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讲座信息

首页动态·资讯讲座信息

东亚神话比较研究的大视野
——李子贤教授讲学侧记
  作者:张多 李乐思 彭吉艳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9-12-02 | 点击数:1103
 

   李子贤教授是国际著名神话学家,中国云南大学文学院资深教授、原云南大学图书馆馆长。2019年11月7日下午,耄耋之年的李子贤教授回到文学院,在云南大学东陆园为200多位来自昆明各高校的师生分享了他近一年来新的思想成果。讲学现场座无虚席,体恙初愈的李子贤先生充满激情地讲了两个小时,将听众带入一个博大的神话学世界中。

  本次讲学活动由文学院副院长董秀团教授主持,到会的有文学院李道和、秦臻、杜鲜、罗瑛、高健、张多老师,以及文学院本、硕、博百余名学生;此外前来听讲的还有日本西南学院大学金绳初美教授、原《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副主编王德明教授,云大多个院所的师生,以及来自中央民族大学、昆明理工大学、云南师范大学、云南民族大学、云南艺术学院、昆明学院等高校的师生。文学院院长李生森教授在结束繁忙公务后,也从呈贡校区赶回来向李先生道贺。

  李子贤先生此次讲学的题目是《女神创世·兄妹结婚·人类始祖——东亚中日韩等国上古神话演进模式刍议》。李子贤先生首先充分肯定云南大学神话学研究取得的进展,他谈到云大神话学研究代际承传有序,青年人才未来可期。云大民俗学学科的师生们在学术上始终立足于田野调查,形成了多学科交叉的学术传统,培育了创新和原创的学术追求。李老师也始终以立足本土,面向国际为目标,并不因为年逾八旬、疾病缠身而停止学术思考。今天正是要将自己的新的研究成果与师生们分享探讨。

  创世神话研究的新思路

  在国内外神话学研究历史上,已有许多学者分别在女神创世神话、兄妹婚神话、人类(氏族)始祖神话这三个领域做出过杰出探索。但是,将女神创世、兄妹婚、人类(氏族)始祖这三个神话母题联系到一起,探寻中国、日本、韩国、朝鲜等国上古神话和民间信仰的演进模式,学界还鲜有讨论。因此,李子贤先生尝试通过比较中国、日本、韩国、朝鲜在文献和口头流传的神话,来归纳东亚上古神话共通的演进模式,期望能够阐发新论。

  先生谈到,东亚地区自古以来就存在密切的文化交流和互鉴,以致中国、日本、朝鲜半岛存在许多共同的文化要素和事象。例如,逾万年的稻作文化、肇始于春秋时期的儒家文化、东汉时期传入东土的佛教文化、汉字文化和茶文化等,都对东亚各国家在不同时期产生了深远影响。而神话也同样随着东亚地区人类的迁移而互相传播、渗透、交融,乃至互为各国神话体系中的一部分,使得对方国家的神话系统发生某种嬗变。比如,有学者认为日本神话受到中国帝系文化和道教文化的影响,朝鲜半岛的神话更深受司马迁帝系叙述的影响。现今在朝鲜半岛最常见到的是檀君神话、朱蒙神话、特定姓氏起源神话,而关于天地来源的创世神话、诸神之战的神话却鲜有发现。

  神话的发展不可避免会受到其他文化的影响,但先生指出不可忽视那些生发于本土、有本土历史发展印记的神话。例如云南怒江的傈僳族、独龙族、怒族,也一直传承着各具特色的神话系统。因此,各个国家的神话演进模式必然有其独立发展的内在格局,但是由于各国文化之间密切的交流和影响,这种演进模式也会产生某种趋同性。

  以中国为例,他认为上古神话的演进模式大致可以概括为“女神创世——兄妹结婚——人类始祖”这一序列。而这一演进模式正好对应着人类从母系氏族社会、母系氏族社会的解体、父系社会的萌芽到确立这一历史发展进程。对于日本和朝鲜半岛的地区的上古神话演进模式,李子贤先生借助东亚各国的神话资料,汉语古文献和与西南地区少数民族的活态神话进行比较分析。

