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2年年会征文启事——民众之学:民俗实践与新文科建设   ·CFS会务║就会员会籍管理问题致广大会员的一封信   ·“端午与美好生活”2022嘉兴端午全国学术研讨会征稿启事  
   会员之声
   学术传真
   会议信息
   讲座信息
   媒体报道
   时评杂谈
   出版资讯
   音影图文报道

讲座信息

首页动态·资讯讲座信息

陈彦:中国戏曲现代戏从延安出发
——纪念《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
  作者:陈彦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5-23 | 点击数:6379
 

演讲人:陈彦 时间:5月15日 地点:西安交通大学

  主讲人简介:陈彦, 一级编剧。中共十七大代表。陕西省戏曲研究院院长,陕西省文联副主席,陕西省剧协主席,西安交大戏剧学院院长。两度“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两度“文华编剧奖”得主。曾创作《迟开的玫瑰》、《大树西迁》、《西京故事》等剧本数十部,两次荣列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获多项国家大奖。32集电视连续剧《大树小树》获“飞天奖”。出版有《陈彦剧作选》、《陈彦词作选》、散文随笔集《必须抵达》、《边走边看》、《坚挺的表达》等著作。“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文化部优秀专家、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首届“中华艺文奖”获得者。

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与会者合影

  70年前的1942年5月2日至23日,毛泽东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在参加会议的100多人中,有中央的主要领导同志,但绝大多数为作家、演员、编辑、记者、美术工作者等。毛泽东在5月2日发表“引言”后,大家进行了热烈讨论,根据讨论意见,毛泽东在5月23日的“结论”讲话中,深刻剖析并阐述了一系列带有根本性的理论问题和政策问题,提出了文艺为什么人的问题,指出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针,强调文艺工作者必须到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并且在文艺的民族化、大众化等重大问题上,高屋建瓴,指明了前进方向。《讲话》是对马列主义文艺理论的重大发展,是一部影响久远的文献。

  其实早在1938年,毛泽东就已经在他的工作中,开始了与《讲话》精神完全一致的文艺探索实践活动。

  我们常说中华民族戏曲源远流长,自唐代就有可资考证的戏剧活动,可戏曲现代戏的历史尚不足一百年,尽管在延安民众剧团成立之前,也有零星实践活动,但总体戏曲现代戏的开创,当是从陕甘宁边区民众剧团的苦苦求索开始,并渐次形成气候的。

  因此,延安是中国戏曲现代戏的始发站。

  毛泽东是“新秦腔”的重要推手

  实在没辙了,柯仲平去找毛主席,主席当即从自己的稿费中拿出300大洋给了柯仲平。老柯喜出望外地跑回来,从中拿出100大洋,置了服装、道具、汽灯,还买了一头拉戏箱的毛驴。

  转战陕北十三年,毛泽东与秦腔结下了不解之缘。据文艺界的“老延安”们回忆,毛主席1935年到延安后,就慢慢喜欢上了秦腔、陕北民歌和秧歌剧等。这是一个具有艺术天分的领袖人物的修养与性格所决定的。

  1938年4月,陕甘宁边区工人代表大会组织戏曲专场晚会,演出了秦腔《五典坡》、《二进宫》等剧目,毛泽东和中央领导集体应邀出席观看,那种人山人海的呼应声,使他备受感动,当时对坐在身边的工会负责人说:“你看,百姓来得这么多,老年人穿着新衣服,女青年擦粉戴花的,男女老少把剧场挤得满满的,群众非常欢迎这种形式。群众喜欢的形式我们应当搞,但就是内容太旧了,应当有新的革命的内容。”工会负责人指了指坐在他身后的柯仲平说:“这是文协(陕甘宁边区文化界救亡协会)的老柯,他是专搞文化工作的。”毛主席当即转身问:“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搞?”柯仲平连连回答:“应该,应该。”毛主席说:“要搞这种群众喜闻乐见的中国气派的形式。”事后三个月,陕甘宁边区民众剧团便组建成立了,毛泽东亲自题写了团名。

  民众剧团简章上有这么一段文字:定名:民众剧团。宗旨:采取旧形式新内容之手法,改进各项民众艺术,以发扬抗战力量,提倡正常娱乐。筹备会参加者:王若飞、周扬、齐华、高朗亭、管瑞才、艾思奇……边区民众娱乐改进会柯仲平、高敏夫、柳青、马健翎、张季纯、正义等。民众剧团团长由“狂飙诗人”柯仲平担任。

  剧团成立之初,条件异常艰苦,大家住在宝塔山后的一个窑洞里,据柯仲平后来回忆说,“男女仅隔一道布帘,演出连个汽灯都没有,更别说服装道具了。”实在没辙了,柯仲平去找毛主席,主席当即从自己的稿费中拿出300大洋给了柯仲平。老柯喜出望外地跑回来,从中拿出100大洋,置了服装、道具、汽灯,还买了一头拉戏箱的毛驴,然后,把剩下的200大洋,就装在“围肚子(用羊肚子手巾做的小口袋)”里,两三个月没离身,以至最后“围肚子”成了“虱子窝”。后来贺龙从晋西北回来,柯仲平又去向“贺胡子”“诉苦”,贺龙又拿出了身上的20元法币,再回到前线后,又让刘白羽捎回了一批缴获日军的皮鞋、呢子衣服、钢盔、战刀等,以做演出道具之用。有一次,李富春对柯仲平说:周恩来和博古同志从蒋管区回来了,他们是国民党的参议员,可能有钱。柯仲平就急忙给两人写了信,结果每人给了50法币。剧团就在这些领导同志的支持下,一天天办得红火起来了。

