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民俗学会最新公告: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评审结果公告   · 2018中国·嘉兴二十四节气全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2017年冬至文化论坛征文启事  
   民俗生活世界
   民间文化传统
   族群文化传承
   传承人与社区
   民间文化大师
   民间文献寻踪
   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理研究
国际经验
立法保护
申遗与保护
政策·法律·法规·
   民间文化与知识产权

民俗生活世界

首页民俗与文化民俗生活世界

[丁阳华 韩雷]论民俗学中的“生活世界”
  作者:丁阳华 韩雷 | 中国民俗学网   发布日期:2017-10-09 | 点击数:541
 

      摘    要:我国民俗学者高丙中首次把“生活世界”引入民俗学,并把它界定为民俗学的研究领域,然而,由于民俗学界对这个概念的意义认识还不够深入,对其关注仅仅停留于哲学上的探究,缺乏操作层面上的可行性研究。民俗学中的“生活世界”包括两个层次,即“日常生活世界”和“原始生活世界”。民俗文化与民俗生活的研究是在生活世界中进行的,或者说这样研究最终要落实到“生活世界”的两个具体层面上,因此,对这两个层次进行具体而深入的分析,可以初步廓清“生活世界”之于民俗学研究的意义所在。

      关键词:民俗学;高丙中;生活世界


      民俗学作为一门学科,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把研究的焦点集中在何谓“民”的问题上,换言之,确定民俗主体的范围直接关涉到民俗学的生存与发展,因而尤为学界重视。民俗学要确立自身的学科地位并得到社会的认可,必须明确研究对象和研究领域。讨论“民”的范围就是在逐步确定研究对象问题,在这个问题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学界已取得了较多的共识。在研究领域上,经过学者的努力,民俗学研究已经由过去的“古俗”扩展到了“生活文化”。“生活文化”是由广大人民创造、享用和传承的文化,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世界中,由此民俗学的研究领域就扩大到了生活世界。以“生活世界”为民俗学的研究领域业已成为事实,然而,从目前学界对这一概念的关注程度和运用情势来看,似乎有点太冷淡了。究其原因,可能是学界对这一概念的意义认识还不够深入,没有真正领会其多层次的内涵,因而重视不够。本文就是基于这样一种情境,欲通过对“生活世界”作具体、深入的分析,以初步展示其对民俗学研究的意义所在。

      一、民俗学中的“生活世界”

      “生活世界”是一个哲学上的术语,因而对“生活世界”的研究总是从哲学的角度出发。然而生活世界的范围十分广泛,包括全部的社会生活、文化领域,仅从哲学的角度研究,不免过于狭窄,因此,需要从多学科的角度对其做全面、深入的分析。我国民俗学者认识到对“生活世界”研究存在的这点局限,也明确这一概念对民俗学研究的重要性,因此,极力把这一概念纳入民俗学的研究领域。把“生活世界”引入民俗学,使之成为民俗学的研究领域,民俗学者高丙中是始作俑者。他在《民俗文化与民俗生活》一书中指出,要确保民俗学在发展过程中赢得应有的地位并且长存不衰,首先必须确立民俗学的研究领域问题[1]10。因而,他从整体研究的高度指出民俗学研究应该以“生活世界”为研究领域。这一提法对于民俗学的发展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过去民俗学者为了挽救生存危机,只关注民俗之“民”的研究,以为只有不断地拓展民俗之“民”的范围,就可以使民俗学研究继续下去;而且,他们也确实是这样做的。我们先简要回顾国外民俗学学者对民俗之“民”的拓展过程。民俗学的创始人英国学者汤姆斯认为,民俗是研究“大众古俗”的,而民俗之“民”是指以乡民为主的普通民众[1]11-12。而美国民俗学家多尔逊认为,民俗之“民”是乡下人和部分城市人[1]19。这里首次把城市人纳入民俗学研究范围,也就扩大了民俗学的研究对象。美国民俗学家邓迪斯指出,民俗之“民”是指任何人组成的任何“民群”[2]。这样民俗之“民”就由乡下人扩大到了任何群体。同样,我国民俗学者对民俗之“民”的界定也经历了一个不断拓展的过程。“最早讨论folklore的是愈之在《妇女杂志》(上海商务印书馆)1921年1 月号上发表的《论民间文学》,他把‘民’界定为不分阶层的民族全体。”[1]31后来,由于民俗学把民间文艺学当作主要的研究内容,因此对民俗之“民”又有了新界定——劳动人民。到了上世纪80年代,以钟敬文为首的老一辈民俗学家对民俗之“民”进行了明确的阐释:“一个国家里大部分风俗是民族的(全民共有的)。当然民族里面又包含着一定的阶级内容。同样的过年,喜儿、杨白劳的和黄家地主的就很不一样,但是他们都是要在同一天过年,这也是事实,所以重要的民俗,在一个民族里具有广泛的共同性,它不仅限于哪个阶级。”[3]