  东亚女神神话之比较

  在中国历史上的母系氏族社会时期,许多考古遗址都表明了其与神话的关联,例如西安半坡、临潼姜寨等。诸多文化符号的创制都来源于母系社会,如蚕神嫘祖、傣族神话中的葫芦、哈尼族创世神话中的鱼母、纳西族婚礼中使用的瓜、佤族司岗里神话中的石洞、高山族的石头生人神话等。在汉语文献中,存在许多关于独身神的资料,例如独身女神有女娲、羲和常羲、殷商的简狄、周始祖姜嫄、教人种桑养蚕的嫘祖等。西南少数民族神话更是多见独身神,例如壮族的姆六甲、瑶族的密洛陀、侗族的萨天巴、苗族的蝴蝶妈妈、哈尼族的塔婆等。这些女性象征符号和女神创世神话折射出母系氏族社会的人类历史记忆。虽然母系氏族社会已经很遥远,但是女神信仰并未终结,如豫、冀、晋、陕等省至今还有普遍的女娲信仰。

  李先生还指出,中国古代女神早期为独身神,后世学者在编撰帝系时给这些独身女神加了配偶。因此,原本表征为“知其母而不知其父”的独身神神话,在后世文献记载中演变为“感生受孕”的神秘外力,而这种神秘力量象征的正是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转变。

  在日本,虽然《古事记》《日本书纪》都提及到了女神,但是没有见到独身女神的记载。研究表明,四世纪以前日本普遍流行母系制,到七世纪父权制得到较大发展,但仅限于上层社会,民间仍盛行“招胥制”。到了十二世纪末,父权制家庭才成为日本社会主流,因此日本独身女神神话的承传有丰厚社会土壤。但是在《古事记》的开篇,其叙述“五尊天神”时只有无性别区分的独神。李子贤先生认为这是因为《古事记》编撰目的是为了追溯天皇源流。所以我们看到的“记纪神话”已经不是日本的原生神话,而是被加工过的。因此日本很多学者如大林太良、伊藤清司等都来到云南,试图通过探寻云南少数民族活态神话,以还原日本神话和文化的原貌。

  此外,在朝鲜半岛的古代文献中,尚未发现关于独身女神的记载,但根据李先生在济州岛的考察发现,济州岛的口承神话说该岛的创造源于一位独身巨人女神。因此朝鲜半岛独身女神神话的调查研究是一个亟待深拓的方向。

  人类起源神话的民俗学阐释

  “兄妹婚”类型的人类起源神话是广布世界的经典类型。李子贤先生认为,女神创世神话衰落后,“兄妹婚”神话登场,独身神变为偶生神。神话学的“兄妹婚”特指血缘家庭内的两同胞。中国最著名的偶生神便是伏羲和女娲。值得注意的是,从先秦文献和考古来看,伏羲和女娲本无兄妹关系;而到汉代《风俗通义》里记载女娲为伏羲之妹;到唐代女娲被说成伏羲之妻。

  谈及“兄妹婚”型洪水神话,还须讨论“天婚型”洪水神话。“天婚”即洪水后世间只剩一男子,到天上寻仙妻以繁衍人类。例如韩国济州岛流传的天婚神话:碧浪国飘来一船三女,嫁给了高、良(梁)、夫,从此济州岛有了人类。又如严绍璗先生写的《中日古代文学关系史稿》认为,日本古代神话几乎都是在偶生神形态中演进的。但李子贤先生指出,书面记载的日本古代神话都是偶生神形态,但并不代表民间活态神话也是如此,还须深入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兄妹婚”型人类起源神话,合婚仪式不管是单一形态还是复合形态,“兄妹婚”后诞生的都是人类。而日本“兄妹婚”神话诞生的是国土和诸神。在朝鲜半岛,虽然很少见到独立型“兄妹婚”神话,但是曾有“兄妹婚”型洪水神话的记载,比如孙晋泰的《朝鲜民谭集》里面记载了“滚磨合婚”的母题,与中国少数民族“兄妹婚”神话非常相似。

  总之,虽然东亚地区各地的“兄妹婚”神话有差异,但这一类型神话是东亚共享的上古人类起源神话。从独身神到偶生神的演进,折射出人类社会从母系制社会解体到父系制社会确立的转变。对偶婚的产生反映了人类社会从母系社会的婚姻制度过渡到以“夫”为中心的婚姻制度。

  东亚的始祖神话与信仰

  中、日、韩、朝各国流传的人类(民族)始祖神话以及始祖崇拜文化,其内核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回答“我们从哪里来”,进而把祖先视为神,以此说明“我们”的出处不凡。另一个是将始祖神话作为区分“我群”与“他者”的重要标志。

