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民俗学的中国实践:理论与方法的系统性”研讨会(草案)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民俗学的中国实践:理论与方法的系统性”研讨会(草案)



“民俗学的中国实践:理论与方法的系统性”研讨会
(草 案)



吕微 户晓辉



  一、缘起与宗旨

  2012年12月,韩国民俗学会召开了以“21世纪关于‘民’的重新阐释和民俗学”为题的国际会议;2013年5月,日本民俗学会召开了以“民俗学的实践与国民社会”为题的国际会议。以上两次会议都邀请了中国民俗学家与会。据悉,“民俗实践与日常生活”是日本民俗学家已计划并开始实施的一项国际合作项目,今后数年,将围绕该议题连续召开年会(已有中国学者受邀继续参会),汇集阶段性成果,并形成(凝聚中、日、韩、德四国学者研究成果的)最终成果,尽管我们承认“科学无国界”,但我们更愿意我们的研究成果首先以中国民俗学的集体形式贡献出来,这或许算不上“好高骛远”。因为难以否认的是,韩国和日本民俗学家召开的这两次会议的主题,正是中国民俗学家从1990年代开始,已持续讨论了二十多年的问题。与民俗学的基本理论研究同步,二十年来,中国民俗学在诸多具体的研究方向上,也都取得了不俗的进展。现在的问题是,尽管二十年来中国民俗学成绩骄人,但没有能够更好地配合成一个统一的、有机的,即理论研究和经验研究以及各个个案研究之间自觉地相互阐释、相互支持的整体格局,换句话说,每项具体的研究方向因为没能在整体格局中获得恰当的位置并由此获得结构性意义,就极大地制约了中国民俗学的学科建设,以及能够更好地发挥的社会影响力。

  如果从1810年代(格林兄弟)算起,世界民俗学已经有接近二百年的历史,但是,民俗学在各个国家的缘起,并不具有整齐划一的功能和价值。如果说在欧洲,民俗学反而是起源于反启蒙的浪漫主义后现代性;那么只有在中国,民俗学才真正是起源于启蒙的浪漫主义现代性(甚至可以追溯到宋明理学的“新民”理想 [1]),只有在这样一个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相互激荡的“新民”主义运动的百年学术史中,中国民俗学才能找到自己恰切的位置,并认识自己本真的意义。以此,民俗学的关键词folklore(主体+文化),显然更适合于描述中国现代民俗学,而且,为folklore“正名”的任务,至今在中国也仍然是一项“未完成的现代性方案”。就此而言,民俗学的中国实践或中国经验,对于世界民俗学来说,也许更能够开发出普遍性的理念甚至理论,因为中国民俗学从其诞生之日起,眼光就朝向当下、朝向未来,朝向理想(而这正是本质性的东西之所在)。

  而在经历了一百年的发展后的今天(从1920年代算起),中国民俗学正处于学科史上的最佳时期(尽管如上所述确有不如意的地方),我们的理由是,因国民的“有机团结”而形成的现代社会为多样性文化提供了充分的存在与发展空间(对异端的排斥恰恰证明传统社会不是民俗传承的黄金时代)。具体地说,“民俗复兴”作为自我意识的地方性表达,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作为制度化努力的国家行动,都为中国民俗学服务社会、造福人民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同时,在参与学术实践的社会过程中,提升、完善我们民俗学本身,使之成为一门真正的现代学科,已是一件可以期待的事情。值得提醒的是,活跃在当代学界的中国中生代民俗学家群体,是中国民俗学学科史上难得的一个学力整齐的学者群体,而这也就在无形中加重了这一代学人义不容辞的学术责任:通过我们这个学科、通过我们的知识生产而生产出来的产品——学术观念,证明民是自由的人,民俗是有价值的文化,从而参与到推动社会进步的整体进程当中(如果民俗学者能够参与其中,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那么我们才会感到对得起自己),让每一个普通人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有鉴于此,我们计划在今年内组织、召开一次民俗学的“务虚”讨论会,专门就学科内部各个方向之间的相互联结的统一性问题进行讨论,而在会议正式召开之前,先期在民俗学官方网站上开通“贴吧”,凡愿意参会的学者,均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将论文或论文提要贴在网上,并参与网上的讨论,最后,根据各自论文的主题、内容,自愿组合成不同议题的panel参加实体会议(会议的具体时间、地点再定)。为此,作为会议的倡议者,我们提供了一个关于会议论题各个选项之间关系的路线图,该图示体现了会议倡议者对中国民俗学的各个具体研究方向在民俗学的整体格局中的结构意义或价值关系的理解,以供参会的学者提交论文时,方便从其他相关角度考虑自己的选题。当然,该图示中的选项肯定是挂一漏万的,所以我们采用了“AT分类法”的开放式表述,以便每位参会者,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从中选择有兴趣的题目,也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填补其中的空白,以及建议修正甚至推翻整个分类系统。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在本分类系统中,民俗学的重要概念(3.)、民俗学的基本问题(4.)和民俗学方法论(5.)部分,没有再从范式(1.)和理论模型(2.)的角度予以区分,但这同时也就意味着,可以从不同的范式和理论模型的角度,分别使用民俗学的概念和方法,并讨论其基本问题。以此,同样的“生活研究”,既可以属于理论民俗学(1.1.),也可以属于实践民俗学(1.2.)。再如,即将召开的民间文化青年论坛2014年年会主题“中国人的风俗观和移风易俗实践”,既可以属于生活研究(1.1.2. 或1.2.1.),也可以属于民俗史(民众生活史)研究(5.2.)。当然,在不同关系位置上,“生活研究”、“移风易俗实践”也就获得了不同的结构性意义。

