不同年龄段和个人生平而有不同。但身体技术并不只是物理的、机械的,它们“受制于一种清醒的意识”,该意识就是社会。社会无法控制身体内部复杂的奇正常变,但影响着人们对疾病这种身体的内在失序状态的认知和治疗。本文将民俗医疗实践视为一种传统的、有效的身体技术,旨在考察广西瑶族支系红瑶的基于身体和疾病认知的“神药两解”的民俗医疗观与治疗实践,并从身体观、疾病认知与宗教信仰等层面探讨这一医疗体系的成因。资料来源于笔者2007年至2010年对广西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江底乡岭寨红瑶的田野调查。

一、病、痛、伤:红瑶的身体、疾病认知与病因论

  红瑶是瑶族中文化较有特色的一个支系,以服饰而得名,其中的尤诺和尤念支系聚居在地处湘桂边陲的南岭走廊越城岭山脉南麓的广西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共有13000多人。红瑶为山地族群,山地农耕和梯田稻作是主要的生计方式,村寨大多围绕海拔1916米的“福平包”(山峰)周边山腰上分布。岭寨隶属龙胜县东部的江底乡,距县城46公里,坐落于“福平包”脚下岭河边南北走向的一个狭长的河谷里,从江底乡政府所在地徒步进山需两个多小时。全寨共97户446人,由杨、王两大家族组成,为平话(尤念)红瑶人。

  各种文化中的人群对身体和疾病有不同的理解,导致求医行为和治疗方式的多样性。医学人类学把疾病看成是在一定的政治、道德和文化背景下,处于人际交往和社会控制网络中的现象,“医学知识的产生和教育受到其所处的文化模式的影响,疾病的诊疗受社会环境制约。”现代医学将疾病解释为机体因免疫、代谢等弱化引起的结构或功能障碍并不能概括全部疾病类型,因为很多疾病与文化行为和宗教信仰有关。

  对健康、疾病认知的身体经验是病因观和医疗行为的基础。对于什么是健康和疾病,红瑶人并不能给出医学意义上的严整定义。健康包括两个方面的指标:一是“有身体”,即身体好,身体内外无病痛和损伤,能吃能睡;二是“有神气、有真神”,即精神好,表现在脸上的气色或说话做事情的劲头上。一般认为身体作息正常,行动自如,生活劳作能力如常便可算是健康,可见他们是以身体表现出来的状态和感觉来认知健康。

  较之难把握的健康定义和尺度,疾病更容易被人们体认到。红瑶人与身体异常相关的身体感受主要有三类:病、痛和伤。不思饮食,伴有痛、痒、晕、心慌、累、无力等不适感就是生病的症状。皮肤口舌生疮、感冒、发痧等情况严格来说不算是病,或至少不是对人造成大的困扰之病。疼痛感是所有身体感受中与疾病的关联最为紧密的一种,不明就里、难以忍受的痛多被人们视为生病。伤则是因意外和外力所致,如摔伤、压伤、刀伤、咬伤等,有外伤和内伤之分,外伤有显见的身体损害和流血现象,内伤有可能转化为病,需要长时间恢复。严重的伤的治疗期和养病具有同一性质,都用“睡床”表示,指在家卧床休息。病、痛和伤不是截然三分的概念,三者互有交叉,但一般来说,严重者才是病。

  对疾病的认知和分类是求医问药行为的基础,病人自我诊断是否有病和属于哪一类病之后才会对症下药。在红瑶人的经验中,有两类症状差别较大的病,一是行为异常,慌、怕、噩梦、累、甚至疯癫等为主要判别指标;二是身体病痛,以具体可感的痛、不适和身体外部可见病变为主要指标。身体外部的病痛以身体部位来区分,如头痛、眼痛、腰痛等,对身体内器官除心、肝、肠等外并无清晰认识,因此身体内部病痛常被分为胸病和肚病,胸病包括心脏病、胸闷等,肚病包括了各种肠胃病和妇科病。总之,红瑶人的疾病认知和分类遵循整体观,某种疾病症状不是完全独立的,身体各部位和“真神”是相互影响和牵制的整体。

  病因观念是造成不同社会文化中医疗行为和医疗体系差异的核心。传统病因论有“自然”和“非自然”论,“自然”论“从物质的层面理解健康和不适,强调人体的平衡以及人与自然界的和谐。认为人体内的各种元素如阴阳、寒热、体液和五行等顺应自然的变化,保持动态平衡,人的健康状态就良好。如果平衡受到干扰就会出现不适。”“非自然”论从超自然层面理解疾病,“不适被认为是由超自然的神、鬼、祖先的灵魂、恶灵或者是具有超自然能力的巫师或女巫、恶魔有目的的干扰引起的。医治者通常采用宗教仪式或巫术来治疗不适。”

  红瑶人的病因观兼有先天、“自然”与“非自然”论,先天性疾病如风气、智障、侏儒等;“自然”的致病原因包括体内痧气、热寒毒气、虫蛇毒、饮食不当、血气弱等,多用以解释发痧、毒疮、肚痛肚泻、月子病等常见病。“非自然”的致病原因指超自然力量的连带和侵犯,由于三界秩序的打破引发身体秩序的混乱,大致分为四种:一是与生俱来,即命带某病,如花愿、关煞、前世父母、拜寄;二是招惹鬼魂或触犯神灵和祖灵,导致魂魄跌落、身体损害和非常行为;三是“犯忌”,指无意中违反禁忌,冒犯家屋空间如香火、门和神圣之地(庙坛)、风水树、神树林所遭受的惩罚;四是阳宅和阴宅风水,家屋和家先坟墓风水对人的身体、运势和富贵的影响重要而深远,因择地不当与家人八字相冲相克,或风水遭到人为的破坏,都会反映到家人的身体上。自然和非自然病因彼此并不排斥,一种疾病可能是这两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一个病因也可能引起多种疾病。非自然论在红瑶人的病因观中占主导地位,严重或久治不愈的病、伤往往与“灾”相连,超乎人力和医药控制范围。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贾志杰】

上一条: ·[韦鑫]民俗医疗观念与疾病的文化隐喻
下一条: ·[彭兆荣] 重建乡土社会之宗族景观
   相关链接
·[韦鑫]民俗医疗观念与疾病的文化隐喻·[王琴]“文化”论抑或“食物系统”论?
·藏医药浴法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医学人类学:探究疾病与文化互动关系
·[张实 郑艳姬]小凉山彝族疾病文化的人类学研究——以宁蒗县跑马坪乡沙力坪村为例·[徐义强]哈尼族宗教艺术遗产《斯批黑遮》的疾病认知体系探究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