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年会║ “回顾与展望:中国民俗学70年”——中国民俗学会2019年年会征文启事   ·会议║ “中国民俗学70年:学科发展与话语体系建设学术研讨会” :议程  
   学术史反思
   理论与方法
   学科问题
   田野研究
   民族志/民俗志
   历史民俗学
   家乡民俗学
   民间信仰
萨满文化研究
   口头传统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春节专题
清明节专题
端午节专题
中秋节专题
   二十四节气
   跨学科话题
人文学术
一带一路
口述史
生活世界与日常生活
濒危语言:受威胁的思想
列维-施特劳斯:遥远的目光
多样性,文化的同义词
历史记忆
乡关何处
跨境民族研究

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首页民俗学专题传统节日与法定节假日

[章启群]《月令》思想再议
  作者:章启群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3-02-14 | 点击数:4616
 


  我在《<月令>思想纵议--兼议中国古代天文学向占星学的转折》 一文中,对于《月令》文本形成的时间和思想提出一些看法,认为:第一,《月令》与邹衍学派的关系应该非常密切,但不完全是邹衍所作,它不可能是出于一人之手;第二,《月令》的完整文本应当完成于战国中、晚期。从思想史的角度来说,《月令》是中国古代天文学向占星学转折时期的产物,因此,《月令》既有上古农耕社会的意识形态和宇宙观,也有战国时期与阴阳五行说合一的占星学的色彩。

  近日我又读顾颉刚先生的《上古史研究讲义》,发现他对于《月令》文本的形成、时间以及思想内容提出的看法,与拙文相异。此外还有康有为、崔适、郭沫若等人的看法,与我或异或同。因此,我想再进一步讨论一下。

  1、

  顾颉刚先生认为,《月令》完全是东汉王莽时期刘歆所作的。他的根据有三点:

  第一,“《月令》所记,全为明堂布政之事;而明堂布政实始新莽。”为此,他对于“明堂”也进行了一番考据,认为“明堂”一词不见于《诗》、《书》、《易》、《春秋》,始见于《孟子》,非特指一个专门地方,不是一个术语。“明堂位”之类东西是汉儒们臆想创造出来的东西。

  第二,他认为《月令》所记气候,与《夏小正》相同。《夏小正》用寅正。是汉武帝时候改历运动者托古造的书,为寅正鼓吹。“《月令》既亦用寅正,其文与《夏小正》类同,又以明堂制度为主,其出现的时代不会早于《夏小正》。若《吕氏春秋》,尤无录《月令》之理。因为秦未并天下时如果早用寅正,则已得其最适合的历法,统一之后不当改用亥正了。如果他们必依五德终始说而改历,则《吕氏春秋》的作者不是不知道五德终始说的,他作书之时,‘天且先见水气胜’了,他为什么不先规定了亥正的月令呢?”

  第三,《吕氏春秋》的序列:原该是八览、六论、十二纪。现在十二纪为首,不合书序体裁。《月令》是插入,《十二纪》没有《月令》。据以上三点,顾颉刚先生说:

  故吾敢谓《月令》全篇文字皆王莽时所作,盖以《吕氏春秋》名“春秋”,喜其可以利用,乃升“十二纪”于首,遂敷陈理想中之明堂制度,勦袭《夏小正》之文,而作十二月的月令,冠于‘十二纪’之首。又录入《淮南子》,为《时则训》。后来又录入《逸周书》,为《月令解》。后来又为马融编入《小戴礼记》,为《月令》。

  分析一下顾颉刚先生的这三点论据,首先第三点是不能成立的。因为,没有《月令》,《十二紀》如何能够成为“纪”?除了《月令》,“纪”中的篇章无论从篇名到内容,都与“纪”没有关系。即使现存《吕氏春秋》的序列有改变,也与插入《月令》没有必然关系。他的第一个论据也很勉强,因为,把《月令》说成“全为明堂布政之学”是不准确的。事实与此相反,《月令》中关于“明堂”的内容不算很多。同时,关于“明堂”之学何时兴起,还没有定论。只有第二个论据涉及历法问题,比较复杂。我的驳论如下:

