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访谈·笔谈·座谈

首页民俗学文库访谈·笔谈·座谈

非遗也是一种文化软实力 不该成为“非常遗憾”
  作者:记者 曹静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3-01-07 | 点击数:8899
 

 

2012年5月19日,在深圳文博会“非遗馆”,来自海南的民间手工艺人展示传统纺染织绣技艺。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在第7个“文化遗产日”到来之际,《解放周末》专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民俗学会荣誉会长乌丙安。
这位83岁高龄、仍为“非遗”四处奔走的老人疾呼:当文化遗产被当作文化产业来开发,当“非遗”被当作GDP指标写入规划,“非遗”必然无法逃脱“非常遗憾”的命运。我们必须时刻警惕,别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把“非遗”保护这本“好经”念“歪”了。
损毁传统文化就意味着丧失了自己的“文化身份”,在国际交流中失去了共通的文化语言
 
解放周末:从2006年起,国务院将每年六月的第二个星期六定为中国的“文化遗产日”,到今年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非遗”这个词也越来越被普通百姓所熟悉。追根溯源,“非遗”是如何进入我们的视野和意识的呢?
 
乌丙安:“非物质文化遗产”其实是一个外来词,近几年来又被我国民间简称为“非遗”。我们过去常用的说法是“民族民间文化遗产”。2003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2届会议正式通过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我国以第六个签约国的快速反应加入了这一公约。那时我们就觉得,在提法上应该和国际接轨。
2005年3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加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意见》,从此,“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概念正式进入中国官方语言体系,迅速被学界所启用,甚至成为中国文化语境中最为流行的新词。
 
解放周末:当时是在什么背景下提出保护“非遗”这一理念的?
 
乌丙安:进入新千年后,经济全球化的趋势日益突出。联合国意识到,全球化在大力助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同时,也造成了两种破坏,一种是生态的破坏,一种是文化的破坏。很多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消失和破坏的严重威胁,在缺乏保护的情况下这种威胁尤为严重。联合国进而倡导国际社会本着互助合作的精神,一起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作出贡献。
当然,国际上的约束和要求只是我们进行“非遗”保护的一个原因。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国情使然——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机体内部呼唤对它的保护。这些文化遗产不仅是民族自我认知的历史依据,也是民族不断走向未来的精神之源。
 
解放周末:在这点上,也有人提出疑义: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我国一定历史时期中文化发展的见证,但它毕竟是“文化化石”,在今天还有什么价值?
 
乌丙安:这不是个别观点。有人甚至说,这些“遗产”都是古老的、腐朽的、愚昧的,还用来干什么?这不是个小问题,事实上是关涉到对本民族文化如何认识的重大问题。
每个民族的传统文化都是这个民族赖以生存的精神滋养,它在几千年的历史中培育起来,和这个族群息息相关。如果传统文化被损毁,本民族的发展就会受到严重损害,只能把其他民族的文化“拿来”,走“文化殖民”道路。而这也就意味着丧失了本民族的“文化身份”,在国际交流中失去了共通、共享的文化语言。
 
解放周末:那将是极大的悲哀。
 
乌丙安:确实如此。如果一个民族,连自己都无法认同自己,别人怎么可能认同你?你丢了自己的文化身份,别人还怎么识别你?所以,我们需要思考:一个民族的文化支撑是什么;我们与生俱来、代代相传的文化根基是什么;如果这些文化失去了,我们还剩下什么。人不是经济动物,无论怎样全球化,每个民族身上仍然有着深深的文化烙印,是不能丢也无法丢的。这就是我们的文化之“根”。经济全球化和文化多样性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
 
解放周末:寻找、固守我们的文化之“根”应该成为每个人应有的文化态度。

继续浏览:1 | 2 | 3 | 4 |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本文责编:王娜】

上一条: ·普通人的社会权利与历史述说
下一条: ·钟敬文:五四之子 民俗之父 性情诗人
   相关链接
·[巴莫曲布嫫]全方位映射新时代中国文化政策转型的路线图·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17届常会将在摩洛哥拉巴特召开
·法国巴黎:将活态遗产带到餐桌上!·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清单编制导引》
·杨利慧编:《非物质文化遗产学术精粹·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知识和实践卷》·[程瑶]城市环境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邓启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多重真实、多维整体与多脉传承·[毛巧晖]记录与保管:民间文学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探赜
·[马千里]中外“非遗”名录制度中社区参与问题的比较研究·[黄永林]关于建立“非遗”代表性传承团体(群体)认定制度的探索
·5月21日:国际茶日·5月20日:世界蜜蜂日
·中美洲和加勒比国家齐心协力保护非裔活态遗产·[郭平 张洁]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2021年度报告
·[向云驹]论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层级及其呈现·[周波]从“身份认同”到“文化认同”:论“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制度设计的新面向
·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性别*·康丽编:《非物质文化遗产学术精粹·理论卷》
·杨利慧:让高校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学科建设和合作交流的重要阵地·[高丙中]从封建迷信到文化遗产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