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拟录取学员名单公告   ·会议通知:“日常生活及其超越——民俗学/民间文学的对象与伦理关切”学术研讨会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学者评介

首页民俗学文库学者评介

梁文道:再造文明与恪守传统的变奏
  作者:梁文道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4-18 | 点击数:3588
 

  梁文道:先来给大家念一段东西。1919年6月,北京,当时52岁的国学大师章太炎在少年中国学会演讲,然后他是一个老人家了嘛,就针对青少年的弱点做了一些告诫,接下来轮到28岁刚刚回国的留学生胡适登台演讲,他一开始就宣布太炎先生所说的都是消极的忠告,我现在且从积极的方面提出几个观念。

  话虽然婉转,反其道而行的意思很明显,更有象征意义的是,胡适讲完他的积极观念之后,还用英文念了一句荷马的诗,“You shall see the difference now that we are back again ”,现在我们回来了,你们请看便不同了。这句话,后来胡适一辈子还反反复复在好多个场合跟年轻人讲过,我们回来了,现在你就可以看到不同之处。

  我跟大家介绍今天的这本书就是《再造文明的尝试—胡适传》,作者罗志田教授。罗教授是现在中国国内其中一个最出色的历史学家,以治近代史跟现代史著名,那么尤其在做思想史上面,成就非常非常大。今天我拿着他的这一本书,其实最早原版是1995年的书了,但是在差不多2006年的时候,又有一个修订版,又重新拿出来,我现在拿的这本就是2006年的修订版。

  他一开始在这本书的引言,就先声夺人地列出了刚才我读的那一段话,那段话恰好就说明什么呢?两点。第一胡适他的自信心,他身为一个留学生,他其实早在康奈尔,在哥伦比亚念书的时候,就已经老想着回国要干一番事业。

  第二就是他果然一回来,一有机会登台,就告诉大家,看看我们这些留学生回来各位,我们会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你们且看是什么,果然,带来的变化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之前我们曾经跟大家介绍过余英时先生的一本著作,谈胡适的,那么其实罗志田先生身为他的高徒,在这本书基本对胡适的许多理解,并不脱于余英时先生理解的范围,但是在很多细节的处理上面更严缜、更缜密了。

  比如说这里面提到一点,就谈到当时这批西方回来的留学生,为什么能够在中国大展手脚?大家都说胡适“暴得大名”,这“暴得大名”的背景是什么呢?在这里面我注意到他有一些很有趣的说法。比如说他就说到,当时在中国,我们讲到在胡适回来之前,曾经有一段时间,中国人讲究中体西用,这个中、体、西、用啊,这种问题谈了好久。

  就是说,一开始学西方人,学船坚炮利,后来发现,人家其实不止是船坚炮利,后面的制度典章文明也很牛,才撑得住那个船坚炮利,那我们中国怎么办呢?怎么样学西学呢?当时就说,我们可以学他们的用处,但是背后的根底还应该想办法,尽量是中学为体。在这里面,罗志田先生的分析很有趣,很精到。

  他说,过去讲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时候,通常倾向于把它说成是为了维护纲常名教,其实如果仔细观察当时人的意思,他的目的跟重心其实都在西学为用上面,不仅梁启超、张之洞如此,就以那些拿西学比附中学的人,也多半是为了投合吾国好古之心,而易其说之行。也就是说,这个所谓中学为体这个讲法,并不是真的是以中学为本,恰恰是为了要强调西学为用,不得不往回退出一个中学为体出来,并且把重心其实是放在西学为用上面。但是西学为用这个东西用着用着走久了之后,慢慢就会发现,中国人当时就承认,我们果然不行,我们的文化低劣。

  为了自救除了学习西方之外,别无选择,到时候当时的选择是什么呢?就是所有国家的大经、大法全部改革,当然就是受到西潮的影响,这里面他又提到,他说像陈独秀,当时他们那一批人,很有趣的地方在哪?他们学西学的时候,常常学到的是一种断裂,学到的是西方近代思想史上,种种革命性的断裂的跟过去告别的东西,反过来对于西方世界一些强调建设性的,延着传统经典建设下去的东西强调的不多,这是因为当时中国的需要。

  比如说这里面讲到陈独秀就把近世的欧洲历史化约为一部解放历史,也就是在政治、经济、社会各方面都与传统决裂,那么这一点又与中国传统的反求诸己的趋向暗合,再加上中国领土主权基本保存,这点是中国跟别的被殖民的地方很不一样,我们主权基本保存,这是我们一个潜在信心,于是又反过来,强化刚才说的中国传统,就是反求诸己,有什么问题应该都是我的错,从自己身上找毛病,但是里面又是很矛盾,一方面觉得所有的问题都在了身上,中国现在为什么这么糟,问题出在中国人的身上,出在中国的文化身上,这是个病根子,要全盘地改革它。

  但是这里面同时还有一种自信心,千万别以为是自我鄙夷,这里面会有一种我自己能够败,我必定自己能够兴的自信观念,于是扭结起来,产生出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这个现象值得念一下。他讲,罗志田先生讲,中国世人的一个共同心结就是,大家为了中国好,却偏偏提倡西洋化,为了爱国救国,偏要激烈破坏中国传统,结果出现了破坏就是救国,爱之越深,破坏越烈,不大破则不能大利的诡异现象。

  当时这样的思潮作为背景,你可想而知,整个民族,整个思想文化会有多激进,比如说像胡适,胡适在1920年代前后,他曾经有很多议政,当时他发现,最时髦的就是攻击人,凡是攻击都是超然的,我们攻击人从来没有受人怀疑过,我们偶然表示赞成某人,或替某人说一句公道话,就要引起旁人的怀疑了。

  那么直到后来,我们可以看到,胡适怎么样在时代上面,包括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立场,慢慢被人觉得他边缘化,就是因为他虽然当初回来了,造成了不同的局面,但是很快的,按照这么激进的路线来讲的话,他也不够激进了,他还不够快,终于也是慢慢被时代浪潮的主流挪到一边去。

 

  文章来源:凤凰网读书 2012年04月17日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孙作云:我国美术考古学奠基人
下一条: ·[高有鹏]刘锡诚印象
   相关链接
·[张宝元]汪玢玲三台东北大学的思想经历与其民间文学教材编纂的学术史意义·[孙宇飞]1952-1964年上海文艺出版社的民间文学出版史
·[刘雪瑽]科学与妖怪 :学术史视角的井上圆了妖怪学·[杨玉蝶]民间文献研究的新视域
·[毛巧晖]董均伦民间文学搜集整理之研究·“学科史读与写”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姚小凡]基于高被引视角的近二十年中国民间传说研究综述·[岳永逸]为了忘“缺”的记忆:社会学的民俗学
·[刘春艳]近百年中国傻女婿故事研究述评·[朱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学术史考释
·[刘建波]呈现民间文学百花争妍的图景——回望云南民族民间文学搜集整理工作·[廖元新 万建中]学术史视角下歌谣与生活的关系
·[刘大先]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研究七十年·[张青仁]民族民粹主义与民俗学的浮沉
·[施尧]20世纪以来日本民谣采集的学术史研究·[刘雪瑽]再论程憬的中国神话研究
·[漆凌云]中国民间故事研究七十年述评·[高荷红]“满族说部”概念之反思
·[林继富 李晶]本土与西方:胡适民俗学研究方法的抉择与应用·[孙正国]《中国民间故事史》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