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常务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在济南召开   ·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在济南召开   ·[叶涛]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开幕词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书评文萃

首页民俗学文库书评文萃

[刘永华]物:多重面向、日常性与生命史
  作者:刘永华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6-05-26 | 点击数:2463
 

   [物质文化的主角,是布罗代尔《物质文明》第一卷论述的主体:食品、衣着、住房、技术、货币等,换句话说,是日常生活中的各种物及围绕物而形成的经济、社会、文化过程。在这部著作中,日常生活被赋予重要的地位。该书第一卷书名中的“日常的”(quotidienne)一词,英译本直接译为“日常生活”(everyday life)。通过并列使用“物质文明”与“日常生活”,布罗代尔曲折表达了他对这两个概念之间关系的认识:物质文明与日常生活之间存在密不可分的关系。]

  从布罗代尔的物质文明研究谈起

  历史学者对物质文化的讨论,在布罗代尔动笔撰写《15至18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三卷,顾良、施康强译,三联书店,1992-1993年,以下简称《物质文明》)第一卷时就已发其端。这部书于1967问世,名为《物质文明与资本主义》,书名中的第一个关键词“物质文明”(civilisation matérielle),英文对译就是“物质文化”(material culture)。

  布罗代尔撰写这部著作的最初契机,来自20世纪50年代他的导师费弗尔的邀请。费弗尔邀请布罗代尔合撰一部两卷本的1400-1800年欧洲史,他自己撰写思想与信仰部分,而布罗代尔撰写物质文化部分。这个计划因费弗尔于1956年病逝而搁浅,但布罗代尔还是花费了近20年时间,勉力完成了费弗尔交付的任务,其成果就是最终于1979年完成的《物质文明》一书。

  现在看来,布罗代尔对物质文化的处理,只不过是这部视野恢弘的巨著的一个组成部分。有趣的是,衣、食、住、行问题与资本主义发展通常被视为经济的组成部分,在布罗代尔的笔下却被作为与经济并列的对象予以把握。其主要原因在于作者把经济界定为市场经济;而物质文明“代表尚未成形的那种半经济活动,即自给自足经济以及近距离的物物交换和劳务交换”(《物质文明》第一卷,第20页)。在这种意义上说,市场介入与否,是区分经济与物质文明的主要依据。这种定义和当下对这个概念的理解是有区别的。在我们看来,市场介入与否,当然是讨论物质文化中的重要因素,但绝非最重要的或是唯一的因素。

  物质文化的主角,是布罗代尔《物质文明》第一卷论述的主体:食品、衣着、住房、技术、货币等,换句话说,是日常生活中的各种物及围绕物而形成的经济、社会、文化过程。在这部著作中,日常生活被赋予重要的地位。该书第一卷书名中的“日常的”(quotidienne)一词,英译本直接译为“日常生活”(everyday life)。通过并列使用“物质文明”与“日常生活”,布罗代尔曲折表达了他对这两个概念之间关系的认识:物质文明与日常生活之间存在密不可分的关系。

  布罗代尔对物质文化的研究,代表了试图超越经济分析,将物还原到日常生活当中,从不那么工具性的角度,重新把握人、物的关系的一种努力。在这种意义上说,我们实际上是布罗代尔的追随者。布罗代尔对15至18世纪物质文明、经济与资本主义的探讨,始终都没有把自己限定于经济史,对社会关系和文化领域的考察,贯穿于《物质文明》全书三卷。因此,至少从意向上说,以物为中心,打通经济史、社会史与文化史,进而把握物质文化与日常生活的关系,布罗代尔可以说是一个先行者。

 

 

 


 

  (布罗代尔对15至18世纪物质文明、经济与资本主义的探讨,始终都没有把自己限定于经济史,对社会关系和文化领域的考察,贯穿于《物质文明》全书三卷。)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文汇学人》2016年5月20日
【本文责编:张倩怡】

上一条: ·口述史与传统工艺保护
下一条: ·实践、反思与自我的他性 ——以《孙村的路》为例
   相关链接
·[林海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动物使用”的伦理困境·[安学斌]21世纪前20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中国理念、实践与经验
·[爱川纪子]政策视角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地方发展·[康丽]实践困境、国际经验与新文化保守主义的行动哲学
·[李西香]旱池:乡村社会的标志性文化与乡村秩序构建·[田阡]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路径研究
·为什么中国是拥有“非遗”项目最多的国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办法 》
·[刘国臣]文化空间:非物质文化遗产活态性保护的实践·[黄永林 余欢]智能媒体技术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播中的运用
·[马知遥 刘智英 刘垚瑶]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几个关键性问题·[赵迎芳]新时期非物质文化遗产记录和保护的实践与思考
·[杨红]目的·方式·方向:中国非遗保护的当代传播实践·非物质文化遗产委员会会议在波哥大开幕
·周星:能够有尊严地上厕所的社会才是文明的社会 ·[王文超]传统工艺的文化复兴与“非遗”实践
·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公布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单位名单的通知·[宋俊华 倪诗云]非遗保护的中国经验与中国声音
·[刘晓春 冷剑波]“非遗”生产性保护的实践与思考·《中国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报告(2020)》 征稿启事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