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2024年年会征文启事   ·第三届民俗学、民间文学全国高校骨干教师高级研修班(2024)预备通知   ·中国民俗学会成立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暨2023年年会召开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艺术与民俗》
《遗产》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学者评介

首页民俗学文库学者评介

董作宾:一盏煤油灯照亮《殷历谱》
  作者:姚伟 饶海虹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2-06-21 | 点击数:9221
 

董作宾甲骨文书法:
“日在林中初入暮,风来水上自成文。”

  引子 

  彦堂(董作宾字彦堂)这部书(《殷历谱》)真可以说是做到了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的境界。佩服佩服。──胡适

  当世甲骨学之每进一步,即是彦堂之每进一步……彦堂之书出,集文献大小总汇,用新法则厥信史上赠益三百年,孔子叹为文献无证者,经彦堂而有证焉。──傅斯年

  发凡起例,考证精实,使代远年湮之古史之年历,爬疏有绪,脉络贯通,有俾学术文化诚非浅显,良深嘉勉。──蒋中正签发董作宾《殷历谱》的嘉奖令

  抗战八年,学术著作当以《殷历谱》为第一部,决无疑义也……病中匆匆拜读一过,不朽之盛业,唯有合掌赞叹而已。──陈寅恪

  许多杰出学者对甲骨文进行了研究,但只有四个成绩卓著的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个作出贡献的著名专家,由他率领学者们在前进的征途上向前迈步。实际上这些专家的著作都是综合性的。这四部里程碑的著作是:(1)王国维的《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2)董作宾的《甲骨文断代研究例》;(3)郭沫若的《卜辞通纂》;(4)董作宾的《殷历谱》。四部巨著中,董是其中两部的作者。──李济

  引用上述名家论点,是为了凸显董作宾学术名著《殷历谱》的价值。

  《殷历谱》是根据甲骨卜辞记日、旬、月、年的资料编纂的一部著作,共十四卷,分上下两编,是董作宾用时最长、费力最多、苦心经营的一部著作。从1930年开始,他就注意甲骨文中的殷历,而后,不断汇集资料,细心整理,到1935年初步理出头绪。深入研究是在战乱流离中。

  抗战时期,颠沛流离,生计维艰,但勤奋的人总能找到有利于生存和发展的机会,如当初辍学经商,董作宾即利用进货机会经营寿山石、书籍,满足个人爱好。这一次,中国最高学术研究机构纷纷逃难到昆明,如中国天文学会,中央地质调查所,梁思成的营造学社,中央研究院的社会所,以及西南联大、上海同济等,各科学界精英云集,董作宾看到一大好处:《殷历谱》的研究,涉及众多学科,正好就近求教。如著名天文学家高子平就给予他极大的帮助,在诸多名家帮助下,董作宾“使用以教皇历法为依据的斯卡利格计算日程表,并遵循它,通过连续的数字计算相互无衔接的日子”。

  1945年4月,经过无数个寂静长夜的勤奋工作,凝聚十年心血的皇皇巨著终于写成。

  “老天爷”:史语所变数学所了

  董作宾是个踏实勤奋的人,但也不乏幽默感。从南京经武汉到长沙、昆明,艰苦的逃难途中,不管在哪儿,也不管条件多简陋,一到晚上,他就一手抱孩子,一手拿笔伏案写作,曾抱着孩子自嘲:“早知道这个年头儿也不来这一手了。”同事们闻言,捧腹大笑不已。

  史语所先在昆明,后搬到四川宜宾李庄,这段时间,他完成了《殷历谱》的写作准备,开始进入计算和写作阶段。

  当时没有电脑,董作宾又不惯使用计算机(手摇机械式的),凭着笔算或算盘来计算一切。有关历法的计算量极大,每一算题数字多到20多位,为了减少错误,每道题往往计算三遍到五遍,常常把人弄晕。

  董作宾不以为苦,每次算清楚一个日期,他都很兴奋,常兴高采烈地告诉别人,“我算出文丁十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丁亥,是一个夏至,与这一片卜辞所记密合”,“帝辛征东夷的时候,在他的十年十一月十六日癸丑这一天,从‘亳’往‘鸿',当晚就到了”。

  但计算量实在太大了,他常常抓住史语所的年轻同事帮他演算。董作宾南阳口音很重,南阳很多人把“老天爷”三个字当口头禅,他就有这习惯,往往张口就是“老天爷呀--”久而久之,史语所的年轻人悄悄给他起了个外号:“老天爷”。

  “老天爷”安排的活儿,年轻人自然乐于从命,大家常拿着算盘噼里啪啦,石璋如回忆说,当时“董先生自己常常说笑话:我们史语所成了数学研究所了”。

  流亡生活无比艰苦,尤其到李庄后,物价飞涨,米面等涨七八倍,布匹涨八九倍,做新衣服已成奢望,能顾住肚子已非易事,谁家杀只鸡或买一条水鼻子(鱼),都会成为重大新闻。久而久之,所有的人都满脸菜色。

  这些满脸菜色的人,工作却仍繁重。史语所南迁时,大批殷墟发掘资料尚未整理完毕,匆忙装箱运走。在昆明安定下来,他们就开始整理这些珍贵的文物。

  离开南京时,甲骨是被精心放置在纸盒中然后放入木箱的,此时开箱,却让他们欲哭无泪--数年潮湿,万里震荡,甲骨已破损混杂,面目全非。


继续浏览:1 | 2 |

  文章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2012年06月21日08:16
【本文责编:CFNEditor】

上一条: ·乌丙安:一辈子的民俗 一辈子的牵挂
下一条: ·[周质平]胡适英文笔下的中国文化(上)
   相关链接
·[王敏琪]民间文学视野下歌谣的比较研究法·甲骨文入选《世界记忆名录》
·[刘锡诚]董作宾:乡土研究的先驱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员中心学会会员学会理事会费缴纳2024年会专区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