  首先,《吕氏春秋·月令》用寅正,与秦始皇没有用寅正,没有必然关系。《吕氏春秋》的很多思想内容都不是秦始皇所推崇的。例如,《吕氏春秋》对于道家无为思想颇为推崇,而秦始皇则力行法家观念。《吕氏春秋》体现了一种指导帝王的思想意识,而不是对秦王朝现实的记录。因此,不管秦始皇用不用寅正,都不能作为否认《月令》是《吕氏春秋》的原始文本的证据。其次,《月令》用寅正,与《夏小正》相同,表明《月令》作者对于《夏小正》历法思想的认同,可以推断《月令》作者认为《夏小正》与“夏时”具有密切关系;第三,顾颉刚先生认为《夏小正》是汉武帝时造的书,《月令》袭用之。这个看法比较武断。现代学者基本承认《夏小正》有夏代或上古流传下来的内容,完全无视这些看法是站不住的。

  最重要的是,所有顾颉刚先生的这些看法都没有确凿的证据,只是推论。

  2、

  顾颉刚先生对于《月令》的这些看法,属于他对于古人建构的中国古史系统全面批判的一个部分。他认为《月令》为刘歆所作,而刘歆的目的是为了建立“五德终始”、历三统、易正朔的思想体系,为王莽篡汉作理论上的论证。因此,顾颉刚先生很大胆推断,刘歆伪造了很多东西窜入古书,假造了历史。与《月令》相关的,一是《左传》昭公二十九年一段话是刘歆加入、窜改的, 二是《国语?楚语》楚昭王问观射父“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也是刘歆窜入。他认为这一段是从《史记?楚世家》“重黎为高辛居火正,……帝喾命曰祝融”,以及《史记?太史公自序》:“颛顼命南正重以司天,北正黎以司地”而来的。他说,刘歆在做了这些铺垫工作之后,便“把这个系统插在《月令》里,使得这五帝和五祀管理着‘五时’。(时只有四,不够分配,他们便想出方法,在立春、立夏、立秋、立冬之前都划出十八天来,归给中央,就是后世黄历上唤作‘土王用事’的。)”

  且不说顾颉刚先生的这些说法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首先知道,所谓“五德终始”、阴阳五行,是邹衍及其学派首创或大力发扬的,这为学术界所公认。《史记·封禅书》明确记载:“自齐威、宣之时,邹子之徒论著终始五德之运,及秦帝而齐人奏之,故始皇采用之。……邹衍以阴阳主运显于诸侯……”《史记·孟荀列传》亦云:“邹衍……乃深观阴阳消息而作怪迂之变,《终始》、《大圣》之篇十余万言。其语闳大不经,必先验小物,推而大之,至于无垠。……称引天地剖判以来,五德转移,治各有宜,而符应若兹。”这两条史料足以佐证邹衍与阴阳五行、五德终始的关系。《月令》中体现的五德终始思想,其渊源来自邹衍,也是没有问题的。因此,不能把这些问题清算到刘歆头上。即便刘歆可能伪造历史,但他没有、也不可能伪造观念、思想。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人文与社会 2012/11/16
【本文责编:思玮】

上一条: ·[章启群]《月令》思想纵议
下一条: ·茂名年例,该如何保护你
   相关链接
·薛梦潇:《早期中国的月令与“政治时间”》·[胡司德]早期中国的饮食“月令”:秋食麻与犬,冬食黍与彘
·[章启群]《月令》思想纵议·陈美东:中国古代历法概说
·[朱承]《礼记·月令》的自然、生活与政治·[刘海鸥]《月令》的生态保护思想与中国传统生态法律
·[王锷]《月令》与农业生产的关系及其成篇年代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19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