  二、总论题

  民俗学的中国实践:理论与方法的系统性

  三、分论题

  多元的民俗学理论、概念(关键词)与方法论

  民俗学个案研究的学案分析

  民俗学的中国经验(历史成就与未来前景)

  四,分论题之间的相互关系(路线图)

  1. 30年来中国民俗学的范式转换(从过去、现在到未来的学术史逻辑)

  1.1. 理论民俗学

  1.1.1.文本研究

  1.1.1.1.文学研究

  1.1.1.2.文化研究

  1.1.2. 生活研究(语境研究)

  1.2. 实践民俗学

  1.2.1. 生活研究(超语境研究)

  2. 民俗学的理论模型

  2.1.现代性(普遍论、本质论)理论

  2.1.1. 文化进化论(历时论)

  2.1.2. 文化结构论(共时论)

  2.1.2.1. 下层文化论(阶层论、阶级论)

  2.2.后现代性(相对论)理论

  2.2.1. 文化多元论(客观相对论)

  2.2.2. 日常生活论(主观相对论)

  2.3.超越现代性(先验论)理论

  2.3.1. 理性-信仰论(客观-主观的先验综合论)

  3. 民俗学的重要概念

  3.1. 民(人):国民、人民、民族、国家、社会、群体(边缘、下层)、地方、社区……

  3.2. 俗(文化):文本、形态、体裁、类型、母题、遗留物、模式、程式、编创、表演、功能、语境、生活、实践……

  4. 民俗学的基本问题

  4.1.现代社会:民俗的条件

  4.1.1. 节日与庙会等:民俗的时间与空间条件

  4.2. 日常生活:民俗的实践

  4.2.1. 民与民间:民俗的主体

  4.2.2. 文本与行为的模式:民俗的载体

  4.2.3.公共性和文化性:民俗的形态

  4.2.4. 身份与认同:民俗的功能

  4.2.5. 道德性和信仰性:民俗的本质

  5. 民俗学方法论的典型案例

  5.1. 民俗志

  5.1.1. 主体性的田野研究

  5.1.1.1. 故事家(歌手)、故事村(或属4.2.1.)

  5.1.2. 客体化行为的田野研究

  5.1.2.1.体裁的命名与实践(或属4.2.2.)

  5.1.2.2.表演中的编创(或属4.2.2.)

  5.2. 民俗史(民的生活史)

  5.3.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1]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程子曰:‘親,当作新。’”[宋]朱熹《四书章句集注·大学章句》,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10月第1版,第3页。

2014年2月25日

TOP

吕微真身,欢迎大家捧场!

TOP

支持~已将信息转发各民俗讨论群
大王派我来巡山啰~~~~~
--------------------------------------------------------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135号
中山大学中文系民俗学

TOP

户晓辉真身,先酝酿酝酿,请大家多多捧场!

TOP

引用:
原帖由 南池子 于 2014-2-25 13:17 发表
支持~已将信息转发各民俗讨论群
谢谢!

TOP

学生不揣浅陋,有一小问题请教两位老师:

1.1. 理论民俗学
 1.1.2. 生活研究(语境研究)
1.2. 实践民俗学
 1.2.1. 生活研究(超语境研究)

我对括号里的内容有疑惑,如果从研究的切入来看,实践民俗学不是更倾向于语境研究,理论民俗学反而更容易去语境或超语境的么?而如果是从研究方法上说的,那“超语境研究”是指综合研究方法么?可是,理论民俗学也可以做到的吧?还是说,理论民俗学的生活研究之所以说语境研究范式,是相对于文本研究呢?
大王派我来巡山啰~~~~~
--------------------------------------------------------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135号
中山大学中文系民俗学

TOP

版块名称那里已经改过来,吕老师户老师看看是不是这样。但是版块图表我还没研究出来怎么弄,哪位童鞋会啊?

