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中国民俗学会秘书处致各位征文作者的公开信   ·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8年7-8月受理)   ·通告║ 中国民俗学会第九届代表大会暨2018年年会:征文启事  
   研究论文
   专著题录
   田野报告
   访谈·笔谈·座谈
   学者评介
   书评文萃
   译著译文
   民俗影像
   平行学科
   民俗学刊物
《民俗研究》
《民族艺术》
《民间文化论坛》
《民族文学研究》
《文化遗产》
《中国民俗文摘》
《中原文化研究》
   民俗学论文要目索引
   研究综述

学者评介

首页民俗学文库学者评介

[张志刚]中国民间信仰研究的“他山之石”
——以欧大年的理论探索为例
  作者:张志刚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0-06 | 点击数:926
 

  2002至2003学年,欧大年应邀到台湾政治大学宗教研究所担任客座教授,专门讲授“比较民间宗教”课程。他在此期间发表的一次讲演,较之以往的论著更为强调“民间信仰比较研究的学术突破意义”。其主要观点即在于:从地方性的民间信仰和仪式出发,比较分析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宗教传统。

  地方性的民间信仰有他们自己的组织型态、秩序和逻辑,并制度化于百姓的日常生活之中,包括在家庭生活、庙宇、或是社区活动之中。这是人民最真实、也最具体的活动、仪式和信仰。比较宗教学已有长久的历史;然而,一般而言,其比较的是高层次的神话、神学和哲学思想,是抽象性的比较。这样的比较形式固然有其价值,但却忽略了普通信徒实际的信仰形式和行为。……尽管在文化、历史和观念上有所差异,从地方性日常生活的层次来看,彼此间仍存在着许多的相似之处。各地的百姓所关心的是日常生活中的具体生活问题,同样的关切也表现在他们的宗教活动之中。这些相似性或许能够指出存在于不同的文化中实用性宗教(practical religion)的共同基础。⑤

  关于民间信仰比较研究的重要理论意义,欧大年主要提出了如下几点看法:首先,若对民间信仰仪式进行比较研究,可使我们从结构上认识到世界不同地区的宗教传统的相似性。例如,一年一度的“圣驾巡游”⑥,不仅在中国大陆、台湾、香港,而且在印度、日本、东南亚、墨西哥、意大利等国家或地区都同样存在。此类仪式表明,当地民众希望通过“象征性的圣像”,直接站在神明或圣徒的跟前,直接进行心灵对话,倾吐苦水或倾诉心愿,而他们的关注焦点,就是祈求神灵来解决日常生活的诸多难题。⑦因而,当地老百姓在日常生活中举行的此类仪式及其功利性目的,可谓地方性宗教传统的特色所在。欧大年抓住这个特色进一步指出,他通过长期研究发现,此类普通的民间信仰实践,才是“中国宗教的基础和信众人数的主流”;但关于民间信仰的比较研究,直到最近才刚开始,若能成功的话,我们或许能够建构一种新的比较视野,通过详细地描述一般信众的所作所为,更深入地了解各种宗教传统的共性,并进而理解不同文化背景下普遍存在的“实践性宗教”⑧。

  其次,若对一般信众的信仰与实践进行比较研究,可使我们重新定义“民间宗教”。普通老百姓在各种文化背景下均占人口的大多数,所以已有学者把民间信仰纳入了世界宗教比较研究,譬如,史蒂芬·沙罗特所著《比较社会学视野下的世界宗教》⑨。但问题在于,目前的研究仍纠缠于陈旧的民间宗教定义,尤其是纠结于“精英与平民”(elites and masses)的关系问题。欧大年指出,一旦把此类争论搁在一边,直接观察与描述地方社区的民间信仰仪式,那么几乎所有的社区成员,不分性别和社会地位,都共享同一种世界观,并期望参加那些表达其世界观的仪式活动。无论在中国的过去和现在、在欧洲近代初期、在印度以及其他许多国家或地区,这都是有事实根据的。当然,在当地肯定有一些知识分子不参加此类仪式活动,但大多数还是会出席的,尽管他们是以自己的方式来解释。这就使“地方性民间信仰传统”与“区域性或国家性宗教传统”的关系,成为今后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

