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田天]座次的写法
  作者:田天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8-01-20 | 点击数:2136
 

  《史记》是一部读不完的书。

  《项羽本纪》中记载鸿门宴的一段,短短千余字,太多细节值得发覆。其中记座上诸人位次仅一句,曰:“项王、项伯东乡(向)坐,亚父南乡(向)坐。……沛公北乡(向)坐,张良西乡(向)侍。”余英时先生就此句写成《说鸿门宴的座次》(收入《史学、史家与时代》,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二〇〇四年版),提出项羽面东,乃自居尊位,刘邦面北,居臣位。由此,他指出项羽不以宾主礼招待刘邦,而将他当成自己的臣属,还推测这是项伯的安排。鸿门宴的座次如何解释,或犹有可商之处。余先生发现这一问题,由此探究司马迁记录位次的用意,诚为巨眼。

余英时《史学,史家与时代》(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凌廷堪《礼经释例》

  余先生所考项羽、刘邦的座次皆无问题,唯他引如淳注“宾主位东西面,君臣位南北面”,以为张良所居的西向位是“等礼相亢”的朋友地位,则恐怕有些拘泥了。王文锦先生曾结合《仪礼》本文与凌廷堪《礼经释例》,指出室内东向最尊,其次坐北面南,再次坐南面北,最卑者坐东朝西(《古人座次的尊卑和堂室制度——从鸿门宴的座次谈起》,《文史知识文库古代礼制风俗漫谈(一集)》,《文史知识》编辑部,中华书局一九八三年版)。执此以观鸿门宴座次,项氏叔侄最尊,范增次之,刘邦再次,张良最卑,若合符节。其实不必求诸礼书,《项羽本纪》本文也透露了张良座次的高下。项庄舞剑,张良急召樊哙入帐:

  [樊]哙遂入,披帷西向立,瞋目视项王,头发上指,目眦尽裂。项王按剑而跽,曰:“客何为者?”

  短短三十余字,勾出一幅间不容发的场景。樊哙和项羽,此时皆无转身之隙,二人正面对峙。所谓“披帷”,指樊哙闯入门中,肩上犹披军门之帷。这说明门朝东开,正对项羽。换言之,张良的座位在军门旁边,自是一帐中最低之位。不必洋洋洒洒地描述当时的场景与气氛,只点出几个方向,便令读者身临其境。

电影《鸿门宴传奇》

  这样的笔法,在《史记》中不止一处。《孝文本纪》中周勃、陈平等人铲除诸吕,使人迎代王刘恒入长安即位。代王至代邸,众臣劝进,“代王西向让者三,南向让者再”。如淳注曰:“宾主位东西面,君臣位南北面,三让不受,群臣犹称宜,乃更回坐示变,即君位之渐也。”能指出这是“即君位之渐”,可见如淳观察敏锐。以《仪礼》所载,堂上座次,主人在东、西向坐,宾客中南向为尊,东向最末。其时代王并未以储君自居,在代邸中他仍居主人位,西面。众臣劝进,代王即席起而三让,之后面南再让,群臣再次劝进,最后才“即天子位,群臣以礼次侍”。(按,今中华书局点校本《史记》以“群臣以礼次侍”属下段,非,应与“遂即天子位”连读。)这句话指代王南面坐下,群臣东西序列,于此君臣之位方定。

  群臣劝进,新君惯例“三让”,不得已才勉强即位。刘邦在定陶即位,即循此例(“汉王三让,不得已,曰:‘诸君必以为便,便国家。’甲午,乃即皇帝位氾水之阳。”《史记》卷八《高祖本纪》)。虽然史籍常无明文,但新君这种礼仪性的“三让”,多为南向。由此可知,司马迁详记代王“南向”“西向”,并非赘笔,是借此传达当时情势。刘恒入长安是为了即位,按理,“三让”无非也是过场。但他面临的形势,与父亲刘邦可谓天悬地隔。他自代远来,在长安没有内援。陈平、周勃等前朝老臣新诛诸吕,手握重兵,权势迫人。刘恒前后推让五次,正缘于此。后来袁盎曾当面赞美文帝:“西向让天子位者再,南面让天子位者三。夫许由一让,而陛下五以天下让,过许由四矣。”足见当时所为,实非寻常。司马迁也只写代王朝向的变化,淡淡一笔,点染当时情境,细味之余韵不绝。

  再往宽泛一点说去,《史记》气韵生动,每令读者入神。前述《项羽本纪》与《孝文本纪》的文字,若删去方位,则未免索然无味,令读者无从想见。宫崎市定甚至以为《项羽本纪》中鸿门宴一段本是用来表演,虽未必是,但也不能不说味得《史记》描写的佳处所在。可见古人起坐方向,所关非小。史家刻意提及,多非泛泛。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姜舒忆】

上一条: ·[陈晓明]孙悟空形象中的大历史
下一条: ·[张西昌]记住手艺——读《和阳村柳条簸箕》所感
   相关链接
·[于玉蓉]《史记》感生神话的生成谱系与意蕴变迁·[张博]《红楼梦》中的生日描写
·[落笔升蝶]《红楼梦》与元宵节·赵云芳:《民俗学视野中的<红楼梦>》
·[汪德生]浅谈座次礼仪习俗·[刘德增]板櫈、座次与合餐
·《儒林外史》《红楼梦》构成现代中国小说的起点·[张勃]介子推传说的演变及其文化意义
·[刘丹青]《红楼梦》姨类称谓的语义类型研究·[向阳]《红楼梦》中的节日习俗:贾府年事要过完正月
·[夏桂霞 夏航]浅析《红楼梦》中的萨满文化·[吴松林]《红楼梦》满族风俗研究之我见
·[王云英]从《红楼梦》谈满族服饰·[吴松林]《红楼梦》满族风俗研究之我见
·[富育光]谈《红楼梦》中满族旧俗·[马经义]《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王子今]《史记》的时间寓言·[吴真]罗天大醮与水浒英雄排座次
·[薛引生]流传二千多年的经典民俗·[胡文彬]《红楼梦》与清代民俗文化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