TOP

回复 7# 的帖子

之前是大高弄的,你问问你大师兄

-------------------------------------------

图片链接已处理(14:35)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大王派我来巡山啰~~~~~
--------------------------------------------------------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135号
中山大学中文系民俗学

TOP

回复 6# 的帖子

谢谢南池子的提问,回头请吕老师答复你的问题哈!

TOP

弄条凳条来聆听喽
流光不觉,青春荏苒,理想尚能饭否!?

TOP

真身现身就是大手笔啊
已将信息转发至学会微博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sa-wa-dee-krab

TOP

认真学习、消化先!

TOP

来学习了!先恶补一下,到时请教。

TOP

两位大菩萨现真身了,熱香,顶礼!
有苦有难有疑惑的,都来请祈祷。

TOP

回复 14# 的帖子

那吕老大(祖籍:山东,别号:鲁智深)才是大菩萨真身哈!
在下虽是真身,却充其量只是鲁提辖庙里 的一名虾兵蟹将。
热烈欢迎大家来论坛切磋、指教

TOP

谢谢巴莫姐姐哈,今天,我这个老潜水员,终于在姐姐的帮助下不再是发帖的菜鸟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ilver 宝葫芦 +60 欢迎冒泡~~ 2014-2-25 19:32

TOP

回复 15# 的帖子

本栏目的第一个帖子是巴莫妹妹代我贴的,我现在先试试怎么发帖。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ilver 宝葫芦 +60 欢迎冒泡~~ 2014-2-25 19:32

TOP

说明:栏目名称

今天两只大虾给这个新开栏目的命名是“2014”。
管理员好意,已经给改成会议名称了。
考虑到有点太长了,准备改成会议的主标题“民俗学的中国实践”,反正题图已经是“2014”了。

两只新童鞋:如果需要改回到“2014”,请在这里留爪子。

TOP

栏目是开了,算是先预热。但如何在论坛形成讨论,还有一些细节待定

比如,论文上传之后如何“保护著作权”的问题,目前还没有想好:
一般的处理有两种方式:①栏目加密(像论坛管理通道);②论文加密(像学会年会)。

不论哪种,都需要另外一个通道比如Email来通知相关人员。

此外,会前如何组织讨论,也是一个问题?

大家有什么好主意?也可以在这里说说~~

TOP

回复 11# 的帖子

大高:
做标签云之前,可以先把关键词提取出来,词与词之间空一格,不要直接放句子就好了。

TOP

言归正传

  感谢诸位参与讨论,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二春如晤!南池子、张多虽不认识,辛苦你们维护网页,不让巴莫老师担忧!谁手头有现在山东的李扬和刘宗迪以及在日本的周星的联系方式,实在是想请三位高手登坛论道!

  户晓辉写道:“那吕老大(祖籍:山东,别号:鲁智深)才是大菩萨真身哈!在下虽是真身,却充其量只是鲁提辖庙里的一名虾兵蟹将。”其实,本栏目的一把手是户晓辉,老衲只是本栏目的二把手(而且将来老衲还会依次退步为三把手、四把手……以致无穷),不然,本栏目的前途何在?今天中午,与朱刚谈及此事,感慨于中国民俗学界的70后、80后多年都在寻找突破60后的突破口,现在终于看到些眉目。我举的例子就是朱刚发在《青海社会科学》上的论文和王杰文介绍“北欧民俗学”的著作,如果说,他们的老师从鲍曼、弗里那里各取回一部经书,那么现在学生们要问的是:那“三藏”的源流究竟如何?以此,我和户晓辉一致认为,本栏目的议题,讨论的时机已经成熟。晓春多年前就抱怨,民间文化青年论坛始终没有静下心来逐一、集中讨论具体的问题,现在我们想落实晓春的理想。汪晖写过一篇很有名的文章讨论五四,他认为,五四之所以最终没有成功,就是因为在五四一代学者中间,只有态度的同一性,而没有方法的同一性(大意)。我想,移来反思民间文化青年论坛,是合适的。那么,就让我们从最基本的概念、命题入手,进入我们的讨论,慢慢地展开吧!

  今天的讨论先从南池子的问题开始。南池子写道:“我对括号里的内容有疑惑,如果从研究的切入来看,实践民俗学不是更倾向于语境研究,理论民俗学反而更容易去语境或超语境的么?而如果是从研究方法上说的,那‘超语境研究’是指综合研究方法么?可是,理论民俗学也可以做到的吧?还是说,理论民俗学的生活研究之所以说语境研究范式,是相对于文本研究呢?”