  很快,剧作家马健翎便创作出了表现抗日题材的方言话剧《国魂》,在抗日军政大学试演时,毛泽东也来观看了,演出后在接见剧组时,他对马健翎说:“你这个戏写得很成功,很好,如果把它改为秦腔,作用就大了。”马健翎很快便将《国魂》改成了秦腔,再演出时,毛主席又来观看了一次,不仅跟观众一起鼓掌、叫好,而且在演出后,还给柯仲平写了一封信,对戏的修改提出了具体意见:“请你转告马健翎同志,应该把戏的名字由《国魂》改为《中国魂》”。从此,这部名作,便叫《中国魂》了。

  此前的所谓现代戏,曾经出现过把朱德总司令当“大花脸”装扮,让毛泽东装扮成“红生”(红胡子),让周恩来戴上诸葛亮式的“黑三绺”,摇着“鹅毛扇”。想想“朱总司令”扎一身大靠,挥一条马鞭,出场先威风凛凛地“哇呀呀”喊叫一通,然后拿腔卖调地自报家门:“俺——总司令朱德是也!”那是怎样一种滑稽的场面呀!正是《中国魂》,第一次用时装表现当下生活,这是秦腔戏曲现代戏的真正出发。

  此一发便不可收拾,一批现代戏应运而生。在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柯仲平说:“民众剧团每到一地演出后,群众总是恋恋不舍地把剧团送得很远,还送给很多慰劳品。要找我们剧团,你们只要顺着有鸡蛋壳、花生皮、红枣、核桃的道路走,就可以找到。”毛泽东当时笑了笑诙谐地说:“你们如果老是《小放牛》,就没有鸡蛋吃了。”这件事后来还写进了《讲话》里。1992年11月7日,林默涵发表于《文艺报》上的《柯仲平与民众剧团》一文说:毛主席在讲话前,“找来了许多位作家交谈,征求大家的意见,可见毛主席的思想、观点,是从群众中来的。经过综合、提炼、形成科学的理论,反过来又到群众中去,指导群众的革命实践。这就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过程。柯仲平同志和民众剧团的艺术实践,也对毛主席的文艺思想和理论的形成,提供了重要素材。”

  1944年毛主席再次明确提出“新秦腔”的口号,并且在枣园窑洞,会见了当时在延安文艺界享有盛誉的柯仲平、马健翎和抗战剧团负责人杨醉乡。毛主席说:“请来‘三贤’,有两位‘美髯公’。你们是苏区文艺先驱,走到哪里,就将抗日的种子播到哪里。‘马髯公’坚持文艺和群众相结合,是大众化的道路,连续创作和演出《一条路》、《查路条》、《好男儿》、《那台刘》等剧目。每到一地,一演就是天亮,这很好,既是大众性的,又是艺术性的,体现了中国气派和中国作风。”由于毛泽东对民众剧团的特别关爱,尤其是对“新秦腔”的极力推崇,使民众剧团逐渐成为陕北最重要的一支文化力量,他后来讲话还特别肯定道:“秦腔对革命是有功的。”在八年抗战中,民众剧团走遍边区190多个市镇乡村,演出达1475场,观众260余万人次,尤其是马健翎创作的《血泪仇》,“几乎在整个边区和抗日敌后根据地,形成了一个‘为王仁厚(剧中遭日寇践踏者)报仇’的运动。”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2012年05月21日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王学泰:宋元“水浒”故事的传承与演变
下一条: ·朝戈金:民俗传统与都城生活
   相关链接
·[王生晨]玩儿·会儿·事儿:民间戏曲的展演场域与实践逻辑·戏曲进景区 经典永流传
·毕兹卡的阳戏·[乔宗玉]《孟姜女传奇》:澧州大鼓动京城
·“郭汉城对中国戏曲的贡献”研讨会召开·百年侗戏述说百年故事
·京剧演员急需更多平台“炫彩青春”·[杨金源]民间戏曲作为重建在地社会符号之区域民俗事象研究
·“戏友戏迷在,戏曲不会亡”·山西平遥一老农出版20万字古戏台研究专著
·[王馗]古老剧种如何传承——以戏传艺 延续古老品格·[刘恒]“百戏”影响中国戏剧的形成发展
·哈佛大学东亚系伊维德教授访问记·[刘恒]戏曲地域文化研究离不开传播学、接受美学视角
·[刘恒]传统赛社演出形态的变化·田仲一成:《古典南戏研究:乡村宗族市场之中的剧本变异》
·[倪锺之]寻访木鱼书:李福清的曲艺版本研究·河南老艺人家传六代布袋木偶戏面临失传
·[柏岳]为“滩簧”立传·[刘闽生]回归戏曲本体 保持剧种个性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2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