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民俗学与人类学的界限谁也说不清

其实金文兄的文章我早就看过了。
他的许多意见我也都同意。

我说的是“民俗学与人类学的关系谁也说不清”,
金文兄将我的话设定为“民俗学与人类学没有区别”。

我在我的语义下进行阐释,
他在他的设定下进行驳斥,
大家都没有错。
我也不知道从何辩起。

呵呵。
东瓶兄不用担心我。
我和金文兄私下是好朋友,
平时这么说话已经习惯了。
表面上看起来是一对敌手,其实是穆桂英打杨宗保。

TOP

引用:
原帖由 王京 于 2010-1-23 17:56 发表


爱东老师在民俗学界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
相信金文老师是这么想,其他民俗学同仁也都一样。
在很多问题上,你是一个示范,是后进努力的一个标杆。

金文老师是性情中人,等着和你“打仗”等得有些不耐烦,
...
东瓶兄千万别以为我是在这里喊冤。
因为有一个语境你不了解。

其实我只是想纠正金文兄在“民间文化青年论坛”那边说到的一个谬论,
他老说我们干不了别的,只好在民俗学这里混碗饭吃(大意如此),
我想表达的是,
民俗学者并不都是在别的行当活不下去的混混,
民俗学不必,民俗学者也不必妄自菲薄。

TOP

引用:
原帖由 王京 于 2010-1-23 17:56 发表
这个空气动力学,它理解问题的方法,有没有什么是值得人文学科,特别是民俗学参考的呢? ...
天气动力学也许和民俗学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但是,
无论什么学科,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是相通的,都必须用材料和逻辑两条腿走路。

现在的人文学者,多数都是单腿走路的,
也就是说,只有零散的材料和合理的联想,而不是通过逻辑来思辨。

理工科的学术训练中,对我现在的学术研究有最直接用处的,大概就是《概率统计》和《数理方法》,
因为统计是不讲逻辑的,只讲方法。
而数理方法对于运算边界有严格的要求。
这些学术训练可能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但至少让我可以清晰地知道,哪些问题是可能得到解决的,哪些问题是不可能得到解决的,
因此,我只思考有效的问题,而不思考无效的问题。

许多人在设定问题的时候,往往用“有意义”或“没意义”来区分,
但在我这里,我不以“意义”来区分问题,
而是以“有效”还是“无效”来区分。

TOP

不同范式的学者,所执着的眼光不同,采取的思考进路也不同。
范式之间,多不可通约,但同在学术领域,有一些共同的逻辑和方法却又是相同的。
此所谓“和而不同”。

过于强调“和”,学术就不能发展,
但如果过于强调“不同”,学术就无法对话。
所以,中国人的中庸观念也可以放在学术批评中作为一种制约力量。

俗话说,一千个读者心目中有一千个哈母雷他。
不同的学者阅读同一篇论文,有不同的侧重和理解是很正常的。
正因如此,才需要论辨,
借助论辨来进一步阐释自己的观点。

[ 本帖最后由 施爱东 于 2010-1-24 13:21 编辑 ]

TOP

引用:
原帖由 陈金文 于 2010-1-25 08:06 发表

想当官,没当成;想当诗人,到现在还是打油水平;喜欢文学理论,研究水平太低,文学理论(美学)圈不认,还是要研究民俗,写几篇文章换点油盐酱醋,混个衣食无忧。当然,也不敢说自己研究民俗的水平多高,能在这个 ...
嘿嘿。
金文兄,你这是典型的断章取义,好在你民间文化青年论坛那边的帖子还在,我把它扒拉出来了。
你上面这段话的前面还有一句,被你引在这里的时候给删掉了。
我给你引出来:
“施博士是最早顶我的贴的,必也是和我一样是不“热爱”民俗的民俗研究者。但我们还要研究,不研究这个,我们研究不了别的(对不起,未经施博士同意,我把他给我们了)。想当官,没当成;想当诗人,到现在还是打油水平;喜欢文学理论,研究水平太低,文学理论(美学)圈不认,还是要研究民俗,写几篇文章换点油盐酱醋,混个衣食无忧。当然,也不敢说自己研究民俗的水平多高,能在这个圈里混,全靠咱民俗学界有海纳百川的胸怀。”

还想抵赖?
没门!

TOP

引用:
原帖由 英古阿格 于 2010-1-25 02:33 发表
我说的是“民俗学与人类学的关系谁也说不清”,
金文兄将我的话设定为“民俗学与人类学没有区别”。

原来在此!
民俗学与人类学,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不是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我的意思和英古说的有点不同,我的意思是:

民俗学与人类学,
虽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可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
你想兼并我?我可不尿你!

TOP

引用:
原帖由 陈金文 于 2010-1-25 11:45 发表

施兄啊,这样说,不厚道的人就不是我了。当时把你给“我们”的时候,我就道了歉:“对不起,未经施博士同意,我把他给我们了”,有此一句吧?当时老兄并无异议,现在旧账重提,确实不该啊!愚看,应该受同情的人应 ...
金文兄,你这折旧速度也太快了。
才过去两星期,咋就算“旧”账了泥?
要是才过两星期,会计就以“旧账”为由不报你的发票,我看你才要跳脚。

另外,那个“我们”更正为“咱们”,把你也“统一”进来,如何?

.

TOP

引用:
原帖由 createhn 于 2011-5-18 12:19 发表
不是说不清,能说清的人还没到。布朗在《社会人类学方法》大篇幅的区分民族学和社会人类学,为什么,因为那个年代二者混淆一块了,没有人能区分完全。一个年代一个年代的问题。也许下一个就是区分民俗学和人类学的布 ...
估计这个能说清的人还没出现,人类学或民俗学中的一支甚至两支都已经从学科目录中消失了。
即使布朗在自己的书中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了,可到了别人的另外一本书中,它又不清楚了。
每人人执行的标准不一样,区分的理由不一样,划出的界限也就不一样。
其实真正最关键的问题是:
这个问题根本不用说清楚,它并不妨碍学术的进程。

TOP

学科能独立固然好,
能为大家的共同利益贡献力量,这样的学者也理应受到我们的尊重。
但是,
有人从大处着手,也得有人从小处着手。

从小处着手,
也就是说,得有人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做好具体题目。
不管这题目是民俗学也好,人类学或历史学或文学也好。
你的东西做得好不好,
不论什么学科,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只要你的东西做得漂亮,
你自称民俗学者,那么,别人就不敢小看民俗学。
你自称人类学者,那么,别人就不敢小看人类学。
民俗学行不行,
关键还看那些自称民俗学者的人做出来的东西行不行。

从大处着手的,像卖酒的。
从小处着手的,像酿酒的。
酒酿好了,卖酒的才能把生意做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