  请原谅我的表述太康德了。“理论”、“实践”,以及“主观”、“客观”这些概念,康德在使用中,都赋予了与其他人不同甚至相反的含义。我们一般人说“理论”是指抽象的思维,而“实践”是指联系实际地运用理论,以求获得经验知识;但在康德那里,“理论”指的是对现象的认识,而“实践”指的是先于感性经验(现象)的纯粹理性的道德行动。现象一定是在时空的直观条件中呈现的,而民俗学最初在根据马林诺夫斯基而使用“语境”概念的时候,“语境”基本上等同于康德的时空条件。所以根据康德,我在“草案”中,把以认识民俗现象为己任的民俗学称之为理论民俗学,也就是在语境的时空条件中认识民俗现象的民俗学。而在康德那里,“实践”多是指的摆脱了任何感性欲望,而从纯粹理性出发的道德实践,而要摆脱感性欲望,按照民俗学的说法,就是要摆脱、超越语境的时空限制,因为,我们所有的感性欲望作为现象都存在于时空当中,以此,实践民俗学所试图阐明的正是实践主体超越语境的纯粹理性的自由意志。

  晓春和我一样,在康德的意义上理解“语境”概念的中国式使用的(见他的著名论文),晓春称之为“时空坐落”。杰文批评我们对“语境”概念的理解不正确,他认为欧美学者早已超越了“语境”概念的理论(康德意义上的)用法,即单纯认识论用法。我承认,杰文对欧美学者晚近所使用的“语境”概念的含义的理解是正确的,但我和晓春对“语境”概念的中国式使用的含义的理解也是对的。这是两个问题。而且我们都希望有“语境”概念的实践(康德意义上的)使用,而在这一点上,我们对“语境”的意义期待和欧美学者的实际使用又是有一致的一面。至于南池子的下一个问题,“理论民俗学的生活研究之所以说语境研究范式,是相对于文本研究”,在康德的意义上,是正确的。只是,文本和语境的区分,老衲窃以为,还都属于对经验现象的理论认识,文本只不过是记载下来的历史经验,而生活是现实的经验,二者都在时空(过去和当下的)语境当中。就方法论来说,无论理论范式,还是实践范式,都有“综合”的理想,但理论范式的综合理想在语境之内,而实践范式的综合理想要超越语境(这里的“语境”都还是康德的传统、经典意义上的使用含义)。以下是我在《民俗研究》第四期上的一段话,谈及综合的整体性方法。

  “我是想提出一个整体性的问题,不是仅仅直观地、经验地看到的整体性。在民俗学中,我们区分了各种民俗:物质民俗、活动民俗、组织民俗、制度民俗、精神民俗等等,各种民俗加在一起,最终有了一个民俗学研究的整体观。在人类学中,学者区分了各种文化功能,各种文化功能加在一起,最终有了一个人类学研究的整体观,而一个为时空条件所限定的社区正是表达人类学整体观的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论。在民俗学和人类学的经验论整体观中,无论你研究的是人的片面的实践活动(民俗)还是整体的生活实践(社区),其实都可以讨论人的实践的主观意向性和主观目的性。关键的问题是,这个实践的意向性和目的性的根据是什么,如果意向性和目的性的根据仍然来自于人的经验,那么,经验研究自己就可以胜任且无求于外;但是,如果意向性和目的性的根据,我们用人的经验无法解释,那么这时,引入一个先验的思考维度就是必要的、必须的甚至必然的。我所说的整体性就是包含了人的存在(生活实践)的先验维度的整体性,窃以为,只有通过这样一个包括了经验和先验两个不同角度的整体性研究,即康德所说的哥白尼革命的学术范式,普通人-老百姓日常生活的理所当然才是可以被确立的。”

  说得不对之处,请诸位批评!算是今天的开场白吧!

TOP

引用:
原帖由 吕微 于 2014-2-25 20:49 发表
谁手头有现在山东的李扬和刘宗迪以及在日本的周星的联系方式,实在是想请三位高手登坛论道!...
三位的邮箱我都有,回头用邮件发给你~~

TOP

支持大力支持!学生来此向各位老师学习!

TOP

回复 21# 的帖子

非常感谢吕老师耐心对“语境”的中国理论研究所做的这篇“导论”式开场白
重新找出相关论文继续学习,温故知新~
大王派我来巡山啰~~~~~
--------------------------------------------------------
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西路135号
中山大学中文系民俗学

TOP

来赞一个,先恶补去!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