  再次,若以比较的视野来研究中国民间信仰,可使我们重新理解“神圣与世俗”(sacred and profane)、“教派与非教派”(sectarian and non-sectarian)等基本范畴。地方性的民间信仰传统在中国可谓历史悠久,有些传统已绵延几个世纪,这为比较研究提供了有利的要素。从中国民间信仰传统来看,正常的信仰行为是无法脱离家庭、村落或社区的日常生活的,这也就是说,信仰实践是“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我们所谓的“神圣”与“世俗”是“参杂并融合于日常生活”的。中国民间信仰仪式可提供的另一个有利的比较研究要素,就是它们的“非教派性”,这些仪式一般是由当地家族的祖先们创办的,每个村民或社区成员都被认为应当参与。⑩当然,教派性宗教传统,如道教和佛教,在中国源远流长。千百年来,道教和佛教都对民间信仰及其仪式有所影响,但它们最后却反被民间信仰影响了。这是因为早在教派性宗教之前,民间信仰就按照当地传统的世界观和老百姓的意愿形成了;而教派性宗教进入民间信仰的地盘时,其经典、教义和仪式等便不能不为了迎合民众的需求而发生“意义的转变”,即“祈福避邪”“趋吉避凶”。例如,道士在庙会上被请来打醮,主要是为当地祈福避邪;和尚在丧礼上被请来诵经,主要是为亡灵超度。总之,在欧大年看来,若以中国民间信仰传统的非教派性来展开比较研究,既可以凸显其他教派性宗教传统、特别是基督教正统思想的“二元论本质”,同时有助于我们认识到,其他文化背景下的地方性民间信仰传统也包含类似的“多神信仰”和“非二元论观点”,并绵延不绝地影响着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最后,若能依托中国民间宗教来推动比较研究,可使我们在宗教学的理论与方法上有所贡献。欧大年从一个值得反省的文献例证说起:最近,著名的中国宗教研究专家劳格文(John Lagerwey)通览了伊利亚德(Mircea Eliade)主编的16卷本《宗教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of Religion,1987),他发现其中65%专题文章很少或根本就没有涉及中国宗教,即使在很多基本的辞条里,如祭坛、神明、鬼怪、女神、出生、死亡、丧礼、地狱等,也没有提到中国资料。这显然表明,以往国际宗教学界在这些重要的研究领域尚未吸取“中国的经验”。中国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也是拥有最悠久文明的国家之一。因而,任何关于人类文化或人类社会的整体理论,若不考虑中国材料和中国经验,便是无法令人信服的,比较宗教学的理论与方法也是如此。欧大年接着强调,就中国宗教研究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即在于“发展中国式的理论与方法”,这种理论建设要扎根本土传统,而不能从外面引进。中国文明比欧洲文明的历史更久远,至少同样丰富多元,所以无需自我贬低或自我辩护;中国宗教和欧洲宗教都有悠久传统和历史根据,二者存在异同,但差异就是差异,只是各自的本来面目,并不意味着任何一方缺失。“宗教传统的制度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与基督教会或佛教寺院相比,中国民间信仰一直被研究者认为是没有制度的、凌乱的或分散的。然而,民间信仰传统在中国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虽经曲折却延续至今,肯定有其得以维持的制度。问题在于,这是何种形式的制度呢?欧大年解答这一理论难题时,除了强调前述中国民间宗教和仪式的诸种结构特征,还扼要解释了“西方宗教传统制度化”的历史背景。这方面的解释值得我们进一步加以评介。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程浩芯】

上一条: ·[陶立璠]冯骥才“四驾马车”与文化遗产保护
下一条: ·[林安宁]深入浅出释经典 融通中外论新学
   相关链接
·[曹娅丽 邸平伟]水文化遗产与民间信仰·[金泽]当代中国民间信仰的形态建构
·[田兆元]城市化过程中的民间信仰遗产保护研究·[李娜]方山彝族俚濮人的生产习俗与民间信仰
·刘志伟、郑振满、赵世瑜:在田野中“跑”出的问题与思考·[周秋良]民间送子观音信仰的形成及其习俗
·[乌丙安 胡玉福]“俗信”概念的确立与“妈祖信俗”申遗·【讲座预告】陈泳超:太湖流域民间信仰与民众文艺的调查研究(北大,2018年4月6日周五15:00)
·[梁永佳]发现“他性”关联:“洞经会”与“莲池会”的启示·邹明华:正视节日文化在当代核心价值观中的作用
·[毛巧晖]日常生活景观与民间信仰·[雷伟平]上海当代三官神话的地方话语及其变迁研究
·[李华伟]论民间信仰研究的“华北模式”·[唐韶军 王美娟]社会组织和民间信仰:梅花拳不仅仅是一种拳
·[李浩]论隋唐五代民间信仰仪式的整合·[黄韧]中国民间信仰在都市化语境中纠纷解决功能
·田兆元、林美容对话:文化圈与信仰谱系——海峡两岸民间信仰的比较研究·王元林:《国家正祀与地方民间信仰互动研究——宋以后海洋神灵的地域分布与社会空间》
·[高万桑]存在一个中国北方宗教吗?一篇述评·[张珣]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信仰的香火观念与进香仪式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学会会员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