      由此可见,不管是国外的还是我国的民俗学者都把民俗之“民”的范围扩大到了几乎涵盖全体人民的程度。“民”是扩大了,然而民俗研究不仅仅是关于“民”的研究,还包括“俗”的研究。如果只关注“民”而割裂了与之紧密相关的“俗”,那么将会导致民俗研究缺乏整体性。因此,我们在扩展了“民”的范围的同时,也必须把“俗”的范围拓展开来。不过,从中外民俗学者对“俗”的界定历史来看,“俗”始终无法摆脱遗留物说的阴影,总是拘囿在古代或传统习俗中。钟敬文在这方面有所突破,他把“俗”的范畴由古俗拓展到了“生活文化”。这极大地开阔了民俗学的研究领域,使民俗研究拥有了与现代对话的潜质,从而使我国的民俗学走出“遗留物”学说的情境。

      高丙中的“生活世界”一方面继承了钟敬文的“生活文化”,另一方面又对“生活文化”做了进一步的提升。这种提升使得民俗学真正拥有了自己的研究领域,同时也有利于理论体系建立。正如高丙中所言:“我们将会看到在‘生活世界’里,任何群体都是民俗之‘民’,因而民俗学的研究对象可以堂而皇之地一举扩大。而且引入‘生活世界’的概念可以让我们在理论上把握民俗学的学科位置。”[1]127“生活世界”被引入民俗学研究之后,对民俗学的发展无疑有着积极的作用。然而,近年来有关“生活世界”的研究几乎都是从哲学的视域切入——关注“生活世界”的往往是哲学研究者而不是民俗学者。也就是说,民俗学者知道“生活世界”对本学科的重要性,但是他们却很少提到它,更不用说对它的研究和应用了。在笔者看来,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可能与民俗学者对“生活世界”的认识还不够深入有关,以致不能真正理解“生活世界”对民俗学学科的意义所在。因此,如果我们想充分认识“生活世界”对民俗学研究的重要性,就必须对“生活世界”有一个整体而深入的认识。要对“生活世界”有进一步的认识,首先还是要从哲学的角度去理解、把握。


继续浏览:1 | 2 | 3 |

  文章来源:中国民俗学网
【本文责编:孟令法】

分享到:
上一条: ·[孙云春 姚周辉]试论大众文化影响下的民俗文化
下一条: ·[陈勤建]中国民俗蕴涵的情感与智慧
   相关链接
·[张志娟]西方现代中国民俗研究史论纲(1872-1949)·[施爱东]“神话主义”的应用与“中国民俗学派”的建设
·[高丙中]从文化的代表性意涵理解世界文化遗产·[胥志强]“生活转向”的解释学意图
·[李向振]迈向日常生活的村落研究·中国民俗学会新会员名单(2017年9-10月受理)
·博物馆与文化遗产:民俗学的观点·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在贵阳举行
·[浩·桑布拉登德布]蒙古国民俗学研究综述·[刘晓峰]中国妖怪行不行
·中国民俗学呈多学科融合发展趋势·[田兆元]民俗学的学科属性与当代转型
·中国民俗学会常务理事会:就二级机构予以撤销或警告的通告·中国民俗学会二级研究机构名录(2017)
·中国民俗学会第八届常务理事会第四次会议在贵阳召开·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合影
·1987年全国中青年民俗学工作者学术讨论会老照片·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在贵阳开幕
·[朝戈金]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开幕式致辞·中国民俗学会2017年年会会议手册

公告栏
在线投稿
民俗学论坛
民俗学博客
入会申请
RSS订阅

民俗学论坛民俗学博客
注册 帮助 咨询 登录

学会机构合作网站友情链接版权与免责申明网上民俗学会费缴纳本网导航旧版回顾
主办:中国民俗学会  China Folklore Society (CFS) Copyright © 2003-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朝阳门外大街141号 电话:(010)65513620 邮编:100020
联系方式: 学会秘书处 办公时间:每周一或周二上午10:30—下午4:30   投稿邮箱   会员部   入会申请
京ICP备14046869号-1       技术支持:中研网