  在人类特定文化阶段,被视为始祖的大多是某种具有灵性或神秘力量的动植物。中国西南少数民族不乏其例,李子贤先生讲述了他在怒江地区田野调查的经历。在泸水县新建村,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不假思索地说自己是“虎氏族”。怒江地区的傈僳族、独龙族、怒族等都有自己的动物始祖氏族起源神话。西南少数民族还普遍有“葫芦始祖”神话等。

  当氏族社会逐渐向部落社会过渡,就产生了部落起源神话,然后再向民族起源神话过渡。英雄始祖神话就是民族社会阶段的典型叙事。世界上很多国家都经历过英雄时代,比如古希腊的《荷马史诗》、古印度的《罗摩衍那》《摩诃婆罗多》就是有关英雄始祖的神话传统。李子贤先生认为中国的“炎黄大战蚩尤”就是一个英雄时代,而后来黄帝、炎帝这两位英雄成了中国人区别自己与其他民族的人文始祖。李子贤先生特别强调了傣族英雄史诗《厘俸》的重要学术价值。《厘俸》是南传上座部佛教传入以前产生的活态史诗,在无量山区传承至今,极为罕见。《厘俸》所描述的正是傣族的古代英雄时代。

  李先生还提出一些有待探索的问题。比如日本的民族始祖在神话中并不明确。日本的天皇系统始祖神话讲的是天皇家族的起源,并没有交代其民族起源。又如韩国和朝鲜有朴姓始祖、新罗国金氏始祖的神话流传,说明朝鲜半岛也有始祖神话存在,但如何看待这类姓氏起源神话是以往研究的薄弱环节。李先生坦言自己对日本和朝鲜半岛的上古神话演进模式还难以勾勒,但他认为东亚上古神话演进模式的比较研究具有巨大学术潜力。

  此次讲学的最后,李子贤先生提出了两个令人深思的问题。第一:近四十年来,为什么外国学者(尤其是日本学者)极为关注云南少数民族文化包括神话,相反中国学者多数对此的关注度不够?第二:如何在当今不断制造“新神话”的高科技时代,重新审视我们自己历史和上古神话,怎样在新时代提高中国神话学研究的整体水平?

  先生两个小时的演讲结束后,董秀团教授总结道:“这是一次跨时空、跨文化、跨国别的神话比较研究的重要尝试。”她指出,广大师生应该认真领会李先生的宽视野、大格局、多学科、重田野的学术思路,学习其深耕本土、不断超越自我的学术精神。李道和教授也表示,虽然前人在女神创世、“兄妹婚”神话、始祖神话的研究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专门研究,但是都没有像先生那样用历史和民俗的眼光,将各个阶段串联起来,这就是先生治学的高明之处。金绳初美教授表达了开展中、日神话学交流的迫切愿望。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陈连山]古代神话传递了哪些关键信息
下一条: 无
   相关链接
·[沈玉婵]从《长生宴》到《神话与史诗》·[高健]神话王国的探寻者
·[杨利慧]“朝向当下”的神话学论纲:路径、视角与方法·[郭恒]《山海经》在海外的神话学研究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神话资源的创造性转化与当代神话学的体系建构”开题论证会暨学术研讨会顺利召开·[杜国英]俄罗斯神话学派的神话理论及现代性思考
·[谭佳]反思与革新:中国神话学的前沿发展·[田兆元]研究当代神话可以写在神话学的大旗上
·[刘宗迪]丁山的神话研究·主题书展:神话学的世界——华东师大的学术文脉与传统
·[李燕]海上和平女神·[王京]论神话学田野调查的功能与方案设计
·[李子贤]韩国济州岛传承的活形态神话·张振犁:中原神话学田野上的如歌行者
·[姚新勇 周欣瑞]“南方”的发现,双重二元对立话语逻辑,百年中国神话学 ·[乌丙安]日本神话学三个里程碑的主要代表人物
·[张洪友]约瑟夫·坎贝尔:好莱坞帝国的神话学教父·[郭佳]顾颉刚大禹神话传说研究与“层累造成古史说”的提出
·【讲座预告】段晴:神话的跨域性与地方性(北大,2018年3月7日周三15:10)·创世神话:以时间和空间为编码,揭开世界的“底牌”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